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黄大师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五十二章:黄大师

陈廖言辞恳切,语气中满是抱歉。他说完以后紧张看着林大宝,生怕林大宝开口责怪。 林大宝笑了起来,说道:“陈导,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我实话告诉你。你刚刚没去村里还好,你要是去了,我肯定安排工作人员把你们一个一个抓回去。” “陈导你是来拍电影的,那就好好拍电影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我们自己会搞定的。” 陈廖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他想了想,又问道:“刚刚是不是有个姓安的香港人在这里?” 林大宝微微一愣,问道:“陈导你认识他?” 林大宝这才想起来。陈廖是香港娱乐圈的著名大导演,而那个安正豪也是操着一口香港口音。其实香港总共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没准真的认识也说不定。 陈廖脸色有点不太好看:“真的是他吗?是不是叫安正豪?” 林大宝点点头:“是叫这个名字。” “唉,大宝你怎么把他招惹上了?” 没想到陈廖一拍大腿,唉声叹气起来。他脸色比刚刚还难看了一分,满脸担忧。 林大宝有些不解,马上追问道:“陈导你认识安正豪?他是什么来头?” 陈廖苦笑一声,反问道:“大宝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在香港,什么人最吃香?” 林大宝不假思索道:“当然是有钱人和当官的。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有钱可以为所欲为。” 陈廖摇摇头,正色道:“错了。香港有钱人很多,有权力的人也很多。而且一山更比一山高,他们现实中未必会过得舒心。在香港,人脉最广、最受欢迎的人另有其人。” “是谁?” 陈廖没有卖关子:“是风水大师。” “风水大师?” 林大宝有些不明白,挠了挠头。风水在国内属于迷信,并不能大力提倡。有钱人或许也讲究风水,但也只是作为聊胜于无的心理慰藉而已。反倒是很多穷人十分讲究这个,想要通过风水逆天改命。但总得来说,风水学说在国内还远远没有普及。 陈廖脸色凝重,说道:“在香港,最受欢迎、人脉最广的人就是风水大师。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这一套玄理在南方非常流行。所以那些有真才实学的风水大师,往往都是有钱人、有权人的座上宾。可以说,他们才是香港真正的隐形大佬。” 林大宝听出陈廖的话外之音:“你的意思是,安正豪就是一名风水师?” 陈廖点点头:“他可不仅仅是一位普通风水师。在香港,他的外号是小天师。很多富豪想要见他一面,甚至要排队好几个月才行。” “原来如此。” 林大宝若有所思点点头。怪不得安正豪身上隐隐约约带着一股香火气,就是因为他是风水师的原因。而且他随身携带着那串佛珠,也是一件不俗的灵物。虽然这串佛珠有很强的负面左右,会影响人的心智。但如果掌握佛珠的玄理,用在风水上面,确实可以获得不俗的效果。 林大宝回忆起安正豪的面相,天庭略窄,眉心处收紧向下。而且鼻子很长,嘴唇也偏厚。这样显得人中位置很短。这就是典型的“福薄”之人,这辈子很难大富大贵。 但是他却成了香港有名的小天师,显然是由于那串佛珠在作怪。 林大宝皱眉问道:“他是小天师,那他师父是不是就是大天师?是不是姓黄?” 陈廖惊讶地看了林大宝一眼:“大宝你认识他?他师父不敢自称天师,而是叫黄大师。黄大师在香港顶级圈子里也属于神仙一般的人物。据说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是那些顶级富豪首富的座上宾。曾经有过一个传闻,一名排名前三的富豪生意出了问题,焦头烂额。他觉得自己最近气运不行,所以找黄大师转运。黄大师张口就要去了他五分之二的身家。转运之后,这名富豪生意重回巅峰,每次见面都把黄大师奉若上宾。” “这么玄乎?” 林大宝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如果真如陈廖所说,安正豪和黄大师是香港的大人物,那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海西市找自己麻烦?从刚刚银行付斌杰的态度来看,明显对安正豪言听计从。也就是说,这次美人沟集团的贷款风波很有可能就是这位小天师或者是黄大师主使的。 但是为什么呢?林大宝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两个人的名字,更不要说是有过仇怨了。 陈廖补充道:“不过黄大师最近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他已经有一百二十岁高龄,很快就要到大限了。据说他现在在各地寻找风水宝地,想要以此来给自己续命。怎么了大宝,难道这位黄大师也来美人沟了?” “风水续命?”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看来是这位黄大师看中了天柱山的龙脉,所以布了一个连环局对付自己啊。先通过银行施压,让美人沟集团发生经营风险。接下来他恐怕就要通过各种途径找上自己,愿意提供资金帮忙美人沟集团渡过难关。当然,前提条件肯定是要把天柱山让给他。 就算是自己拒绝他的资金,这位黄大师也可以通过银行把美人沟集团的资产收回拍卖。天柱山作为美人沟集团资产的一部分,肯定也要被他收入囊中。 林大宝忍不住冷笑起来。这位黄大师可不仅仅是一位风水大师,更是一位商界大师啊。这种釜底抽薪的方法虽然下作,但确实是最有效的。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还真就会着了他的道。 陈廖看到林大宝脸色变幻,连忙担忧问道:“大宝,你该不会真的跟小天师和黄大师产生了矛盾吧?我曾经有幸跟黄大师见过一面,要不然我找个中间人帮你们撮合一下吧?” “他在香港的人脉很广。咱们如果得罪了他,那就相当于得罪了大半个香港上层精英。” “找人撮合?” 林大宝闻言冷笑了一声,淡淡道:“不用找人撮合。一个小时内,他肯定会主动联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