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摊牌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六十四章:摊牌

司妃淡淡道:“我计算了一下,黄老邪这波套现的目标应该是二十五亿左右。他的资产结构中大部分都是股票。只要咱们盯着他名下几支股票沽空,他的损失绝对不止这些。” 马骏驰大笑:“咱们也赚了不少啊。这两天在资本市场上狙击他的股票,咱们公司账户至少多了快十亿了。他每一波拉升出货,简直就在给我们送钱。要是黄老邪知道,肯定要气得吐血。” 听到这个数字,司妃脸上依旧没有多少惊喜神情。她只是平静问道:“黄老邪什么突然要募集这么多资金,搞清楚原因了吗?” 马骏驰摇摇头:“不知道。但是大概可以猜到跟海西市区域内一个企业有关。我猜测肯定是黄老邪造成了那家企业资金短缺,然后再用大量资金砸进去,把那家企业收到自己名下。” “继续查。只有查到是哪家企业,咱们才可以进行下一步操作。我要让黄老邪的钱全部都砸在这里,血本无归。” “好!” 马骏驰等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情绪十分亢奋。但是也有人担忧问道:“妃子,咱们这波狙击黄老邪的股票赚了这么多,他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他一言既出,房间中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下来,露出忌惮神情。以前在港城,他们针对黄大师做了不少资金操作,但是涉及金额都没有这么大。而且在港城,黄大师顾及众人家族势力,不敢做出什么出格举动。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几个人离开了港城,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海西市。而且这一波司妃等人出手极狠,几乎把黄老邪抛售的几支股票一砸到底。就算黄老邪家底再厚,这次也铁定伤筋动骨了。 如果他真的恼羞成怒找上门来,那可真就麻烦了。 司妃扫了一眼众人,淡淡道:“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是我操纵的,跟你们都没有关系。黄老邪不傻,不可能一次得罪这么多家族。所以他就算是要找麻烦,也只会来找我的。” “呵呵,好一个冰雪聪明的司家姑娘,分析的很到位!” 司妃的话音刚刚落下,房间中就突兀地响起了黄大师阴鸷的声音。众人大惊,连忙起身拿起家伙。房间大门突然裂开,激起一片灰尘。黄大师佝偻苍老的身体踏着灰尘,缓缓走进房间中。 他扫了一眼房间,啧啧称奇:“现在的小年轻果然厉害啊。靠着这几台电脑,就让老夫的家产缩水这么多。谁能想到,在港城如雷贯耳的太子妃投资竟然是由你们这几个小家伙组成的。呵呵,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黄老邪,你来做什么!” 马骏驰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指着黄大师呵斥道。他拿出手机,威胁黄大师:“我警告你别乱来,要不然我会报警的。” “咔嚓。” 马骏驰手中的电话突然裂成好几块,掉在地上。黄大师摇头叹息:“你们几个男人,竟然还不如司家姑娘气魄大。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司妃脸色依旧平静,淡淡道:“黄大师今天突然找上门来,有事?” “呵呵,有点小事。” 黄大师在沙发上缓缓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听说我的几支股票被几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砸了,这让我很不爽。我今天就是想来提醒他们一句,抓紧时间把股价拉升回去。要不然,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马骏驰冲他骂道:“你做梦!资本市场上玩套现,你就要有输钱的觉悟!” 黄大师冷冷扫了他一眼。 “咔嚓!” 马骏驰只觉得双肩突然传来巨大的压力,就仿佛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只听得“噗通”一声,马骏驰身不由己重重跪在地上。 黄大师淡淡道:“要是我没记错,你是马家的小子吧?你父亲跟我关系不错,想不到你竟然背着他来对付我?回家好好继承马家航运集团,少在这里掺和。” 说着,黄大师轻轻摆手。马骏驰只觉得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不见。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黄大师目光从其他几个人身上移过。锐利的目光如同刀片,似乎可以将他们的身体划开。众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纷纷露出忌惮眼神。 黄大师淡淡道:“我与司家的矛盾跟你们无关,你们不用掺合进来。如果你们执意要讲义气,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众人有些犹豫。他们虽然一直都在跟黄大师作对,但是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知道他是一名风水师。可是今天一见,这种碾压性的实力却压制得他们近乎喘不过气来。他们这才明白,这位黄大师远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司妃对众人道:“他说的没错。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 众人沉默,没有说话。 黄大师摇头叹息:“谁说女子不如男。司家小姑娘,我很欣赏你的这份气度。你从我身上也赚了不少钱了,咱们就此罢手如何?之前你从我这里赚的钱,我一概不计较。” “求和?” 司妃面无表情,冷冷道:“堂堂的风水黄大师竟然向我求和?是我耳朵听错了吗?” 黄大师仿佛没有听到司妃的讥讽。他继续劝说道:“当年你妈的事情,有我一部分责任在。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们早就应该放下了。司家是港城大家族,我黄某在港城也算是有点影响力。咱们俩争斗,对谁都没有好处。” 司妃突然仰头大笑起来,丹凤眸子中流下两行清泪:“和好是吗?当然可以。只要你能让我妈复活,我保证就此罢手。而且我把太子妃投资公司拱手送给你。如果你做不到,我跟你不死不休。我会让你在资本市场上血本无归!” 黄大师听完,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几乎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一字一句道:“也就是说,没得谈了?” 司妃露出惨淡笑容:“我需要跟你谈吗?” “好,非常好!” 黄大师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既然如此,我今天就帮你们司家清理一下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