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合击阵法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九十八章:合击阵法

库季诺夫身上结满了冰霜,仿佛刚刚从雪地里爬起来的雪人。而且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裂开,露出一块块壮硕的肌肉。肌肉上青筋暴出,竟然还有图腾一样的红色图案若隐若现。 林大宝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总觉得库季诺夫的体型似乎有些变化,好像比之前大了一圈。他此时暴露出来的气息十分狂暴,让林大宝不知不觉想到了嗜血的野兽。 库季诺夫眼睛通红冲进祖巫庙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和现任,刚刚横渡湖水,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很快,他目光也锁定在那株祖巫草上。库季诺夫脸上勾起一丝弧度,用不熟练的中文说道:“留下祖巫草,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要不然,谁都别想走出这里。” 赵燕关等人脸色凝重,很快呈三三攻击阵型散开。他们护在祖巫草前方,沉声说道:“既然是我们先来的,这株草药就应该归我们所有。” “呵呵,强者才有资格讨价还价。” 库季诺夫似乎完全没有将赵燕关等人放在眼中,而是施施然朝这边走来。他明明只是独自一人,但是从气势上却完全压制住了将赵燕关等人。林大宝甚至听到赵燕关的呼吸节奏变得有些紊乱,额头上也冒出了些许细汗。 见到这一幕,林大宝心中也微微有些惊讶。要知道在昆仑小队中,赵燕关是除了林大宝以外的最强者。他最早成为宗师,而且经历的生死搏杀最多。不管是从心智上还是武力上,他都可以碾压队伍中其他人。可现在面对库季诺夫,连赵燕关都这么紧张,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上!” 赵燕关声音低沉,发出指令。宁致武等人马上冲了上去。铁山、赵燕关和宁致武肉体强横,擅长的是近身搏斗。而江红绛和余娜等人稍弱一些,不过远攻也能给对手造成不小的麻烦。 铁山的皮肤比以前更黑了,气息也更加内敛。此时他实力完全展露出来,毫无花哨的一拳砸向库季诺夫的头部。碗口大的拳头,甚至在空气中引起了一阵劈哩啪啦的气爆声。 这边,赵燕关手中出现一柄长刀,悄无声息斩向库季诺夫的后背。这柄长刀名为斩马,据说是赵家祖传宝刀,是从宋朝宫里传下来的。 库季诺夫不躲不避,一拳迎上铁山的拳头。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铁山身体往后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台阶之上。而这边,库季诺夫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又一拳隔开赵燕关的长刀。 “铿锵!” 长刀在库季诺夫的手腕上斩出一道道火星。此时众人才发现,库季诺夫的手腕已经变得乌黑乌黑的,仿佛是通过某种手段变成了金属。 “啪!” 一根皮鞭如影随形,将库季诺夫的双脚捆住。江红绛高声喊道:“快,一起上!” “小心!快撒手!” 赵燕关和铁山同时喊了起来。声音落下的瞬间,库季诺夫已经骤然发力,将皮鞭往前拽去。江红绛始料未及,身体如同一片飘零的红叶飘向库季诺夫手中。 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江红绛身后,然后搂住她的腰将她抱了回来。江红绛望着林大宝不算俊朗的面容,脸上浮起两朵红晕。 “你是谁!” 库季诺夫警惕地看着一直没有出手的林大宝,冷冷说道。在他看来,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足以成为威胁。除了这个唯一没有穿军装的人。他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但不知为何总让库季诺夫有一种非常危险的预感。 而且库季诺夫还记得……刚刚在皮划艇上……这小子挥手挥得最得意…… 林大宝将江红绛放下,望着赵燕关等人摇头叹气道:“各自为战,一盘散沙。你们同属昆仑小队,是一个团队。但是你们的配合在哪里?” 宁致武小声插话道:“我们有近攻有远攻,这不就是配合吗?” 林大宝摇头苦笑起来:“就算是一队猴子也知道这么打架。算了,我给你们演示一套合击阵法。现在能掌握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悟性。” 说罢,林大宝纵身跃到空地上,他的速度极快,明明只有一个人,但却又像是出现了七道身影。这七道身影或转腾或挪移,或跳跃或出击,有人静默站立,又有人雷霆出击。七道身影仿佛变成了同一个整体,聚合在一起之后气势节节攀升,浩荡磅礴。 就连库季诺夫也一下子看傻了,仿佛都把祖巫草扔到了脑后。 随着林大宝最后一个动作落下,七道身影逐渐消失,回归到林大宝体内。他望向赵燕关等人,沉声道:“学会了多少?”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犹豫道:“三四成吧。” 这一套合击阵法十分复杂,对众人的悟性要求也很高。赵燕关等人中,基本都是宗师境界。最差的余娜也是半步宗师。从悟性来说,他们几乎已经是华夏国最顶尖的那一批了。可饶是这样,他们也只掌握了三四成精髓。 林大宝含笑点头:“对付他,三四成够用了。等任务结束以后,你们再好好把这一套阵法练熟。” 众人惊愕:“三四成就够用了?库季诺夫的层次明显比他们高出一级,这可是天壤之别。” “听我口令!” 林大宝后退一步,替他们腾出空间:“临、兵、斗、者、皆、临、阵、在、前。” 赵燕关等人连忙跃出,七道身影呈北斗七星状分布位置。随着他们的动作,七人的气势逐渐融合在一起,竟然隐隐之间超过了库季诺夫。库季诺夫脸色阴沉,狞声道:“装神弄鬼!” 他仰头长啸,低头朝为首的赵燕关冲去。他的脚步声“咚咚咚”直响,就仿佛敌方的战鼓声,让人心绪不宁。 “砰!” 库季诺夫身体下沉,猛地撞向赵燕关。一道气浪从两人的撞击处产生,猛然向四周扩散。在祖巫庙的墙壁上,木柱上留下一道道细微的痕迹。 库季诺夫倒飞出去撞在地上,足足滑行了五六米之后才稳住身体。而赵燕关这边,巨大的撞击力层层传递,消弭于无形之中。 饶是赵燕关都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喃喃道:“赢了?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