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药王貂的屎盆子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四十三章:药王貂的屎盆子

众女在林大宝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她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没有穿衣服……白花花的身体在林大宝身边晃动,让林大宝的身体一下子又有了反应…… “大宝你讨厌!” 蒋秀娜看到林大宝的身体变化,顿时脸红到了耳朵上。她半捂着眼睛,对众女告状:“你们看大宝……” 众女眼睛扫过去,顿时各个都变得呼吸急促起来:“大宝,你这个臭流氓!” “你还说昨晚没有干坏事!” “就是就是!现在还想耍流氓!” “……” 众女面红耳赤,齐声对林大宝谴责道。但同时又觉得好奇,时不时偷眼看着林大宝的身体。只有舒薇作风火辣,腻在林大宝身边暧昧道:“大宝,这么久没见了,我还没吃饱呢。” “这个骚蹄子……” 众女闻言面红耳赤,但同时却又有些小期待,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昨晚大家都睡得迷迷糊糊,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早上,这种暧昧的氛围…… “等等!” 林大宝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三步两步就冲到门口。他猛地拉开门,看到一道白影从眼前闪过,往楼下窜去。 林大宝沉下脸,呵斥道:“回来!” 药王貂只好灰溜溜、慢吞吞地沿着楼梯爬上来。它小爪子还抓着小黑蛇的尾巴,将它一路拖着…… 众女此时已经穿好衣服,狐疑看着林大宝。 林大宝拎起药王貂,把它扔进房间中。苏梅连忙把药王貂抱起,对林大宝道:“大宝你别这么粗鲁,药王貂都被你吓到了。” 药王貂睁着无辜的眼睛猛点头。它指指自己胸口,然后使劲拍了拍,意思是自己很害怕。 林大宝哭笑不得,指着药王貂骂道:“你还会怕?你老实交待,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药王貂小爪子抱在胸口,仰头望天,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 众女见状,又对林大宝埋怨道:“大宝,你就不能跟药王貂好好说话吗?它都被你吓到了。” 林大宝摇头叹气。药王貂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了,没错都走曲线救国的路线。它知道林大宝拿这些女人没办法,于是每次犯错就去讨好众女。每当林大宝想要责罚它的时候,它就去找苏梅等人撒娇…… 堂堂一直宗师境界的灵兽,竟然要靠撒娇卖萌来求生……林大宝每一次想起来,都是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愤慨。 苏梅将药王貂抱在怀中,安慰道:“放心,有我们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药王貂猛点头,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 林大宝哭笑不得,对苏梅道:“你都不知道它昨晚做了什么,就这么袒护它?等你知道真相,估计会把它打死……” 苏梅扫了林大宝一眼,淡淡道:“昨晚的事情是某人自己做的,早上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竟然还想推脱到药王貂身上。” 众女连连点头,纷纷七嘴八舌开始教训起林大宝。林大宝听得一阵头大,又把药王貂拎起来:“再问你一次,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王貂一脸无辜的表情。 “不说的话,以后就别想吃鸡腿了。小黑蛇,你来说!” 小黑蛇是天柱山巫皇大阵阵灵,虽然已经进化出灵智,但依旧还处于非常“耿直”的阶段。它听到林大宝询问,于是尾巴甩了甩,就准备在纸上画出来。 药王貂一看,连忙从林大宝怀中跳下。它拎起小黑蛇的尾巴就把它砸在地上。然后它纵身一跃,坐在小黑蛇的身上,对它指指点点。 林大宝冷笑一声,心中明白大半。他慢悠悠说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小黑蛇提前说出来的话,你的鸡腿就统统给它吃。” 小黑蛇一听,顿时眼睛都亮了。它身体一扭就把药王貂掀翻,然后飞快在纸上画起来。众女连忙上前,围在周围嘀嘀咕咕道:“这画的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药王貂,它把大宝拖到我们房间来了。” “你们看,这是不是在脱大宝的衣服?” “哈哈,还真是呢。大宝睡得就跟死猪似的。” “……” 林大宝一头黑线,狠狠瞪了药王貂一眼。没想到药王貂又把小黑蛇扔开,自己手舞足蹈比划起来。林大宝边看边问道:“那苏梅她们身上的衣服是谁脱的?” 药王貂指着房间的空调,然后又抱来遥控器。 苏梅惊讶道:“你是说,你把空调温度开到最大,然后我们热起来以后自己脱的?” 药王貂猛点头,得意洋洋指着自己脑袋,意思自己是不是很聪明。 苏梅等人目瞪口呆。这小家伙……何止是聪明啊,简直都成精了。 林大宝继续铁青着脸问道:“那床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这时小黑蛇叼着一只死鸡,慢慢爬进房间…… 众女看看死鸡,又看看床上……这下倒好,真的水落石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众女心中反而觉得有些失落…… 林大宝一手拎着小黑蛇,一手拎着药王貂就往外走:“竟然还学会往我身上扣屎盆子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众女一愣,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何青青最先反应过来,追着林大宝就跑了出去:“林大宝你给我站住,你骂谁是屎盆子呢!” …… …… 海西市,黄杨镇。 黄杨镇位于海西市的北边,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这里是四市交界位置,西南边就是海西市。南北方则分别是南江市和北江市。东边有一处又和省会江中市交界,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不过黄杨镇的战略位置虽然重要,经济却依旧非常落后。这里土地十分贫瘠,村民们也只能靠外出打工谋生。不过这半年时间,海西市的经济发展很快。很多头脑灵活的黄杨镇居民已经回到家中,准备大干一场。 整个镇子上,处处洋溢着热火朝天的积极氛围。 除了郊区的一间地下赌场。 此时,临近四市的帮派老大齐聚黄杨镇这间赌场中,正在谈判海西市问题。胡磊单枪匹马,大马金刀坐在中间位置。面对着这些心狠手辣的帮派大佬,竟然毫无惧色。 “啪!” 突然,一个满是纹身的壮汉将手中的茶杯狠狠摔向地面:“谈不拢?谈不拢就打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