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一往无前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一十二章:一往无前

郭老和赵燕关、宁致武很快从唐会所离开。既然林大宝不在,他们也就没有继续待在那里的必要。至于那些家族如何怨声载道,以郭老的身份自然是不用去管的。 路上,宁致武屡次欲言又止。郭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身为昆仑小队队员,说话行事不能拖泥带水。要不然,我会对你们很失望的。” “好!那我就直说了!” 宁致武等的就是这句话,马上不爽说道:“郭老,今天你为啥非要让老赵把师父去听演唱会的事情说出来呢?你这不是故意给师父树敌吗?你没看到那些家族大佬,走的时候脸色有多难看。” 郭老淡淡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随便编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宁致武点点头,说道:“你可以让我们说师父受伤了啊,有紧急任务啊之类的理由。这样一来,那些大佬起码脸面上过得去。” 就连一贯话不多的赵燕关,也开口质疑道:“今晚有很多人放下重要的事情,特意赶来授勋大会。但是教官作为主角却放了鸽子,肯定会让很多人极度不满。有了演唱会这个线索,他们肯定不难查出今晚的主角就是林教官。而且郭老你今晚的态度也十分晦涩,并没有替教官开脱的意思。这番态度,肯定会让那些家族以为你已经放弃了教官。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对付他了。您这样无异于让教官陷入了漩涡中心啊。” “漩涡中心?” 郭老耐心听完,突然反问道:“你们知道自己跟林大宝相比,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 两人顿时一愣。宁致武马上不满嚷嚷道:“老人家你这就不对了啊。打人不打脸,你拿师父跟我们比是几个意思?你就直说我们哪一方面都跟师父没有很大的差距?” 郭老摇头,正色说道:“实力方面的差距都可以通过后天来弥补。但是有一方面的差距却很难突破,那就是心性。” “心性?” 赵燕关和宁致武互相望了一眼,似乎都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郭老继续说道:“心生万物,心性可以决定你们的上限有多高。你们都是武道之人,既要有悲天悯人的慈悲,也要有聛睨一切的勇气。林大宝在这方面远比你们强大。举例来说,同样是今天这种局面,林大宝肯定不会担忧那些家族的看法。” “因为他不在乎!” “身为巨龙,何须要在乎蝼蚁们的看法?何为武道?武道就是要一往无前,挑战权威。如果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成就注定不高。树敌千万又如何?没有敌人,何来前进?” 赵燕关和宁致武仔细品味着郭老的话,心中大惊如遭雷击。他们回想林大宝平时的言行举止,发现果然如此。林大宝看起来虽然很憨厚,而且嬉笑怒骂没有什么架子。但是他遇强则强,在面对那些强大对手的时候从来没有任何犹豫,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反而是在面对弱者的时候,林大宝谦卑有加,姿态非常低。 他不畏金刚怒目,又肯菩萨低眉!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本我心境。 两人的神情由迷惘转为顿悟,而后又变得坚决。 郭老看到两人的变化,脸上微微露出些许笑意。破而后立,看来两人的悟性不错。 他继续对两人说道:“当然,你们这次任务完成的非常好。能够在川本次郎和库季诺夫的手中夺下祖巫草,确实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 赵燕关和宁致武大喜。能获得国师的亲自表扬,这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 宁致武心直口快,嘿嘿笑道:“郭老,听说祖巫草的效果非常神秘啊。既然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拿到祖巫草……” 郭老听出宁致武的言外之意,摇头正色道:“你们想要其他的奖赏都可以。但是祖巫草事关重大,不能给你们用。” “为什么?” “一个国家需要有根基才能生存。而你们,现在还不到这个层次。” 宁致武顿时不爽道:“老人家这你就不对了。我和老赵现在好歹已经是宗师境界高手了。这么年轻的宗师,在咱们燕京城也算是能排进前十了吧?我们都不算根基,那谁还有资格?” “宗师?” 郭老冷笑一声:“以你们现在的层次知道的还太少。真正的强者世界,宗师算个屁!” 赵燕关和宁致武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满是惊愕。正所谓一入宗师便化龙,为什么到了郭老口中只能算个屁?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原来只突破成了一个屁? 郭老又问道:“你们知道祖巫庙为什么会突然倒塌吗?国际上很多势力都在打听这件事情。祖巫庙倒了,就代表以后就再也找不到祖巫草了。这对于各方势力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宁致武答道:“祖巫庙是在地震中损毁的啊,这不是很明显的吗?我们几个人还差点死在地震中。” 郭老冷笑:“祖巫庙屹立千年而不倒。区区一个小地震,就能让它损毁?” 赵燕关和宁致武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露出震惊神情。他们之前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祖巫庙可不是寻常地方,神秘莫测。它既然可以传承千年,屹立到今天还不倒,肯定有自己独特的地方。郭老说的没错,区区一个地震怎么可能会让祖巫庙毁于一旦。 更何况天柱山并不是处于地震带上,怎么会好端端出现地震呢? 赵燕关沉吟两秒,说道:“地震是从祖巫庙内部开始的。但当时我们都在祖巫庙外面,只有教官一个人在里面。” “当时只有林大宝一个人?” 郭老失声惊呼,马上追问:“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再好好说一遍。” 赵燕关点头,将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而郭老则眉头紧锁,仔仔细细听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最后,赵燕关说道:“库季诺夫走了以后,教官就让我们出去了。他说他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好你个林大宝!” 郭老听完以后哭笑不得:“祖巫庙哪里是毁于地震,根本就是被他强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