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昆仑军营!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七十四章:昆仑军营!

两架直升机在茫茫群山中急速飞行。下方的景色如同电影倒带一样,在众人视线中不停后退。小桥、流水、村落,依次闪过,景色十分优美。 林大宝是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在高空中俯瞰天柱山。此时,整座天柱山尽收眼底。山中熟悉的景物都变成了一个个不起眼的小黑点,但却别有一番韵味。突然,林大宝心中一动。从高空中俯瞰天柱山,总觉得天柱山的轮廓有些奇怪。天柱山的边界和山中的景色河流构筑在一起,就仿佛构成了一个汉字。 “你们看,天柱山的轮廓像不像‘囚’字?” 耳边传来江红绛惊讶的声音,显然她也发现了这个疑点。众人依言望去,纷纷点头应和起来。 “我刚刚也觉得天柱山的轮廓有点奇怪。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挺像的。” “但是我怎么觉得这轮廓有点像‘巫’字呢?” “还是像‘囚’字比较多一点。我说师父,这会不会有点不太吉利啊。” “……” 林大宝也紧紧皱起了眉头。他没有想到天柱山竟然会有这种诡异轮廓。是巧合吗?他依稀记得,当初美人沟村之所以会穷困十几年,就是因为“囚龙”阵法压制。可是囚龙阵法明明已经被破除了,为什么从高空看,整座天柱山依旧被一层诡异的灰蒙蒙雾气笼罩着? 就算是巫皇大阵,也无法穿透这层雾气。 林大宝一巴掌拍在宁致武头上,没好气道:“封建迷信!在风水中,天柱山是龙脉之地,怎么可能会不吉利!” 宁致武被林大宝拍中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直冒冷汗。他躲到角落里,嘀嘀咕咕道:“我说的就是封建迷信。难道你的风水就不是了?” 直升机一路前行,来到天柱山最茂密的地方。林大宝对驾驶员说道:“降低高度,快到了。” “快到了?在哪呢?” “我也没看到啊。这哪有什么军营啊。” “师父你该不会是偷工减料,盖了一些竹林小木屋吧?” “咱们昆仑小队总共就这么点经费,你咋还好意思黑我们的钱呢。” 众人眯起眼睛,拼命看着下方的群山。但是脚底一片郁郁苍苍,哪有半点军营的样子。要知道,原来规划中的昆仑小队营地足足有三百多亩。这么大的面积,就算是再怎么隐藏也根本藏不住的。 这就是当初林大宝要将军营建在天柱山中,众人会齐声反对的原因。因为这么大面积的军营,想要做到隐蔽性根本不可能。甚至说,这种现代化的军营在大山中反而更加显眼。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军营建在城市之中,隐蔽性反而更好。 只不过后来林大宝执意要建在天柱山中,众人也只能答应。但是眼下,赵燕关等人瞪大了眼睛,愣是没有发现军营位置所在。脚下一片,全是郁郁苍苍的茂密树林,简直廖无人烟。 直升机往下俯冲,很快将高度降到百米以内。突然,众人感觉身边的空气似乎抖动了一下。紧接着,眼前的景色竟然瞬间发生了变化。那些郁郁苍苍的树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现代化的高级军营。还有好多工人正在军营中忙碌,应该是在进行军营最后的收尾工作。 众人目瞪口呆。这一切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眼前。但是……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里有停机坪。” 随着林大宝的指点,两架直升机盘旋着慢慢降落。负责建筑设计的杨可戴着安全帽,一路小跑过来:“大宝,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林大宝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军营差不多可以投入使用了吧?我带队员过来养伤。” 杨可好奇打量着赵燕关等人,然后对林大宝笑道:“主要设施已经没有问题了。现在工人们在进行最好的清扫工作,今天可以全部完成退场。” 林大宝看着杨可疲惫的脸颊,忍不住内疚道:“这段时间辛苦了。三个月的时间赶出这样一个军营,确实有点难为你了。” 杨可心中涌起一股幸福的暖流。她脸颊就跟小猫咪似的,在林大宝宽大的手掌中摩挲。她柔声说道:“我不辛苦,工人们才辛苦呢。” 参加军营修建的建筑工人,全部都是阡陌建筑公司的老员工。包括美人沟村本村的青壮劳力,也都被调派到这里来。毕竟这些人的诚信度高,可以保证军营的消息不会外泄。 一旁的宁致武早就忍不住了,连忙问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在天上怎么……” 林大宝轻描淡写道:“阵法作用而已。用科学来解释的话,就类似于海市蜃楼。” 整座军营,被巫皇大阵笼罩其中。这是隔绝外界打探最好的方式。除非是将巫皇大阵打破,要不然想要找到军营几乎不可能。 就算是这些建筑工人离开以后,想要再返回找到军营也几乎不可能。 “阵法作用?” 众人不解,不过还是一头雾水地点点头。他们早就习惯,在林大宝身上不管是发生什么奇怪事情,似乎都可以接受。 “先去治疗室,我帮你们疗伤。” 林大宝带着众人来到医疗室中。里面各种医疗设备十分齐全,就连床单被褥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宁致武看着这些设备,感叹道:“师父,我怎么觉得你帮咱们昆仑小队建了个军营,还亏本了呢?” 原先要建造营地,预算中只包括主体结构和硬装部分。但是现在,军营中所有设施都十分完善,简直是拎包入住就可以了。只要等军营的后勤人员和武器设备到位,这就是一座完美的军营! 林大宝一边替宁致武处理伤口,一边冷笑道:“刚刚在飞机上,谁骂我是奸商来着?” “哎哟!痛痛痛!” 宁致武倒吸凉气,连忙捂住了伤口。他满脸谄媚赔笑道:“那个啥,我们真没想到师父你的觉悟会这么高啊。竟然会倒贴腰包,这不像是你以前的作风。” “嗷……” 军营中又响起了宁致武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