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诡异忍术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九十三章:诡异忍术

“师父!” “教官!” “死鬼,终于来了!” “……” 见到林大宝出现,昆仑小队众人脸上纷纷露出欣喜的神情。铁山也重重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他手臂中毒,此时已经全部变成了黑色。很难想像,他刚刚是如何支撑下来的。 而川本次郎等人,则是一脸惊讶看着突然出现的林大宝。林大宝今天穿着一身唐装,看起来也挺有型的。但是他脸上的憨厚笑容却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是农民身份。川本次郎等人想破脑袋都不明白,为什么这群华夏国精英会对一个农民这么恭敬有加。 林大宝瞥了一眼众人,淡淡道:“我很早就到了,只是没有出来而已。” 众人不解:“为什么?难道是想看着我们挨打?” 林大宝点点头,正色道:“确实是想看着你们挨打。只有挨打才会让你们明白,自己的差距在哪里。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轻敌。” “我曾经跟你们说过,除非自己的实力够强,要不然现代热武器永远都是武者的克星。就算是宗师境界的高手也不能完全无视子弹的伤害。他们或许可以硬抗手枪的伤害,但是对于大口径热武器根本没有抵抗力,更不要说手雷等热武器了。但是你们呢,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这次执行任务,有几个人带了枪带了手雷?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你们以为我是说着玩的?” “如果刚刚照面的时候,你们都能像宁致武一样,一波子弹扫射过去。对方就算全是宗师境界高手,恐怕都得马上死掉一半。这样一来,你们的压力是不是会小很多?两个围攻一个,还能失败吗?” 林大宝摇头叹气,冷冷道:“但是你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们觉得自己是宗师高手,甚至是目空一切看不上这些热武器了。这就是轻敌,在战场是是会害死你们的!” “记住,战士的终极目的就是杀死对手,取得胜利!只要你完成了任务,没有人在意你用的是子弹还是刀!” 林大宝的一番话掷地有声,甚至是万分严厉。赵燕关等人想到自己之前对宁致武移动军火库的调侃,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林大宝说的没错,如果全部人都能像宁致武一样准备充足的话,这一战确实会轻松很多。 怪只怪自己晋入宗师境界之后,实力膨胀了。 川本次郎看着赵燕关等人被训得连大气都不敢喘,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在他的资料中,赵燕关、宁致武等人已经是华夏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是特种部队中绝对的精英。但是这些所谓的精英,在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本地人面前,竟然像是犯错的小学生一样,一句话都不敢说。 川本次郎冷笑一声,打断林大宝的话:“宗师有宗师的尊严。身为宗师,还用热武器,这对宗师的侮辱。” “呵呵,这才是对宗师的侮辱。” 林大宝转身看着川本次郎,突然一巴掌甩了出去。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川本次郎的脸颊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等川本次郎反应过来,脸颊上已经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 “你!” 川本次郎大惊,连忙往后退去。但是没想到林大宝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他身后,扬手又是一巴掌甩在川本次郎的脸上。这次力道极大,川本次郎竟然不受控制般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稳稳站住身体。 “你是谁!” 川本次郎马上做出防备姿势,警惕地盯着林大宝。他刚刚连对方如何出手都没有看到,脸上就已经挨了两巴掌。如果对方想要对自己下杀手的话……川本次郎顿时觉得自己脖子凉飕飕的。 川本次郎晋升成宗师已经有十几年,比自己强的对手也见过不少。真正让他恐惧的并不是对手比自己强,而是自己根本看不出他有多强! 林大宝冷笑一声:“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不自量力,这才是最大的侮辱。就凭你这点斤两,也敢来我华夏国撒野?” “杀了他!” 川本次郎感知到林大宝体内的杀意,顿时往后退去。随着他一身令下,几名忍者顿时不要命似的向林大宝扑来。一名忍者咬开自己的手腕,猛地喷出一口血雾。他的实力瞬间提升,对准林大宝一刀劈下。 铁山马上大叫着提醒道:“老大小心!他的血有毒!” “哐当!” 坚硬的武士刀断成两截。林大宝从血雾中走出,毫发无损。这些泛着恶臭的血雾仿佛对林大宝十分忌惮,竟然自动散开。 “咻!” 一柄武士刀从地底探出,刺向林大宝的脚掌。一只雪白的小貂扑了上来,连人带刀将对方从地底拔出。药王貂轻轻跳上对方的肩膀,对方就如同被泰山压顶,全身骨骼尽碎,瘫软在地上。 其他几名忍者见状,脸上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满是绝然眼神。随后,几人竟然挥刀自刎,身体如同气球一样在林大宝面前炸开。 毒雾马上笼罩在林大宝周围,周身两米范围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一柄幽冷的武士刀悄然刺向林大宝的后心。 “砰!” 有龙吟声传来,小黑龙就跟鞭子一样抽在川本次郎身上。接着川本次郎的身体身体倒飞出去,狠狠撞在树上。在落地的瞬间,他身体竟然如同黑影一样四分五裂散开,消失在视线之中。 “不见了?” 林大宝站在树底下,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得不说倭国的忍术确实非常诡异,就连巫皇传承中都没有提到过。尤其是这种遁术更是逃命好手段。 “师父,还有一个人没死!” 身后传来宁致武的声音。林大宝连忙跑过去一看,竟然还有一名忍者没有断气。不过他小腹已经被划开,血淋淋的肠子流了一地。他拼命挣扎着,显然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林大宝在他面前蹲下,淡淡道:“我父亲在哪里。说出来,我可以减轻你的痛苦!” 对方犹豫片刻,用不熟练的中文说道:“跑……了。他让我们迷路了……” “非常好。” 林大宝点点头,然后对宁致武说道:“把他扔在这里,晚上会有野狗来招呼他的。” 宁致武一愣:“不是说要减轻他的痛苦吗?” 林大宝冷冷道:“犯我家人者,虽远必诛。记住,对待敌人有任何手软,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