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贪财与好色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七十一章:贪财与好色

“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接下来只需要慢慢调理一段时间就行。但是先天性心脏病比较麻烦,需要长期治疗。我会给你开出药方,你配合治疗就行。” 林大宝停顿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建议你还是留在美人沟村修养一段时间。不管是这里的空气、药材还是水质都非常好。用这些辅助治疗的话,对你的病情恢复大有帮助。” 马骏驰闻言马上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我也发现了。林先生,你们天柱山的水特别好喝。我本来有哮喘病的,喉咙一直都非常不舒服。但是喝了这个水以后,觉得喉咙凉凉的,比吃了药还管用。” “我也发现了。我这里还有一瓶依云矿泉水,但是水质真的差好多啊。” “要是天柱山的水能开发成矿泉水就好了。” “妃子你要不就住这里吧。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重要。” “……” 其他几个人也十分赞同马骏驰的话,纷纷七嘴八舌起来。 林大宝笑而不语。天柱山的水都是溶合了灵气的,长期服用甚至可以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这当然不是市面上那些矿泉水可以比拟的。要知道在富豪们的眼中,“延年益寿”这四个字可价值千金。 司妃皱起了眉头,道:“我需要在这里治疗多长时间?” 林大宝略一思索:“想要把先天性心脏病治愈,起码需要一年时间。” 司妃马上毫不犹豫摇头:“一年不行,太长了。我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需要回港城处理。” 听到司妃的话,马骏驰等人马上沉默下来。他们自然知道司妃口中的要紧的事情是什么。自从司妃懂事以来,一直都把复仇当成是人生目标。司家在港城家大业大,根本不缺钱。而司妃却情愿在资本市场上拼搏,为的就是跟黄大师作对。 现在司妃手里掌握了黄大师罪证,她肯定想第一时间就公布出去。 马骏驰连忙把优盘还给司妃。这优盘里的证据是司妃用命换来的,弥足珍贵。 林大宝想了想:“你想回港城养病也没有问题。不过你这一个礼拜还是要留在美人沟村。你身上的毒素虽然已经清除了,但毒素还是对你身体造成了不小的损害。我先帮你把身体亏损调理回来,这样对你是有好处的。” “一个礼拜是吗?” 司妃想了想,沉着脸点点头。 一旁的马骏驰见状,拉过司妃小声说道:“妃子,林先生好歹救了你的命,你怎么连谢谢都不说一声?” 司妃一愣,情不自禁抬高了声音:“你让我向这个趁人之危的色狼说谢谢?想都不要想。” 她停顿了一下,想到那次赛车时曾被林大宝讹钱。于是她又补充道:“还有财迷。” “趁人之危?色狼?财迷?” 马骏驰一头雾水。林大宝爱钱他们是知道的,毕竟上次在海西市赛车的时候,司妃就曾被讹了一笔。但是色狼的说法从何而来?难道两人刚刚发生了什么? 马骏驰等人目光复杂,在林大宝和司妃身上来回移动。司妃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红了一大片。 林大宝尴尬咳嗽了一声,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正所谓医者父母心,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谢还是不谢,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啧啧,这气度!这才是真正的国医圣手啊。” 马骏驰等人大为赞叹,又问道:“林先生,那这次的诊疗费是多少?” 在港城,收费最贵的服务行业就是医生和律师。像港城那些顶级医生,收费都是按分来计算的。从患者走进医生办公室开始,每分钟几十甚至是几百美金。一次诊断下来,甚至有可能花掉成千上万美金。 在他们眼中,像林大宝这样的中医圣手收费肯定更高。毕竟他连赛车都能讹上一笔钱,这种救人性命的大事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马骏驰等人港城豪门富二代,区区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美金倒也没有放在眼里。反正这次众人在黄大师身上赚了好几亿,就算分一半出去都不心疼。 更不要说司家是港城豪门。如果他们知道司妃的病被林大宝治好了,估计金山银山都愿意交出来。 林大宝想了想,说道:“诊疗费五块钱,施针十五。你一共给二十元就可以了。” “多少?” 司妃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难以置信问道。 林大宝答道:“二十块钱。不过我要事先说清楚,这二十块钱是不包括你接下来在美人沟村的治疗和食宿的。接下来一个礼拜,诊疗费还是按照二十块钱一天计算。食宿就参照村里民宿标准,住宿是两百三一天,吃饭是五十。一天总费用是三百块钱,一礼拜就是两千一。不对,这几天的食宿标准不一样。你需要特制的药膳,价格还要再贵上三十。那一天伙食费就是八十,一个礼拜就是五百六……” 看到林大宝一本正经的算账,饶是司妃都露出惊讶神情。她向马骏驰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马上从背包里取出一叠人民币递给林大宝:“林先生,这里是两万块钱,你先收着吧。如果妃子的病真的可以治好,我们事后还要重谢。不瞒你说,钱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 没想到林大宝从里面数出二十多张人民币,其他全部都扔还给马骏驰:“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我有师训在先,不能靠中医来赚钱。一个礼拜的诊疗加食宿一共是两千三百三十元。我帮你把零头抹掉,只收你两千三就好了。” “这么便宜!” 马骏驰等人满脸不可思议。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嫌钱多不要的。这几乎完全颠覆了他们之前对林大宝的印象。 司妃见状,也冷哼了一声:“说的倒是好听。那你怎么一分钱都不收呢。” 林大宝回过头,望着司妃正色说道:“我收钱,是为了天下其他中医有一口饭吃。如今中医式微,愿意学中医的人越来越少。如果中医诊疗连最基本的诊疗费都不收,天底下的中医都要饿死。到时候肯学习中医,肯将中医发扬光大的人就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