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退休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二十五章:退休

何坤:“这特码的……” 一挺重型机枪架在越野车顶,黑黝黝的枪口杀气腾腾对着这边,视觉冲击力极大。何坤手里那支小手枪,此时就像小孩儿玩具似的,十分可笑。 何坤毫不怀疑对方的武器是假的。这是一种多年行走在死亡边缘,刀锋舔血的直觉。这种直达内心的恐惧颤栗感觉,是一件仿真玩具根本无法带来的。 宁致武操控着手里的遥控器。重机枪在他的指挥下改变方位,遥遥对准何坤。宁致武嘿嘿笑道:“来啊,我们互相伤害啊。” 何坤:“……” 这特码的是互相伤害吗?明明是你丫单方面欺负人好吗!何坤此时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群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啊,竟然连这玩意儿都能搬出来?雷卫胜这几年一直都规规矩矩在五里庄打理赌场,什么时候认识这群变态了? 现场捉对厮杀的场景,在重型机枪出现之后终于也彻底平复。那些小混混都满脸呆滞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有人看看手里的铁棍,又看看那挺重机枪,然后“哐当”一声把铁棍扔到地上。这特码的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战斗啊。就好像一群野蛮人正拿着石块、树枝准备打群架,可是突然就看到对方竟然掏出了一把机枪…… 自己才刚刚出新手村,对手竟然是经验满级一身极品装备的大BOSS了?这还怎么玩? “咕咚。” 何坤艰难吞下一口口水,声音沙哑说道:“诸位,你们到底是谁?” 宁致武脸上挂着一丝轻笑,答道:“现在知道问我们是谁了?你刚刚不是很牛吗?” 何坤:“……老子一开始就问了,是你们自己不说好吗?” 他正色说道:“我在燕京城还有点薄面。西城的秦局长是我拜把子大哥。诸位,咱们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西城秦局长?” 宁致武对赵燕关挤眉弄眼:“老赵,你认识不?” 赵燕关摇头,闷声道:“不认识。局长级别的,没有资格进我们家大门。” “我们家也是。” 宁致武笑笑,转头望向江红绛:“红绛你呢?” 江红绛妖魅地“咯咯咯”笑了起来:“宁致武你少恶心人。局长级别的没资格进你们宁家的大门,难道就有资格进我们江家大门了?” 何坤在一旁听到他们的对话,只觉得全身上下一股寒意袭来,就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这几位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局长级别的官员,连进他们家的门的资格都没有? 要知道燕京城的局长可不比其他城市。燕京城是一国国都,国之命脉所在。这里的一位实权局长,如果外放其他省份的话,足以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 何坤仔细品味这些年轻人的话。赵家、宁家、江家?燕京城里敢自称家族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燕京城顶级豪门。而赵、宁、江三家,更是豪门中的豪门,绝对是位于权力巅峰的那群人。 突然,何坤的脸色剧变。他曾经在传闻中听过赵、宁、江三家的核心子弟。其中赵家继承人叫赵燕关,性格古板冷静,据说是华夏国最有前途的军人。宁家继承人宁致武,则是一名玩世不恭的二代,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捣鼓车子和机械,被成称车痴。其中特征最明显的则是江家女子江红绛。江红绛行事风格乖张,是出了名的妩媚妖娆。 这些传闻中的消息,与今天这三个人的特征完美契合在一起! 何坤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这三个家族是真正的巨无霸,是站在燕京城顶峰的人。自己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啊。甚至连自己那位拜把子大哥,在他们面前连渣都不算。 雷卫胜什么时候跟这种大家族攀上关系的。 宁致武看到何坤的脸色变化,调笑道:“哎哟,看来是猜出我们的身份了?” 何坤艰难点头,道:“各位,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希望你们……” “无冤无仇?” 宁致武翻脸比翻书还快,破口大骂道:“他娘的,你不是说要让我们在燕京城无立足之地吗?还有脸说无冤无仇?” 何坤苦着脸道:“当时你们也没说自己的身份啊。” 江红绛“咯咯咯”笑了起来:“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我们三个,你就可以让他在燕京城没有立足之地是吗?好霸气啊,这种话连我们都不敢说。” 何坤心中大骇,一言不发。 林大宝朝众人挥挥手。宁致武等人见状,马上就站到了林大宝身后。何坤的眼皮忍不住跳了跳,没想到这几个杀神竟然会这么听这名年轻人的话。他飞快在脑海中搜索这名年轻人的身份特征,可是却一无所获。 林大宝淡淡道:“何爷,我再说一次,何淼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从九唐俱乐部离开的时候,何淼还是活蹦乱跳的。” 何坤连连点头:“明白明白。是我被人挑拨,冤枉你了。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做东,请诸位一起吃饭?” 眼前这个局面,就算何淼真是林大宝所杀,何坤也半点报仇的心思都没有。儿子,死了一个可以再生。但如果得罪了这几个大佬,自己的小命恐怕就没了。 林大宝摇头:“吃饭就算了。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咱们还是得说道说道。你不由分说砸了雷爷的场子,总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对吧。这要是传出去,雷爷还有什么脸面在道上混。” 何坤略一沉思,点头苦笑道:“我明白了。这位老大,你看这样行不行。从今往后,我保证不再插手赌场和拳场的生意。五里庄这块地盘,我何坤保证碰都不碰。” “就这样?” 林大宝脸上似笑非笑,淡淡道:“何爷,你这是打法叫花子呢?不是我们看起来太好说话了。” “哗啦啦!” 越野车上的重机枪拉开枪栓,杀气腾腾对着何坤。 何坤脸色煞白,连忙追问道:“那你们想要什么赔偿?只要我做得到,保证义不容辞。” “那就好。” 林大宝放声大笑起来,“何爷,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