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一个人情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零二章:一个人情

从张兰花绵绵不绝的唠叨声中,林大宝终于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库季诺夫一开始确实是想绑架张兰花的,甚至没有打算留下活口。但是在后来的聊天中,两人已经慢慢放下了敌视。库季诺夫甚至向张兰花诉说了儿时的苦难遭遇。他很早就激发了异能,但是却被当成异类遗弃了。后来他被人收养,也只是被当成是马戏团的小丑来对待。只有他的养母才是真心实意地对待他,让库季诺夫感受到了母爱的关怀。可是后来,养母也被别有用心的人杀死。 从那以后,库季诺夫就彻底陷入了狂化之中,成为一台杀人机器。直到这次遇到张兰花,他心底对于母爱的渴望,才被一丝一丝逐渐唤醒。 林大宝心中叹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但是苦难的家庭却各不相同。谁又能想到,堂堂的西伯利亚白熊竟然也会又这么悲惨的过往。 难怪他现在的性格这么偏执。 张兰花边抹眼泪边说道:“大宝啊,库先生是个苦孩子。他一点都没为难了,刚刚还救了我的命。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救活。” 林大宝缓缓点头,沉声道:“放心。有我在,阎王不敢来。” 林大宝挥手打出一道巫皇真气,注入库季诺夫体内。没想到库季诺夫身体已经像漏斗似的到处漏气,根本无法将巫皇真气留住。林大宝沉吟片刻,对赵燕关伸出手:“把祖巫草拿来。” 赵燕关闻言一愣,犹豫道:“教官,这祖巫草是……” 如果现在是用祖巫草救林大宝的性命,赵燕关会毫不犹豫拿出来。但现在要救的人是库季诺夫,他跟华夏国哪有半毛钱关系。 林大宝脸色阴沉下来,正色道:“不管是谁,这都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好吧!” 赵燕关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将祖巫草递给林大宝。他走到一旁,对宁致武等人压低声音道:“祖巫草是我自己弄丢的,跟你们无关。另外,谁也不许说是教官拿走的。你们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宁致武等人耸耸肩膀,随意道:“老赵你这就不厚道了。大家有锅一起背,有妞一起泡。更何况这是我师父的锅,你有脸把我甩开?” 赵燕关脸上浮起笑意,一脚踹了出去:“你小子!回京以后一起喝酒!” 这边,林大宝已经摘下一片祖巫草的叶子,轻轻放入库季诺夫的口中。他手中的巫皇真气团成一个球形,散发出炽热的温度。叶子缓缓飘入真气之中,很快被高温蒸发变成淡绿色的气体。随着库季诺夫的呼吸,这些气体缓缓进入他的身体之中。 林大宝飞快取出针盒,捏起五枚银针。几乎没有任何滞碍,五枚银针同时刺入库季诺夫体内穴道之中。 “封!” 五枚银针同时“嗡嗡”震动起来,如同被电流贯穿。祖巫草所化的淡绿气体被困在库季诺夫体内,缓缓融入他的经脉之中。片刻后,库季诺夫的手指竟然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苏醒过来了。 “活了活了!” 张兰花见到这一幕,连忙惊喜地大叫起来。林大宝苦笑道:“妈你别乱动,这还没好呢。” 说着,林大宝又招手把小黑龙叫了过来。他拎起小黑龙的尾巴,把它头朝下倒立着甩了甩:“往伤口吐口水。” 小黑龙嘴巴里叼着鸡大腿,恋恋不舍一口吞下。它对准库季诺夫的小腹伤口,噗嗤噗哧吐了半天,流下几滴鸡汤。 林大宝大怒,将它甩到一边骂道:“关键时候掉链子,饿你三天信不信!” 药王貂一听,马上“唰”一声冲过来。它指指自己的嘴巴,又指指库季诺夫的伤口,指手画脚比划个不停。 林大宝略一沉吟,点头道:“其实你的口水也有用。你加把劲,我把小黑龙三天的伙食都给你。” 药王貂大喜,对准库季诺夫的伤口一阵乱喷。小黑龙万万没想到药王貂竟然敢撬墙脚,马上哧溜一声窜过来也扑哧扑哧吐个不停。 几分钟后,库季诺夫终于缓缓转醒。他睁开眼睛,看到一貂一龙正在乐此不疲地对着自己吐口水…… 库季诺夫抹抹脸……湿答答的……黏糊糊的…… “吼!” 库季诺夫瞬间进入狂化状态,发出一声怒吼。这边,药王貂和小黑龙连忙远远躲开,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应该没事了。” 林大宝这才露出笑意,缓缓点头。库季诺夫的身体素质远超过常人,再加上药王貂和小黑龙的倾力帮助,恢复速度更是无比惊人。 林大宝将剩下的祖巫草扔给赵燕关,笑道:“用了一片叶子而已,根系还在。放在冰室中培养一个月,保证能再长回来。” 赵燕关闻言大喜:“真的?” 林大宝淡然点头:“我还能骗你?” “吼!” 库季诺夫又发出一声嘶吼,然后缓缓从狂化状态恢复。他拍拍自己的脑袋,皱眉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你们救了我?” 张兰花连忙上前笑道:“库先生,是我儿子救你的呀。这就是我儿子林大宝,你跟我回家吃饭呀。” 江红绛也撅着嘴巴说道:“大宝为了救你,用掉了半棵祖巫草呢。你现在是因祸得福,还不谢谢大宝!” “半棵祖巫草?” 饶是库季诺夫都脸色大变。他扭头望去,发现赵燕关手中的祖巫草果真只剩一片叶子了。他再屏息感受体内,发现原本狂化之后紊乱的气息竟然平静了许多。甚至连自己狂化的等级隐隐之间都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会把这么珍贵的祖巫草用在自己身上。他目光在林大宝和张兰花之间来回移动,突然艰难挤出两个字:“谢谢。” 张兰花笑道:“客气啥啊。库先生跟我回家吃饭吧。大宝做菜可好吃了。” 库季诺夫摇头:“我先走了!以后去西伯利亚,我是那里的王!” 说着,库季诺夫身体一跃,已经跳出了祖巫庙,速度竟然比之前还快了数倍。 赵燕关问道:“教官,咱们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这次取到了祖巫草,完美完成了任务,赵燕关心中十分兴奋。 林大宝望着那尊青铜大鼎,摇头正色道:“你们先出去,我还有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