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飞龙在天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六十六章:飞龙在天

黄大师围着司妃转了一圈,脸上满是惊喜神情。他一边看一边点头,仿佛在打量一件代售的货物。 黄大师再次大笑起来:“九阴之躯,而且还是处子之身。哈哈哈,你体内的滋补阴元比你妈强多了。真是想不到啊,你们司家竟然又给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我呸!” 司妃一口口水吐在他身上。而后她手中匕首如寒光掠过,刺向黄大师的面门。没想到黄大师竟然不躲不避,任由匕首刺来。锋利的匕首猛地刺在黄大师的皮肤上,然后却发出一声“铿锵”声,竟然完全无法刺入。 “咔嚓。” 匕首锋利的刀刃折成两截,掉在地上。 司妃见状大惊,连忙往后退去。黄大师犹如猫捉老鼠,戏耍自己的猎物。他满脸玩味看着司妃:“是不是觉得很意外?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你对真正的力量竟然一无所知。” 说着他手中食指勾了勾,司妃手中的匕首竟然自动挣脱,飞到了黄大师的手中。黄大师把玩着匕首,得意洋洋大笑道:“这种东西,在五十年前以前就已经伤不到我了。” “那这个呢!” 司妃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早已对准黄大师。还没等黄大师反应过来,司妃就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漆黑的枪膛中喷出火舌。清晨的微光中响起了嘹亮的枪声,就跟打雷一样。几枚子弹喷射而出,射向黄大师的胸膛。司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扣下扳机的手也没有发抖。这一幕,已经在她脑海中演绎了无数遍。有多少个不眠之夜,她都在黑暗中盘算枪击的细节。 匕首是幌子,这把沙漠之鹰手枪才是司妃真正的杀招。 “砰!砰砰!” 三声枪响,就连黄大师这一瞬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三枚子弹旋转着,准确射向他的胸膛。黄大师发出一声闷哼,被巨大冲击力震得往后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成功了?” 司妃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黄大师的“尸体”,小心翼翼走上前去。没想到“尸体”竟然蠕动了一下,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黄大师的脸色铁青,胸口的衣服也破了一个打洞,依稀可见里面有污血渗透出来。 黄大师擦掉嘴角的血迹,狰狞道:“真是想不到,你竟然会让我受伤。你放心,我会让你好好补偿我的!” “这怎么可能!” 司妃见到眼前这一幕,身不由己往后退去。她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中了枪而不死,甚至连致命伤口都没有。要知道这把沙漠之鹰手枪是改装过的,加大了威力。在这种不足五米的短距离内,沙漠之鹰的杀伤力甚至堪比狙击枪。 饶是如此,三枚子弹也仅仅只在黄大师胸口留下一点伤口而已。 司妃再次拔枪、抬手、瞄准,一气呵成。下一秒,黄大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他的声音在司妃身后响起来:“呵呵,同一个方法想在我身上使用两次?” 司妃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几乎贯穿了身体,将自己提向高处。而自己的四肢此时仿佛不属于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动不了。只听得“噗通”一声,司妃重重摔在地上。她全身乏力,身体几乎已经不受控制。 黄大师大笑起来:“放心,我很快就会让你母女相见的。呵呵,母女共侍一夫,想想都让老夫觉得很十分兴奋。” 司妃身体不自觉剧烈抖动起来。她发出愤怒的“呜呜”声,但是 没有任何作用。此时她才真正感觉到了绝望和无助。正如黄大师所说的,她计算了一切可能发生的结果。可唯独对这个世界的力量一无所知。 “母女共侍一夫?听起来好恶心啊。” 晨曦微亮,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正在这时,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黄大师神经立马紧绷,朝着声音方向喝问道:“谁!” 声音仿佛四处跳跃,让人捉摸不透。 林大宝的身影出现在东方,缓缓朝这边走来。他脸上带着人畜无伤的笑容,慢条斯理道:“黄大师,咱们晚上还见过面,难道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 “是你!林大宝!” 黄大师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他眼珠转动,对林大宝沉声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你们认识?” 马骏驰的声音传来。他气喘吁吁走到林大宝身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大哥啊,你这体力也太好了……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的速度?”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以你们的速度,黄花菜都凉了。” “你们快走!他……他的实力太强了!” 司妃咬破舌头,终于可以再度发声。她对林大宝和马骏驰着急吼道:“快离开这里!” 黄大师的脸色十分难看,对林大宝继续说道:“美人沟集团的事情我可以通融一下。但是今天的事情跟你无关,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面子?” 林大宝一愣,惊讶说道:“你这张老脸在我这里还有面子吗?是谁给你的勇气在我面前说这种话?难道又是梁静茹?她好忙啊。”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黄大师身体再度拔高,如同狮子搏兔般向林大宝扑杀过去。林大宝的身体突然分裂,变成了数道人影。每一道人影似乎都有不同,各自用出不同招式。 “雕虫小技。” 空气中传来黄大师猖狂的怒吼声。他身体犹如长虹贯日,瞬间将林大宝身影击穿。数道身影逐渐消散,消失在空气之中。下一秒,两人竟然同时出现在山脚,各自一拳击出。 拳声如雷,轰隆作响。 一秒之后,两人再度出现在山顶。黄大师上衣全部撕裂,露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精壮肌肉。而林大宝半跪在地上,他身上则出现了好几个拳印,似乎刚刚落了下风。 黄大师仰头大笑:“离开天柱山龙脉,你根本什么都不是!出山救人,是你这辈子做得最差的一个决定。” “是吗?” 林大宝缓缓起身,从体内关节从拔出数枚银针。他伸了个懒腰,满足道:“这下舒服了。” 这一刻,林大宝气息暴涨,如飞龙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