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高速赛车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四十一章:高速赛车

“跑赢你朋友?” 司妃听到林大宝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她这才注意到林大宝身旁的这个女人。同样站在女人的角度,司妃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非常有韵味。她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裙,身材比例十分完美,堪称正宗九头身比例。脸上不施粉黛,但五官却十分精致。她将头发盘在脑后,看起来十分干练。但却又有一缕头发从脸颊垂下,风情万种。 司妃目光下移,看了一眼何青青的手。而后,司妃摇头,淡淡道:“她不会赛车。” 林大宝眉头一挑:“为什么这么说?” “她手上虽然有老茧,但是位置不对。开赛车的人常年握方向盘,指关节会变得粗大,也会长出老茧。而她手上的老茧位于手掌,应该是发育期在餐馆打工洗盘产生的。” 何青青闻言,不禁惊讶地看了司妃一眼。司妃刚刚的推理确实一丝不差。自己手上的老茧,是高中时候出去兼职弄出来的。虽然自己大学以后也做兼职,不过那时候是当家教,所以又有不同。 何青青压低声音对林大宝道:“大宝你别闹了,我怎么会赛车呢!我告诉你,这个人是职业赛车手。我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她的。” 林大宝握紧何青青的手,笑道:“我说你可以,你就可以。你既然喜欢赛车,我就让你真正感受赛车的乐趣。至于你家里的那些烦心事,就让它们在风驰电掣中消失吧。” 何青青这才明白林大宝的良苦用心,忍不住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人生最长情的陪伴,并不是我一直都跟你住在一起,而是我会在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 司妃身后,一个小青年叽里呱啦叫了起来:“大哥,咱们赛车就赛车,你怎么还撒上狗粮了?你这是欺负我们司妃姐单身二十多年是吗?” “哇哈哈!什么叫司妃姐单身二十多年?你有没有一点常识?咱们司妃姐的心愿明明是单身一辈子。” “司妃姐,千万要挺住啊。快干了这碗狗粮。” “……” 这群损友顿时大呼小叫起来,看起来他们的氛围都很不错。被称为司妃的女子面无表情,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说完了吗?” 笑声戛然而止。大家齐刷刷点头:“笑完了。” 反倒是何青青有点不好意思,连忙从林大宝怀中离开。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忧道:“大宝,我真的不会赛车啊?” “既然你要让她跟我比,我同意。不过等她输了以后,我希望你可以像一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站出来。而不是像个懦夫,躲在女人身后。” 司妃冷冷扫了林大宝一眼,然后坐进车子里。她从车子里拿出一个头盔,扔给何青青冷冷道:“戴好头盔。女人,这辈子只能靠自己。那种只会把你推出来当挡箭牌的人,不是值得你托付一声的人。” 何青青知道司妃误会了,连忙想要解释。没想到司妃已经坐上车子,将两辆车子并排在一起。 她摇下车窗,对林大宝冷冷道:“高速赛没问题吧?从这里到海西市,谁先到谁就赢。” 林大宝沉吟两秒,道:“有点问题。” 司妃眉头一挑:“什么问题?” “等会儿赛车的时候,超速罚单和扣分怎么办?是你硬拉着我们比赛的,这钱给报销不?” 司妃深呼吸又深呼吸,这才让自己差点暴走的心情平静下来。自己赛车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担心罚款和扣分的人。她冷冷说道:“一个礼拜内,我会让你车子下面的扣分和罚单全部搞定。这样没问题吧?” “这么厉害!” 林大宝朝她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一本正经道:“还有一个问题。” 司妃抬高了声音:“能不能一次说完!” 林大宝嘿嘿笑道:“扣分的事情咱们是解决了,那高速通行费呢?我们被你硬拉着上一次高速,通行费你总要报销的吧?对了,我觉得油钱你也应该意思意思一下。” 司妃一言不发,关上了车窗。一个小弟施施然上前,趴在林大宝的副驾驶座竖起大拇指:“哥们你真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妃子这么吃瘪的。小伙子有勇气,很无知!” 说着,他把厚厚一叠钱扔到林大宝车上,笑道:“五百是高速通行费和汽油费。另外的就算是我们兄弟几个的好处费!能让我们看到妃子这种表情,太爽了。” 林大宝摸了摸这叠钱,少说也有一万块。别说是一晚上的油费,一年的都回来了。这群富二代果然是豪气啊,拿钱不当钱。 一个小青年叼着一根烟来到两车前面,举手让两车准备。下一秒,小青年口中的烟蒂飞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掉在地上。 “呼!” 司妃的奔驰跑车如同一头狩猎的金钱豹,瞬间就冲出了停车场。在停车场的拐角处,跑车漂移通过,尾灯几乎连成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帅气!” “妃子的启动漂移技术越来越溜了。” “挖槽!兄弟你车怎么还在?” “……” 众人这才注意到林大宝的黄色保时捷还停在原地。驾驶座中,何青青正手忙脚乱拧下发动健,但是车上指示键闪烁了一会儿,马上又熄灭了。 何青青满头大汗,求助望向林大宝。 林大宝面含笑意看着她,不急不慢道:“不用担心。从这里到海西市高速有三百多公里,不差这几分钟时间。” “你以前学过赛车,心中的热爱还在吗?”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第一次坐上驾驶座,手握方向盘的心情?” “赛车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速度可以让你忘掉一切。” 林大宝声音娓娓道来,就仿佛是一汪清凉的泉水流淌到何青青的心头,将她紧张的情绪瞬间熄灭。这一瞬间,何青青觉得自己眼前的所有障碍物都消失了。视线中,只有一条跑道通往最后的终点。 一个小青年伸手敲了敲车窗,喊道:“哥们你行不行啊?怂得也太快了吧。” 车子里,林大宝朝他勾起嘴角弧度。 车子如同鲤鱼跃龙门,冲出了停车场。 小青年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道:“这特码的……难道是在等大招冷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