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真正的宝物 - 春野小神医

第九百章:真正的宝物

川本次郎自从逃走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他擅长隐匿,但是面对面实战的的能力却很一般。他就像一条阴险的毒蛇,藏在角落中窥探着对手,随时准备偷袭对手。 但是林大宝却万万没有想到,川本次郎竟然抓来了张兰花,用以威胁自己。 林大宝和库季诺夫两败俱伤。库季诺夫已经从狂暴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此时刚好处于最虚弱的时候。而林大宝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头白熊几乎撞断体内十几根骨头。 最关键的是体内的巫皇真气耗损太多,此时身体都有些摇摇晃晃,几乎站立不稳。 川本次郎从阴暗角落中浮现出来。他手中握着一柄匕首,架在张兰花的脖子上。他环顾了一眼四周,狞声笑了起来:“诸位,我们又见面了。” 林大宝面无表情看着他,淡淡到:“没想到你这只缩头乌龟还敢出来。难道就不怕再也回不去了?” 川本次郎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不过很快,他马上又猖狂大笑起来:“你不用故意用话吓我。我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你现在受伤不轻。你不是要杀我吗?来,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不来你就是孙子。” 林大宝轻轻移动脚步,但是体内却传来锥心刺痛,让他脸上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见到这一幕,川本次心中更是无比畅快:“想不到这一趟出来的收获这么大。呵呵,年轻一代的精锐全部都死在我手中。不对,还有鼎鼎大名的西伯利亚白熊。库季诺夫先生,你知道黑市中对你的人头出价多少吗?已经达到了五千万美金!” 库季诺夫似乎昏迷过来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大宝好奇问道:“那你在黑市中值多少钱?” 一旁的宁致武冷哼一声,蔑笑道:“川本次郎是川本家族的少族长,在黑市中少说也能卖上三千万美金。” “竟然跟库季诺夫相差这么大?” 林大宝摇头,啧啧称奇:“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三千万美金,已经有点高估了。” “你!” 川本次郎勃然大怒。在全球黑市中,有一份杀人任务悬赏榜。这些都是有仇家发布在上面,等待杀手接单子的。目标的实力越强,悬赏的报酬就越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分悬赏榜已经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实力象征。 起码川本次郎对这个排名就十分看重。而且他对于自己的赏金才三千万美金,更是耿耿于怀。 川本次郎脸上阴晴不定,几秒钟后再次猖狂大笑起来:“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但你这简直是在做梦!” “我等待这一刻很久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你们两败俱伤。现在,还有谁能挡我!” 他拖着张兰花来到祖巫草面前。青铜大鼎中的祖巫草色泽碧绿,就像是翡翠雕琢而成的。此时祖巫草已经成熟,往外散发着细微的灵力波动。虽然只有细微波动,但却足以让人感知祖巫草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哈哈哈!” 川本次郎朗声大笑。他伸手拔起祖巫草,放到鼻子下面深深吸了一口。顿时,一股幽香迅速游走在他的身体之中,几乎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变得无比轻盈。川本次郎再次猖狂大笑:“哈哈哈,果然是好东西!诸位,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川本次郎才小心翼翼贴身放好。他才拔出武士刀,朝众人缓缓走来。 见到祖巫草落入最终还是落入川本次郎的手中,赵燕关等人顿时咬牙切齿,两眼通红几乎要冒出火来。他们为了这次行动,数次面临生死局面,损失也十分惨重。但是没想到,最终竟然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便宜了最可恶的倭国人。赵燕关心中甚至有些后悔,与其这样还不如刚刚把祖巫草让给库季诺夫呢。 最起码库季诺夫所在的组织,与华夏国并没有不死不休的关系。 “嗯?” 突然林大宝眼中露出惊讶的神情。他之前进门的时候就感知祖巫草上有浓郁的能量波动。但是随着祖巫草被川本次郎收走,这股能量波动竟然还是没有消失。林大宝忍不住看了眼那尊青铜大鼎,难道说这股的能量的真正源泉并不是祖巫草,而是这尊青铜大鼎? 林大宝勉力分成一缕巫皇真气,悄然钻入青铜大鼎之中。果然,这股磅礴的灵力依旧存在于青铜大鼎之中。只是随着祖巫草被拔走,这股力量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如果不是林大宝的感知足够敏锐,差点也漏过了。 祖巫草和青铜大鼎在一起,所以众人都先入为主认为祖巫草才是这股能量之源。可现在看来,事实恐怕并不是这样。这尊青铜大鼎,才是真正的宝贝。 “竟然敢无视我?” 川本次郎已经提着刀走到了林大宝面前。现在在他眼中,林大宝就是砧板上的猎物,任由自己宰割。而川本次郎最喜欢的就是看到猎物因为恐惧而颤抖,在自己面前求饶。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大宝竟然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哼!我先杀了你母亲,然后再让你亲眼看到同伴死在刀下!” 川本次郎狰狞大笑起来。他拉过张兰花,将她推倒在地上。武士刀寒光四射,散发冰冷的气息。张兰花眼中露出决然的神情,对川本次郎破口大骂道:“小鬼子,你不得好死!” “呵呵,那也是你们先死!” 川本次郎手中武士刀猛然斩下。突然,不远处的库季诺夫发出一声怒吼,猛地朝川本次郎扑来。川本次郎始料未及,竟然被他重重扑倒在地上。库季诺夫指甲逐渐变长,往川本次郎的脖子上划去。 他转过头对张兰花喊道:“你快走!” 包括林大宝在内,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就连张兰花都没有想到,库季诺夫竟然会在这种关键时候拼死一搏,只是为了救自己。 “你们谁都走不了!” 川本次郎体内灵力暴涨,将库季诺夫狠狠摔在地上。他手中的武士刀将库季诺夫的小腹穿透,将他钉在地上。 库季诺夫依旧紧紧握着武士刀,不让川本次郎拔出来。 “呵呵,固执愚蠢的西伯利亚人。” 川本次郎拔出匕首,蹲在库季诺夫面前讥讽道:“强者,是不会在意弱者的死活的。” 突然,川本次郎的身体猛地一怔,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袭来。他猛地抬起头,看到青铜大鼎上不知何时坐着两个小家伙。 药王貂和小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