第九百九十一章:那柄剑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九十一章:那柄剑

千阳县,群山之中。 千阳县位于华夏国西北内陆地区,气候干旱土地贫瘠。由于地处高原和山脉的交界处,所以千阳县境内的地势环境十分复杂。有高山从境内穿过,将千阳县分成了两部分。而千阳县大部分的村庄都隐藏在群山之中,可以说是非常偏僻。 甚至可以说,千阳县山区中的这些村庄,几乎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砰!” 在一处名为天火村的小村子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吼。一名火红头发,络腮胡子的老人张口吐出一口鲜血。鲜血落地,竟然石板地面上砸出了几个坑。 “师父!你怎么了?” 马上有一名年轻人冲了进来,来到老人面前关切问道。不同于老人身穿粗布麻衣的老农形象,这名年轻人穿着打扮倒是非常时髦,全身都是名牌。一身行头至少也要五六万。 而且他手里还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屏幕上显示他正在玩一款名为荒野生存的游戏。很难想像,这么贫瘠的村子竟然还有这么恐怖消费能力。 隗胜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后狰狞道:“黄老邪死了。” “什么!摇钱树死了?” 年轻人一愣,马上唉声叹气道:“我刚好看上了一辆特斯拉跑车,准备找他要钱买呢。” “买买买!就知道买!” 隗胜大怒,指着年轻人呵斥道:“我的一道神识都被对方抹杀了。对方的实力很强,起码不弱于你。” “什么!连师父你的神识都被抹杀了?” 年轻人脸上这才露出惊讶的神情。他略一沉思,问道:“不是说民间已经没有这种高手了吗?”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我看那人的招式都非常单一,看起来不像是经过正统武道修炼的人。他只靠一股蛮劲,天赋极强。” “只靠一股蛮劲,居然就把师父你的神识给抹杀了?” 年轻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甚至不知道师父隗胜的实力有多强,就算是一道神识,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对付的。起码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步就非常困难。 “黄老邪虽然是我的不记名弟子,但勉强也算半个天火宗的人。而且这几十年他供养我们花了不少钱。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去过问一下他的死因。这样,你明天就出发去港城,好好调查一下。” “师父,你终于可以放我出去了?” 张江南闻言大喜,难以置信问道。 隗胜点点头,沉声说道:“一定要记住你的任务。敢在我的神识下杀了黄老邪,这几乎就是在打我们我们天火宗的脸!这个场子,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 “是!我马上去收拾行李!” 张江南马上兴高采烈冲出了屋子。这边,隗胜依旧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若有所思:“那柄剑……” …… …… 天柱山中。 黄老邪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那张符箓燃烧成了灰烬。在他的概念中,隗胜几乎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而经过隗胜加持的符箓,更是替他挡下过不下十次杀身之祸。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尊神一般的人竟然也在林大宝手中化成了一团纸灰。 黄老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抬起双手一看,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蚀,很快就变成了一对白骨。而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是一样,就仿佛风化的石头一样逐渐腐朽。 “这……这是怎么回事!” 黄老邪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终于惊恐大叫起来。他颠颠撞撞往后退去。但是腿骨却断成两截,下半身几乎也变成了白骨。 林大宝见状,摇头叹息道:“你的寿元本来就没有这么多。只是你身上有护身符,而且又从安正豪身上汲取生命力,所以才苟延残喘到今天。现在护身符被破坏,安正豪也不再为你所用。你的寿元自然而然就到尽头了。” “救……救我……” 黄老邪朝林大宝伸出手,拼命向他爬去。 林大宝摇头:“这就是你的报应。救你,那就是有违天道。” 黄老邪不甘心,仰头怒吼。天柱山中有风吹过,将他身上的衣服吹散。黄老邪身上几乎已经没有一寸皮肉,很快再度化成累累白骨。 “噗通。” 黄老邪的头骨落下,滚到林大宝脚边。而且马上在风中化成了飞灰。 “咦,这是什么?” 突然,林大宝在黄老邪的遗物中看到了一把黄灿灿的钥匙。这把钥匙被人细心地用红绳绑着。从掉落的位置来看,应该是常年被黄老邪戴在脖子上的。而且这钥匙竟然通体是黄金材质的,上面还镶了好几枚亮晶晶的钻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先不管,收起来再说。” 林大宝将钥匙塞进口袋里,笑嘻嘻地自言自语道。虽然不知道这钥匙是用来打开什么箱子的,但是单凭钥匙都这么贵重,箱子里肯定不是什么寻常货色。 “大宝!” “大宝你在哪里?” 正在这时,远处有喊声传来。林大宝循声望去,看到苏梅和宁致武等人正朝这边走来。林大宝连忙迎上前去,笑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苏梅还是穿着打扮跟寻常一样。反倒是宁致武等人全副武装,几乎武装到了牙齿。铁山肩膀上还扛着一支单兵火箭筒。不远处,一架武装直升机气势汹汹朝这边飞来。 “大宝你没事吧?” 苏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发现他没有受伤,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宁致武左右看看,对林大宝不解道:“师父,苏梅说有人来找你麻烦。我们马上就赶过来帮忙了。那个小子呢?看老子不弄死他丫的。” 林大宝耸耸肩膀,笑道:“他已经走了。” “走了?” 苏梅等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没错。我跟他讲了讲道理,他就被我说服了。” 宁致武大惊:“讲道理就行了?要是讲道理有用,还要我们这些当兵的做什么。” 铁山在一旁瓮声瓮气道:“你不懂。美人沟村的道理只有一个。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