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被绑架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三十六章:被绑架

“就是为了这点钱,你们就想牺牲我的终生幸福?” 何青青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她目光在两位老人身上移动,艰难道:“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女儿?” 何父板着脸说道:“我们养了你二十多年,现在就是你回报我们的时候了。吴老二家里有钱,你嫁过去不会吃苦的。而且还能帮你弟弟解决人生大事。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至于这个打工仔,你赶紧让他滚蛋!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饶是林大宝,此时心中也燃起了火气。虽然很多父母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是何青青的父母也太赤裸裸了一些。为了区区几十万,竟然不顾一切要把何青青往火坑里推。在他们看来,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儿恐怕只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而已。 怪不得何青青的性格一直都十分独立,而且也从来不愿意回家。身处这种家庭环境,不管是谁都不会想再踏入一步。 林大宝起身,对何青青笑道:“青青,咱们回去吧。我现在理解你之前说的话了。” 何青青点点头。她目光转向温柔,望着两位老人道:“你们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我跟大宝走了。” 何父手持擀面杖怒骂道:“你要是赶走出这个大门,我就打断你的腿。你以后就别想再回来了。” 林大宝停下脚步,望着他淡淡道:“我纠正一下。第一,有我在,谁都不能打断青青的腿。第二,我们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想回来了。家庭应该是带给人欢乐和安全的地方,但是我在这里只看到了赤裸裸的铜臭味。” 听到林大宝的话,何父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就好像自己变成了一只蚂蚁,在一条巨龙面前瑟瑟发抖。他努力想要反抗,但是这种近乎本能的颤栗却让他身不由己。 “咔嗒。” 何父手里的擀面杖不由自主掉在地上。 林大宝搂住何青青的腰,说道:“咱们走吧。等到哪天你父母想通了,我会让他们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但如果他们一直这样,只能自食恶果,谁也帮不了。” 何青青点头,两人相拥下楼。在楼下,何青青望着林大宝的脸庞苦笑道:“大宝,你以后该不会嫌弃我吧?” 林大宝摇头,正色道:“当然不会。你父母是你父母,你是你。再说了你父母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极端重男轻女而已。我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过来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再去好好尽孝道。” 何青青点点头,打上车准备离开。车子刚到,何父与父母就从楼上追了下来。何母一边跑一边大喊道:“青青不好了!你弟弟出事了!” 何青青连忙转身询问:“出什么事了?” “刚刚有人打电话来说,你弟弟跟人打架,现在被关在什么仓库呢。他让我们带三十万过去,要不然就要砍他的手!” “打架?那个仓库你还记得吗?” 何父脸上也满是慌张神情,语无伦次道:“是中河仓库。打电话来的人好像是黑社会。” 何青青顿时也急了,对林大宝焦急道:“大宝,那现在怎么办?” 林大宝略一沉吟,安慰道:“不用担心。对方的目的是要钱。现在钱还没到手,肯定不会对你弟弟怎么样的。这样,咱们一起去中河仓库看看。” “好。” 何父何母此时早已六神无主,听到林大宝愿意帮忙连忙点点头,钻进车子里。出租车载着四人,往中河仓库疾驶而去。 一路上,出租车司机对副驾驶座的林大宝说道:“年轻人,你是外地人吧?” 林大宝点点头:“我是海西市人。” “怪不得。” 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提醒道:“年轻人,中河仓库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如果没事,最好还是不要往去。” 林大宝提起了兴趣,问道:“中河仓库怎么了?难不成还是龙潭虎穴不成?” 司机苦笑了一声:“龙潭称不上,但虎穴倒是真的。我们江中市有一只笑面虎。这中河仓库,就是这只笑面虎的老巢。” “笑面虎?” 林大宝想起来一件事情。当初江中市、北江市、南江市有人组团来海西市酒吧街闹事,想要抢地盘。那次胡磊还受伤了,被一个外号左手哥的人挑断了手筋。要不是林大宝及时赶到,胡磊的手恐怕就要废了。 江中市的那个人叫孙钟达,外号就是笑面虎。后来被林大宝教训了一顿,手下一个半步宗师也被杀了。这个矮胖子走的时候,连腿都是软的。 就是不知道这两个笑面虎是不是同一个人。 林大宝见状问道:“师父,笑面虎是不是孙钟达?” 司机惊讶地看了林大宝一眼:“原来你也知道?没错,笑面虎就是他。中河仓库就是虎爷的地盘,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我们江中市靠港口和码头起家,对仓库的需求特别大。而中河仓库一直牢牢握在虎爷手中,就连政府都没有办法。” “你们口中那个人肯定是得罪了虎爷的人,所以才会被抓到中河仓库去。去了那里,恐怕要脱掉半层皮。” “那怎么办啊。” 何母闻言,顿时担忧地大哭起来:“何亮从小就没吃过苦。长这么大,我一次都没舍得打他呢。” 何父也是六神无主,手足无措。他连声安慰道:“没事的。他们就是要钱,咱们把钱凑齐了,何亮就没事了。” 他望向何青青,冷冰冰说道:“这三十万你来想办法。要是你弟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就连出租车司机都连连摇头:“这重男轻女也太厉害了吧。”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在了中河仓库门口。四人刚刚下车,一个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小混混就走了过来。他嘴巴里叼着一个根烟,流里流气问道:“你们是不是何亮的家里人?” 何父何母连忙点头:“何亮人呢?” “钱带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