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强者的游戏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四十九章:强者的游戏

还有谁。 林大宝的声音不大,语速也不急不缓。但是落在杜老九等人耳中,却如同冬日的炸雷一般,几乎将耳膜震碎。他们不自觉汇聚在一起,警惕看着林大宝。 车龙的尸体就在他们旁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众人心中胆怯,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九章先生竟然这么霸道,出手就将车龙捏死了。 一名半步宗师,就这样死了。孙钟达身体瑟瑟发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车龙是他用大价钱请来的头号打手,几乎是他青虎帮纵横称霸江中市的根基。正是由于车龙这名半步宗师的存在,所以那些仇家才不敢向自己报仇。但是现在,这名头号打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没了。他甚至可以想象,这消息传到江中市以后,那些仇家会如何向自己报仇。 林大宝似乎猜中了孙钟达的想法,偏头对楚若水笑道:“青虎帮的半步宗师死了。江中市应该会有不少人对这个消息感兴趣吧?把消息放出去,让他们欠我们一个人情也不错。对了,就说青虎帮老大在海西市,欢迎他们来接人。” 楚若水会意,马上点头:“明白了,马上去办。” 孙钟达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林大宝目光扫向左手哥,淡淡道:“你就是青帮左手哥?胡磊的手筋是你挑断的吧?” 滚烫的汗珠从左手哥的额头上滚落下来。他脸皮抽动了几下,压住恐惧挤出笑意:“九章先生,你叫我左手就可以了……” 林大宝右手虚抓。只听得“咔嚓”一声,左手哥捂着右手手腕尖叫起来。他惊恐的目光望向林大宝,惨叫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大宝呵呵笑道:“帮你改了名字,你以后可以叫左右手哥了。” “师兄!” 任山脸色大变,冲上前去扶住左手哥。他略一检查,表情马上变得狰狞起来:“你竟然断了他的右手手筋!” 林大宝摇头,一本正经说道:“纠正一下,不仅仅是手筋。右手的血管和关节组织全部都断了。看来得抓紧时间去截肢才行。” “扑街仔,我干你老母啊!” 左手哥一口港台腔,鼓起勇气向林大宝冲来。林大宝脸色一冷,身体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左手哥身前,对准他的左右脚踝猛地踩去。 “咔嚓。” 又是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左手哥只觉得脚踝有剧痛传来,几乎让他昏厥。他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脚踝竟然已经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显然已经断了。 林大宝摇头叹气:“看来以后,你只能叫四肢哥了。” “九章先生,这样不太好吧。” 任山将左手哥扶到一旁,对林大宝沉声说道:“我们已经认输了,你竟然还出手这么重。” “认输?” 林大宝惊讶,似笑非笑道:“拜托,我们是黑社会哎,难道认识就可以了?你当自己是在奥运会比赛啊?” “如果认输有用,为什么胡磊的手筋会断了?” “如果认输有用,为什么郭利宏会被你们打成这样?” “如果刚刚若水认输,你们会放过她吗?” 林大宝摇头叹息,缓缓道:“从你们踏入海西市那一刻起,你们就应该知道后果。这是强者的游戏,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林大宝的语气平淡,甚至还有些苍凉。但是任山等人却在林大宝的话中听出了杀意。这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藐视,生杀予夺的权力。 任山心中没来由出现一丝苦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几年,他们在西江市何尝不是这么做的呢。只是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变成了鱼肉。 他深吸一口气,对林大宝拱手道:“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九章先生,不管你要什么理由,我都可以答应。我们是青帮的人,还请九章先生可以手下留情。” “我是洪门的。” 杜老九闻言,连忙也凑了过来:“我是洪门洛杉矶分舵的外门弟子……” “咻!” 杜老九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出去,然后撞在二楼的脚手架上。一根尖利的竹竿将他胸口刺穿,血液滴答滴答流了一地。 他眼睛没有闭上,保持着生命最后时刻的震惊状态。直到临死前,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林大宝会一言不发就对自己下了杀手。 “咕咚。” 任山艰难吞下一口口水。他没有想到,杜老九竟然就这么死了。堂堂一位半步宗师,就这样被结束了生命。 林大宝淡淡道:“楚若水是我的女人。敢对她动手动脚的人,就是这个后果。” 一旁的楚若水,脸上浮现出两片羞红,紧紧依赖在林大宝身旁。 “砰!” 突然有枪声响起,一枚子弹呼啸着向林大宝头部射来。林大宝发出一声冷笑,手掌如同闪电般探出。下一刻,这枚子弹就被林大宝抓在了手心。 “哐当。” 笑面虎孙钟达双手发软,手枪掉在地上。他张大嘴巴,但是却发不出声音来。他一直以为徒手接子弹是电影中才有的情节,想不到竟然是真事。 林大宝把玩着手里的子弹头,淡淡道:“想杀我,用巴特雷重狙还差不多。这种小口径的手枪就不用拿出来献丑了。” “宗……宗师!” 任山见到这一幕,终于失口惊呼。可以徒手将手枪子弹接住,这已经是宗师境界才能做到的事情了!除非是那种重型狙击枪,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伤害! 海西市才死了一名宗师余化龙,想不到这么快又有新的宗师出现了。 “我不会杀你。你的仇家太多,我会把你交给他们。到时候他们会怎么对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林大宝将子弹头随手丢掉,淡淡说道。而后,他偏头望向任山,道:“好了,已经解决两名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任山不由自主往后退去,然后鼓足勇气说道:“希望九章先生看在青帮的面子上,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 林大宝露出些许好奇:“青帮很牛逼?” 左手哥突然歇斯底里嚎叫起来:“对!我们是青帮的内门弟子!你要是敢动我们,我们青帮肯定会来替我们报仇的!” “师兄,别乱说话!” 任山顿时面无血色。他望向林大宝,马上露出绝望神情:“这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