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暴走的小黑龙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零一章:暴走的小黑龙

药王貂怀里抱着一只大鸡腿,正“呼哧呼哧”啃得起劲。旁边的小黑龙眼巴巴盯着它,口水拖成了一条晶莹的长线。 快要拖到地上的时候,小黑龙就哧溜一声把口水吸了回去。它记得林大宝跟它说过,龙涎是好东西,一滴都不能浪费的。 药王貂啃完一个鸡腿,将骨头扔给小黑龙。小黑龙顿时两眼发光,用灵力稳稳将骨头定在面前。它舌头慢吞吞舔一下又舔一下,似乎舍不得一下子把骨头吃完。 祖巫庙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川本次郎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这这两只小东西都是林大宝的,但是却不知道它们的实力究竟怎么样。但不知为何,川本次郎总觉得它们身上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装神弄鬼!” 川本次郎心中大怒,手中匕首狠狠斩向小黑龙。只得听“咔嚓”一声,小黑龙面前的鸡腿骨头断成两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身后传来林大宝同情的声音:“这下完了。” 小黑龙是天柱山巫皇大阵的阵灵。只有是在天柱山中,它的实力比药王貂还强,一身灵力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小黑龙怔怔看着地上的骨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掉在地上的东西不能吃,这是林大宝说的。但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拿到这根鸡骨头啊……味道还没舔干净呢! 它望向眼前这个阴险的家伙……嗯,这是坏人。 “吼!” 小黑龙发出一声铿锵龙吟,身体骤然变大。一条丈许长的黑色蛟龙骤然出现,猛地朝川本次郎扑去!它龙尾一摆,重重拍在川本次郎的胸膛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川本次郎重重砸在台阶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他勉力支撑起身体,手中的武士刀狠狠斩在小黑龙身上。一阵电光石火闪过,武士刀竟然瞬间断成了两截。 川本次郎近乎呆滞,望着手中的武士刀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这柄武士刀是他成为宗师之后,费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精品。不管是武士刀的材质还是锻炼手法,都属于上品。更重要的是,这是仿造妖刀村正制成的,甚至继承了一部分威力! 想不到竟然就这样断成了两截。 眼前这只……究竟是什么妖怪!难道真的是龙吗! 小黑龙发出一声铿锵龙吟,再次将川本次郎身体掀翻。川本次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但是全身骨头仿佛已经散架了,根本使不上力气。 “啧啧啧,骨头断了好多。” 林大宝对小黑龙使了个眼色,它马上又恢复成原样。这边,药王貂不情不愿取出一个鸡腿扔给小黑龙。小黑龙顿时又两眼发光,将鸡腿定在自己面前。然后它又伸出舌头,舔一下又舔一下…… 林大宝艰难起身,挪到川本次郎面前。川本次郎从昏迷中缓缓苏醒。他刚一睁开眼睛,就见到林大宝正拿着匕首顶着自己的胸膛。 川本次郎大惊,身体不由自主往后爬去。但是身上传来剧痛,就好像全身骨头都碎了。他嘴唇蠕动,还没说话就被林大宝打断了: “不用张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向我求饶,如果求饶不行还想威胁我?” 林大宝目光温柔,一脸善解人意的模样。 川本次郎一愣,似乎很难理解林大宝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解人意。难道他是想和解?没错,自己可是堂堂川本家族的继承人…… 他肯定是害怕了! 川本次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艰难点头道:“祖巫草给你……川本家族……” “呵呵。” 林大宝手中的匕首缓缓刺进川本次郎的胸膛中。鲜血激射出来,如同一朵绚丽的花朵。林大宝呵呵笑道:“还是别说了,说我也不会放过你啊。再说了,说得太多,我怕节外生枝对不对。” 川本次郎瞳孔骤然放大,惊愕地盯着林大宝。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真的下手杀了自己。川本次郎身体剧烈抖动起来,双手紧紧抓着匕首。片刻之后,他终于耗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脑袋一歪,彻底失去了生命力。 赵燕关等人也是一脸呆滞看着林大宝。从药王貂和小黑龙出现到川本次郎身死,其实也才短短几分钟而已。但也正是这短短几分钟,让他们几乎经历了从生与死的转变。 特别是小黑龙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更是让赵燕关等人倒吸凉气。他们知道小黑龙是林大宝的宠物,但却没有想到这小家伙的实力竟然这么变态。那可是川本次郎啊,真正成名已久的宗师!但在小黑龙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宁致武艰难吞下一口口水,对赵燕关机械说道:“我记得……药王貂也很厉害吧?” 赵燕关木然点头,视线飘向另外一边。那边,小黑龙正在毫无节操地讨好药王貂,哪有半点刚刚的霸气。 “药王貂厉害不厉害,你心里难道还没点逼数吗?” 宁致武等人齐刷刷点头。 这边,林大宝已经从川本次郎身上取出了祖巫草。祖巫草只有两片碧绿的叶子,宛若玉质。一丝冰寒从叶片中散发出来,饶是林大宝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大宝微微点头:“果然是好东西。” 赵燕关来到林大宝面前,犹豫道:“大宝,这祖巫草是任务……” “我知道。” 林大宝随手将祖巫草扔给赵燕关,淡淡道:“我对这个没有兴趣。” 赵燕关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向林大宝投去感激的眼神。此前他得到的任务就是要取回祖巫草。但如果林大宝真的执意要将祖巫草拿走,赵燕关也只能无可奈何。 “大宝,你快来看看库先生怎么样了。” 张兰花的紧张的声音响了起来,将林大宝的思绪拉回现实中。林大宝连忙上前检查了一番,发现库季诺夫几乎全身经脉都被震断了。如果是常人,恐怕早就死了好几遍了。 饶是库季诺夫身体素质惊人,也只不过稍微续命而已。 张兰花在一旁絮絮叨叨哭诉道:“大宝,其实这位库先生是好人啊。刚刚要不是他救我,我可能就被那个倭国人害死了。大宝你快看看,他还有没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