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雨夜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七十章:雨夜

闽江省,江中市。 江中市位于闽江省东部沿海,省内最大的河流闽江从江中市流过,奔腾注入东海。得益于良好的地理环境,江中市在闽江入海口建造了华夏国东南沿海最大的港口。来往的航运、海运几乎日夜不停,十分热闹。 而江中市也借此成为闽江省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就算是在真格华夏国,也足以排进前十。而江中市的民众,也在这种优渥的环境中培养出了一种浓烈的优越感。在他们心中,只有江中市才是闽江省的城市,而其他所有地区都是所谓的“乡下”。 不过自从美人沟村强势崛起,并且带动了海西市的经济腾飞。这些眼高于顶的江中市人,终于也感觉到了一丝挑战。 凌晨三点,大雨磅礴。 江中市机场中,一家来自俄罗斯的客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今天的天气很差,狂风暴雨几乎没有停歇过,机场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也就只有号称“战斗民族”的俄国飞机才敢在这种恶劣环境中,大摇大摆准时降落。 机舱门打开,一名身材高大的褐发白人乘客从舱门中走出。他身穿一件近身迷彩T恤,壮硕的肌肉几乎要将衣服撑破。毛茸茸的手臂上拎着一个沉重的背包,随意搭在肩膀上。他下身穿着一条宽大的军用迷彩裤,脚上是厚重的作战皮靴。他走上舷梯,巨大的体重甚至压得舷梯都“咯吱咯吱”摇晃了一下。 他站在机舱门口,随意扫了眼机场。现在是凌晨,偌大的机场里空无一人。就连原本灯火通明的候机厅,此时竟然也是漆黑一片。只有远处的飞机跑道灯光忽闪忽暗,反而显得有些诡异。 白人手撑着舷梯栏杆,纵身就从旁边跳了下去。巨大的体重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在他脚下,坚硬的水泥路面赫然出现了蛛网般蔓延的裂纹。 飞机发动机发出轰鸣声,竟然在大雨中再次起飞,一头扎进了夜幕之中。 机场顿时变得安静起来。白人站在原地,饶有兴致地盯着前方的黑暗。他的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从眼角直接延伸到嘴边,在黑暗中显得尤为狰狞恐怖。 雨一直下,滴答滴答。 白人壮汉对着黑暗冷笑道:“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的。难道这就是你们华夏人的待客之道?” 黑暗中有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很快,身穿昆仑制服的赵燕关出现在白人面前,淡淡道:“库季诺夫,你过界了。这里是华夏国,不是你们西伯利亚。” “原来是赵燕关亲自驾到。” 库季诺夫将背包随手扔在地上,冷笑道:“就凭你,拦不住我。你我交手三次,你两次大败。凭什么跟我斗?” 赵燕关表情平淡,似乎没有因为库季诺夫讽刺的话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他淡淡说道:“对付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白熊,我一个人当然不够。不过你别忘记了,这里是华夏国,而不是西伯利亚!” 赵燕关话音刚落,又有数道人影出现在机场中赫然就是宁致武、江红绛等人。他们五个人呈五角站位,将库季诺夫团团围住。 看到突然出现的宁致武等人,库季诺夫的脸上也露出些许凝重。他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突然讥讽大笑:“你们竟然以多欺少。华夏国的特种部队的荣耀,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赵燕关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摇头叹息:“特种部队的荣耀,是不顾一切保卫人民安全。从你踏进华夏国的这一刻起,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赵燕关停顿了一下,劝说道:“库季诺夫,你不是我们的敌人。只要你现在马上离开华夏国,我可以放你离开。” 库季诺夫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听说那个东西又出现了,难道你们华夏国想独吞不成?” 赵燕关缓缓道:“既然出现在我们华夏国,自然就是我们华夏国的东西。” “呵呵,那要看你们守不守得住。” 库季诺夫的话音刚落,身体竟然猛地拔高了许多。接着,他全身覆盖上浓密的白毛,整个人竟然像变成了一只北极熊,猛地朝赵燕关等人冲来。 赵燕关脸色微变,摇头提醒道:“当心!库季诺夫已经激发了血脉之力!不用跟他硬碰硬!” 宁致武等人点头,宗师之力磅礴而起。 …… …… 江中市,货运码头。 凌晨时分,码头上的工人早已下班。白天热闹非凡的码头,此时一片寂静。只有一个个集装箱如同棺材一样层层叠叠垒着,散发这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突然,数道身影突然冲出水面。他们个个都蒙着面,穿着一身黑衣。几人在码头站定之后,低声讨论了一番,所用的语言竟然是倭国语言。 “西北方向。” 为首的一个倭国忍者指着西北方向说道:“根据提供的情报,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在闽江上游。我们沿着河流逆流而上,很快就可以找到。” 其他几名忍者同时点头:“是。” 几个人在黑夜中形同鬼魅,往西北方向掠去。正当他们来到码头前空地上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光探照灯照射在他们身上,将这几人的身影照射得一览无余。 “有埋伏!” 为首的忍者发出一声尖啸,几乎瞬间就拔出了武士刀。在他身后,其他几名忍者也纷纷拔刀,背靠背站在一起,警惕望着前方黑暗。 “啧啧,这架势就跟拍电影似的。” 有调侃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接着,穿着一身军装的铁山缓缓走出黑暗,在倭人面前站定。他摇头叹气道:“真可惜,竟然没有女的。” “要是有女的又怎么样?你担心你们家林初一不让你上床。” 旁边传来崔铭的调侃声。他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几名倭人,突然挤出一丝笑意:“诸位,你们有没有姐姐或者妹妹是从事那种影视艺术行业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妈妈。如果有的话,请往旁边站一点。就当是我看了这么多免费片子的补偿吧。” 几位倭国人互相看着对方,突然发出尖啸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