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一代高人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二十二章:一代高人

雷卫胜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干笑两声道:“何爷,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大哥,想要我的命还不简单。只要你开口,我保证把小命双手奉上,不用你专门跑一趟。” “哐当。” 何坤将一柄匕首扔在雷卫胜面前:“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雷卫胜眼神闪烁,从地上捡起匕首。他抽出匕首,淡然说道:“何爷,你要我的命是小事。但就算是死,何爷你也应该让我死的瞑目。是不是有小人挑拨了我们的关系,让你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误会你老母啊!” 何坤是南方人,抄着一口港台腔。他猛地站起来,从人群中揪出一个人摔在雷卫胜面前:“告诉他,何淼是怎么死的!” 雷卫胜也缓缓起身,满脸震惊:“你说什么,何少死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昨天还见过他!” 那名手下从地上爬起来,哆哆嗦嗦说道:“何少死了。据九唐俱乐部的人说,何少是被面具男杀死的。那个面具男是雷爷你介绍给何少的……” “面具男杀死了何少?” 雷卫胜脸上阴晴不定。面具男就是林大宝,也就是说林大宝杀死了何淼?虽然昨天晚上林大宝确实说过,要扶持自己当上燕京城黑道魁首,但是雷卫胜却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竟然会这么快。 至于林大宝为什么要杀死何淼,雷卫胜倒不觉得奇怪。何淼胆大包天,竟然想要绑架柳乔伊。这是林大宝的逆鳞,死不足惜。 只是雷卫胜不知道,事实上何淼是被段子阳亲手杀死的。虽然白天胡秘书给了双方台阶下,让双方都可以就此罢手。但是这并不代表段子阳会善罢甘休。他杀死何淼,就是想要刺激何家,出手对付雷卫胜和林大宝。 这是属于燕京城地下世界的纷争,就算闹出了人命也跟段家无关。毕竟这些地下世界的人做事可没有什么原则可言。林大宝万一那天走在路上被人打了黑枪,也只能自认倒霉。 雷卫胜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名面具男可不是我介绍给何少认识的。是何少看到他打拳,硬要我帮忙介绍的。何爷,你也知道地下拳场的规矩。我跟这些打黑拳的人,可没有任何关系。” 何坤闻言狞笑起来:“这种鬼话骗骗外行人还差不多!雷卫胜,当初我好心收留你,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白眼狼!早知道当时我就应该一枪毙了你!” 雷卫胜脸上也露出些许怒气,沉声道:“我敬重你是前辈,叫你一声何爷。难道你还真的以为对我有多大的恩情?当初我在你手下做牛做马,出生入死。可是你呢,却担心我会抢你的位置,把我扔到五里庄这个鬼地方。要不是我自己把赌场和拳场做出来,现在估计早坟头草都三尺高了吧。” “当初以为你撑不了几年的,没想到竟然还把赌场做起来了。要不然看在你还算听话的份上,前两年就弄死你了!” 何坤脸色铁青,狞声道:“没想到你竟然敢对何淼下手!今天我不弄死你,我把头砍下来给你当球踢!” 说着,何坤朝身后挥了挥手。昏暗的赌场中顿时灯光大亮,将赌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而赌场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入了打手。他们手里拿着裁纸刀、铁棍等武器,气势汹汹朝这边走来。 雷卫胜扫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何坤这次是有备而来,竟然带了这么多人。而雷卫胜更加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不声不响把这么多人藏到赌场中。 自己赌场中的手下根本没有几个。地下拳场里的拳手,更是跟自己没有半点隶属关系,显然也不会掺和到这种事情里来。 雷卫胜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林爷啊林爷,这下可真的被你害惨了。” 何坤狞笑道:“当初我可以把五里庄给你,现在同样可以收回来!城西,还是我何家的天下!” “上!” 何坤一声零下,这些打手马上就冲了上来。何坤这次几乎倾巢出动,将身手好的人都带来了。而且在来的时候他还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一个人活着离开赌场。 “干丫的!” 雷卫胜一咬牙,带着几名手下也冲了上去。一波冲击之后,众人就被何坤手下打散。雷卫胜被四五个人围攻,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他靠在墙角,双手各持一把西瓜刀,气喘吁吁吼道:“谁敢上来!” 几名打手见到雷卫胜凶悍的模样,顿时也有些心虚。他们互相看看,竟然不敢冲上前去。 “废物!” 何坤一脚踹翻一名手下,夺过他手里的裁纸刀就走了上去。他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多,满脸横肉,身材十分魁梧。在快要接近雷卫胜的时候,何坤突然躬身一个加速猛地冲了上去,竟然爆发出与提醒完全不符合的敏捷。刀光闪过,雷卫胜手中的西瓜刀已经脱手飞出。而雷卫胜小腹中刀,半跪在何坤面前。 鲜血不停从伤口中流出。 何坤将刀架在雷卫胜的脖子上,狞声道:“去死吧!” 冰冷的西瓜刀高高扬起,泛着死亡的气息。雷卫胜脸上露出一丝哀伤,闭着眼睛苦笑道:“林爷啊,你这是坑队友啊。” “等等!” 正在这是,赌场中竟然响起了一丝嘹亮的声音。接着,一道聚光灯束从二楼照射下来,堪堪照在何坤身上。饶是何坤也忍不住停下动作,皱眉望向声音方向。一个负手站在聚光灯前,一脸高深莫测,居高临下看着众人。 二楼开着窗,冷风虎啸而过,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宛如一代宗师降临。 何坤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正色问道:“楼上是哪位兄弟。何家在处理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楼上有脚步声传来。这位高人负着手,沿着楼梯缓缓朝这边走来。他脚步极慢,一步一步似乎契合着众人的心跳,仿佛踩在众人的心头。 甚至有人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将西瓜刀放在身后。他们吞了口口水,目不转睛看着这位高人越走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