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艺术与金钱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七十八章:艺术与金钱

林大宝觉得体内越来越热,似乎连空气都变得躁动起来。怀中的陈思彤身体也是滚烫的,甚至由于紧张还在微微颤抖。 酒红色的头发从陈思彤头上垂下,如同一朵绚丽的玫瑰花。只要林大宝伸伸手,就能将这朵玫瑰轻轻摘下。 陈思彤很主动,火红的双唇轻轻覆盖在林大宝的的嘴唇上。一股幽香瞬间在两人的唇齿间绽放,仿佛水乳交织在一起。 林大宝喘着粗气,低沉道:“你这是在玩火……” 陈思彤嘤咛了一声:“我就是火。” “嗡……” 林大宝只觉得脑袋炸开,一片空白。他再也按捺不住身体中的热流,猛地将陈思彤按在沙发上。陈思彤闭上眼睛,让自己毫无保留出现在林大宝眼前。白皙的身体如同象牙雕刻的艺术品,简直让人不忍把玩。 她声音有些颤抖,嘤嘤道:“大宝,我准备好了……” “咯噔。” 正在这时,林大宝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几乎条件反射般从沙发上起身,冲到了门边。透过门缝望去,林大宝看到陈廖背着手,已经走到了门口。他伸手敲门,喊道:“思彤,你在里面吗?” 林大宝大惊!这特妈的是要被捉奸在床啊!陈廖来帮自己宣传美人沟影视城,但是自己却睡了他的副导演,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啊。更何况林大宝总觉得陈廖和陈思彤的关系匪浅,自己可别把事情搞砸了。 林大宝连忙把衣服扔给陈思彤,小声说道:“快穿衣服。” “不好!” 陈思彤顿时也紧张起来,飞快给自己穿上衣服。但是越急越乱,衣服反而穿错了。她又手忙脚乱脱下衣服,重新开始穿上。但是门边的陈廖已经听到了动静,敲门声也变得急促起来:“思彤,你在不在里面?里面谁在说话?” 陈思彤俏眼瞪了眼林大宝,然后尽量用正常的声音说道:“我在呢。我跟大宝在讨论剧本。” “我进来了。” 门把手传来“咔嚓”的声音。这时两人才想到,休息室的门根本就没有反锁…… 两人顿时面如死灰。此时两人的衣服都没有穿好,要是被陈廖撞见,还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陈导,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 正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裴珮的声音。紧接着,裴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笑道:“陈导,我有事情想找你商量。” 陈廖脚步声渐远,说话声响起来:“小珮,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池姐听说陈导你准备通过海选挑选演员,就让我来问问。她手里还有几个艺人,是不是可以来参加海选?另外,需不需要让她在香港在那边配合宣传一下。” 陈廖闻言大喜:“这样就最好了。池总的宣传人脉我是知道的,有她帮忙宣传的话,《刺客江湖》的曝光率肯定会高出不少。另外,你让池总拟一个名单给我。她手下的艺人我还是放心的,我会尽量根据他们的特点安排出角色。” “那我先替池姐谢谢陈导啦。” 裴珮看了眼紧锁的休息室大门,又转移话题道:“陈导,我这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陈廖微笑道:“你尽管说。咱们两家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不用这么客套。” “谢谢陈伯伯。是这样的,我现在正在海西市电视台当主持人。我想跟你们剧组预约一个访谈,陈伯伯你可别拒绝我啊。” “就这小事啊?” 陈廖闻言大笑起来:“没问题。等男女主角都有空的时候,我把独家专访留给你。” “那我就放心啦!” 裴珮这才笑了起来。她望了眼休息室门口,笑道:“那陈伯伯我先走了,你忙。” “去吧。” 陈廖朝她点头示意,这才转身朝休息室门口走去。他直接打开休息室,看到陈思彤正慵懒地坐在沙发上,而林大宝则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她的对面。 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剧本,此时正在面红耳赤讨论着什么。 见到陈廖进来,林大宝连忙起身问好。而陈思彤则靠在沙发上,忿忿说道:“林大宝,你敢不敢把你的意见跟陈导说说!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你们俩真的在讨论剧本?” 陈廖将信将疑问道,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 陈思彤脸上浮起两朵红晕,然后冷哼一声:“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 “呵呵,是我想多了。” 陈廖尴尬地笑了两声。陈思彤闻言,偷偷向林大宝扮了个鬼脸,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陈廖也在沙发上坐下,笑问道:“你们刚刚说要跟我讨论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刚刚大宝提议,是不是可以将电影中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提供给赞助商。反正这些角色没有什么可塑性,对电影质量没有什么影响。而这些赞助者却可以给电影提高不少收入,类似于广告植入一样。” 陈思彤指着林大宝忿忿不平说道:“陈导,他满脑子都是赚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艺术。” 林大宝闻言解释道:“我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已,采纳不采纳你们自己决定啊。据我了解,有很多新人都想参演电影,也愿意给剧组带来资金。如果真的有角色适合他们,那为什么不给他们呢。总不能因为他们有钱,所以就歧视人家吧。” 陈思彤一怔,头摇得像拨浪鼓:“你这叫带资进组,是潜规则的一种。我们剧组绝对不允许。” “如果对方的演技在线,又可以给剧组带来收益,为什么不用呢?” “艺术是很神圣的!” “……” 林大宝和陈思彤两人争吵不休,面红耳赤。看着这一幕,陈廖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终于打消了。他想了想,对林大宝正色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方面?” 林大宝呵呵笑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喜欢赚钱啊。像这种又可以赚钱,又不影响大局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别说什么艺术原则,难道艺术的原则就是让大家不赚钱饿肚子?” 陈思彤一听就急了,指着林大宝气呼呼道:“你这是狡辩!艺术怎么可以跟金钱混在一起呢。” “不,我觉得大宝说的是对的。我们确实应该转变思路了。” 陈廖沉吟两秒,认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