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有点眼熟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二十九章:有点眼熟

霍利德盯着林大宝,狞声笑道:“这两天时间,我们杀死了六名华夏国拳手。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听到你们华夏人在擂台上的惨叫声。这简直是最好的催情药,能让我在铁笼中获得最大的快感。” 跟在霍利德身后的几名拳手,顿时也狰狞大笑起来。林大宝的对手,那名巴西柔术高手贝拉斯科也猖狂对林大宝道:“我今天已经杀死了两名华夏拳手。下一个就是你!我会让你在铁笼中感觉到真正的绝望的。” 林大宝原本已经离开,闻言又返身回来,对贝拉斯科淡淡说道:“我,会把你的屎都打出来。” “接下来对战双方是面具侠和巴西柔术高手,贝拉斯科!” 门外的铁笼中响起了主持人兴奋的声音:“面具侠,是我们最神秘的拳手!他曾经三拳就打死了对手,甚至被称为是小三拳!而贝拉斯科,是我们真正的巴西死神。他的巴西柔术,堪称是死神的镰刀。他今天已经在铁笼中取得二连胜,即将挑战三连胜!” “他们两个人狭路相逢,到底谁能获胜!大家快下注吧!” 主持人的声音如同一根火柴,彻底引爆了现场的氛围。观众们都疯狂嘶吼着咆哮着,将筹码压在各自看好的对手身上。由于贝拉斯科今天已经二连胜,下注的人数远远高于林大宝。 “停止下注,让我们见识两位高手的对决吧!” …… …… 雷卫胜的办公室中。 雷卫胜的办公室前是一块巨大的玻璃,可以清晰看到下面铁笼格斗的场景。赵燕关站在玻璃前,双手抱在胸口一言不发。他眼睛死死盯着下面的格斗,似乎若有所思。 宁致武百无聊赖地走到他身旁,调侃道:“看啥呢?难道你也想去下注玩两把?我告诉你,这种东西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保证让你输得连底裤都不剩。” 赵燕关摇头,一本正经道:“你们也来看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哎哟,赵家木头终于开窍了,也有感兴趣的娱乐活动了?” 宁致武大声调侃起来。他顺着赵燕关的视线望去,看到最近的一个铁笼中,两名拳手正在进行生死对决。其中一名是倭国刀客,手中一柄武士刀滴水不漏。而他的对手则是一名戴着眼镜的华夏国男子。他身材并不高大,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有点像老师。倭国对手持刀,但是他却赤手空拳,而且招式非常单一,来来去去就只有三招拳法。 两人打得你来我往,不可开交。 宁致武盯了一会儿,突然沉声说道:“有点意思。” 江红绛等人见状,也走上前来。几人并排站在玻璃前,目不转睛盯着铁笼中李三拳和那名倭国选手。倭国选手的刀法十分精妙,攻防皆备,毫无破绽。刀光如雪片挥洒在周围,但却勃发出层层杀意。李三拳赤手空拳,身上也伤痕累累。但是他眼中的战意却更加高涨,一次又一次主动出击。 突然,倭国选手刀光中露出破绽,几乎一瞬即逝。 李三拳马上欺身而上,天地鬼神三拳如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三拳之后又复三拳,再复三拳。几轮之后,这名倭国选手身体被砸向地面,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噗通!” 李三拳力竭,双膝一软半跪在地上。他衣衫褴褛,身上满是伤痕,几乎惨不忍睹。李三拳的短板就是没有兵器,因此在对上这名倭国选手的时候非常吃亏。尤其是这一次,有数次几乎濒临死亡边缘。但是强大的战斗意识发挥作用,在李三拳抓住时机,扭转了占据。 “李三拳,获胜!” 主持人情绪激动,吼叫着宣布道。台下的观众顿时发出阵阵嘶吼,疯狂挥舞着手中的钱,为李三拳欢呼。 “你们怎么看?” 赵燕关等人几乎是屏住呼吸,看完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格斗。赵燕关扭头望向宁致武等人,正色说道。 宁致武一愣,反问道:“什么叫怎么看?” 赵燕关再问:“如果你们在铁笼中遇到这两个人,胜率如何?” 宁致武认真沉思了片刻,摇头苦笑道:“我可能会死。别说是那名李三拳,就连那名倭国刀客都够我喝一壶的。” 江红绛的脸上也露出少有的凝重:“我也一样。或许我的境界比他们高,但是战斗意识和经验完全不如他们。如果真的生死相搏,这一点就是致命弱点。” 余娜更是苦笑道:“别说是他们俩了。这里大部分拳手我都打不过……” 赵燕关缓缓点头,正色说道:“你们说的没错。在生死格斗中,战斗意识和经验太重要了。我想这就是林教官今天让我们来的意义。他想让我们明白自己身上存在的不足。” 赵燕关略有遗憾道:“如果不是有军衔在身,我都想下去玩两把了。” 宁致武一愣,连忙劝阻道:“这可不行。咱们昆仑小队也是有规矩的。你身为昆仑小队的副队长,怎么能去打黑拳呢。这要是让师父知道,估计会扒了你的皮。” 赵燕关笑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你放心,军队的纪律我比你们明白。我不会让林教官难做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而已。这种铁笼格斗,确实是提高战斗意识和战斗经验最快的途径。” 众人也点头称是。 “那个……你们看那边……” 突然,余娜开口说道。她手指向不远处一个擂台,皱眉说道:“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众人连忙顺着余娜的目光望去。那边的铁笼中,两名拳手此刻激战正酣。一名身材高大的外国人是柔道高手,看起来十分难缠。而他的对手更加奇怪。他脸上带着葫芦娃的面具,拳法招式倒是跟之前的李三拳有点像。 众人认真看着那边,沉默不语。偌大的办公室中,此时竟然变得十分安静。片刻后,宁致武终于打破沉默,骂骂咧咧道:“这特码的……那叫眼熟啊。这明明就是我师父啊。他以为戴个葫芦娃的面具,我们就不认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