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山雨欲来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五十三章:山雨欲来

富士山,无名神庙中。 那名草鞋老僧盘膝坐在山巅雪地上。他身披灰袍,低眉顺目,一副悲天悯人的气息。在他的脚下,是游人无数的富士山。目光所至,那些游客正在兴奋拍照留念,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山巅之上这位老僧。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从半空落下,但是却完全避开了草鞋老僧。就仿佛有人在老僧头顶撑开了一把无形的伞。 突然,老僧猛地睁开眼睛。他偏头望向东方,那里乌云笼罩,却隐约有金光洒下,似祥瑞升腾。 正在这时,一名黑壮僧人往这边急速狂奔而来。这里是富士山巅,山路崎岖难行,而且又布满了积雪。但是这名黑壮僧人却速度极快,如履平地。几乎眨眼间,他就已经跨越众多山包,来到了老僧身后。 他来不及向老僧见礼,就慌乱说道:“老师,是华夏国内。” 老人缓缓起身。漫天飞舞的雪花瞬间停滞,就仿佛时间静止在此刻。草鞋老僧淡淡说道:“华夏国有句俗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跟我这么多年,为什么性急的性格还是没有半点好转。” 黑壮僧人羞赧低头。他后退两步,重新走到老僧身后报告道:“老师,天照大神的预言,似乎在华夏国境内出现了。” 草鞋老僧这才微笑点头。他望向东方,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开始了吗。天照大神的子民们,你们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黑壮僧人“噗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在我六岁那年,就已经准备好替天照大神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了。” 草鞋老僧欣慰地点点头。他从雪地中拔起木杖,轻轻点在黑壮僧人的头上:“接下来,我们要让天照大神的荣光照耀到全世界。你们的鲜血,将会成为天照大神归来的祭品。” 黑壮僧人身体跪伏在地上,激动地浑身发抖。片刻后,他抬头对草鞋老僧说道:“老师,我是不是需要亲自前往华夏国?” 草鞋老僧摇头,答非所问:“当初山本正一和龟田角荣的死,有没有查出凶手?” 黑壮僧人摇头,正色道:“我们动用了所有关系,都没有查出来。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赵燕关等人参与了这次行动。可是以赵燕关的实力,是不足以杀死山本正一的。毕竟山本正一是真正的宗师,能杀死他的人寥寥无几。” “呵呵,世人都说宗师如龙,但是真正的龙又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杀死。在天照大神眼中,宗师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草鞋老僧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摇头叹息道:“都是一群无知的人啊。” 黑壮僧人闻言,也露出轻蔑的神情:“狗屁宗师。” “你脾气太急躁,现在还不适合下山。通知那些家族派人出去吧。天照大神的荣光护佑了他们这么多年,也是是时候回归天照大神怀抱了。” 黑壮僧人犹豫片刻,询问道:“难道要把天照大神回归的消息告诉他们吗?” “不,他们生于世俗之中,无法理解天照大神的回归。你告诉他们,山本正一和龟田角荣的生命不能白白逝去,我们需要用鲜血洗刷耻辱。” “老师,我明白了!” 黑壮僧人重重点头,起身离开。他刚走两步,又返回询问道:“但是连山本正一都死了。其他家族,是不是需要……” “呵呵,杀死山本正一很难吗?只要不是华夏国那些老家伙出手,足以应付了。” “如果是那些人插手呢?” “那就让他们成为天照大神的祭品吧。” 草鞋僧人眯起眼睛,仰头望天。他将手中木杖轻轻插进泥土之中,木杖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生根发芽。短短几分钟之中,这根木杖就已经长成了一株一人抱的参天大树。 草鞋老人盘膝坐在大树下:“从现在开始,你随我一起在树下修行。这世道,要变了。” …… …… 俄罗斯,西伯利亚荒原中。 零下三十五度,几乎连空气都被冻成了固态。 一只体型庞大北极熊正悠闲地在冰面上寻找食物。突然,一阵寒风从远处吹来。风中夹杂的血腥味,瞬间激发了北极熊的嗜血神经。它猛地四处张望,突然发现这冰雪世界中出现了一个黑点。这个黑点越来越大,似乎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正在朝这边狂奔而来。 黑点迫近,竟然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褐发白人。他在冰天雪地中却赤裸着上身,恐怖的肌肉极具冲击力,就仿佛是一只嗜血而生的野兽。 一道伤疤从他的右眼延伸到左边嘴角,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怕。他似乎也看到了这只北极熊,竟然改变方向朝这边急速冲来。 “吼!” 北极熊被这个渺小的生物激怒,也四肢着地朝他冲去。这里是北极,是它的地盘。它不允许有任何生物在这里挑战自己的权威。 看到狂怒的北极熊,这名白人嘴角反而勾起一丝弧度。他身体骤然加速,肌肉周围竟然发出“劈哩啪啦”的声音。一人一熊,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狠狠撞击在一起。下一刻,体积庞大的北极熊竟然静止在原地。而白人速度不减,竟然从北极熊尸体中横穿而过。 直到白人冲出十多米距离之后,北极熊尸体才轰然倒地。尸体周围血肉横飞,支离破碎。 短短一瞬间,北极熊就被完全撕成了数块。 “嘀嘀嘀。” 正在这时,白人口袋中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之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白熊,有新任务。” 白人不满地嘀咕了一声:“我正在休假,请不要打扰我。” “你会喜欢这次任务的。这是一次高手的盛宴。” “好。地址、目标。” …… …… 天柱山下,众人正关切地围着杨翠花等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张兰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心有余悸道:“真是吓死我了。还好你们都没事。” 众女心中感动,纷纷让众人放心。 这时,牛叔把林大宝拉到一旁。他指着不远处一个老人家,小声说道:“大宝,他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导演?他刚好看到塌方事情,非常生气。他说我们是豆腐渣工程,是给电影事业抹黑。” 牛叔停顿了一下,唉声叹气:“他说原本准备在这里拍电影的,但是现在对你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