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赌场变故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二十一章:赌场变故

林大宝带着换上便装的赵燕关、宁致武等人,分乘三辆车直奔雷卫胜的地下拳场。 宁致武一边开车,一边向林大宝问道:“师父,你到底带我们去哪啊?神神秘秘的。” 林大宝神秘一笑:“到了你们就知道了。总之你记住,那是个好地方。” 宁致武唉声叹气:“师父我书念的少,你别骗我。瞧你笑的这模样,我心里真是不踏实。” 江红绛一边涂指甲油,一边妖魅冷哼一声:“哼!你要是敢耍我,有你好看的。” 林大宝只觉得后脑勺一阵发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 …… 五里庄,雷卫胜地下拳场中。 现在是晚上七点多,月黑风高,空气中还带着刺骨的寒意。位于燕京城城乡结合部的五里庄,此时却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在附近工厂上班的人们早早下班,趁着夜色尽情放松。台球室、网吧、KTV甚至是小旅馆,处处都人满为患。 雷卫胜的地下赌场位于五里庄最核心位置。以往这个时候,一直都是赌场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但是今天赌场和拳场却大门紧闭,几个叼着烟的混混靠在门边,吊儿郎当看着来往行人。如果有行人靠近这里,就会被他们毫不客气驱赶。 不寻常! 常年住在五里庄的人们,早已在空气中闻到了不寻常的气味。有好事者甚至已经两两三三在附近聚集,随时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来文龙搂着一个美女来到赌场门口。还没等他站稳脚步,马上有一名混混上前,吊儿郎当道:“今天赌场不营业。” 来文龙闻言一愣:“不营业?怎么可能!雷爷不是说这个赌场365天常年营业的吗?” 对方蔑笑道:“雷爷?他能不能活到明天还说不定呢。” 来文龙马上来了精神,靠近他小声问道:“哥们,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滚蛋!” 对方狠狠瞪了他一眼,骂道:“再跟老子废话,老子弄死你。” 来文龙的女伴马上不爽说道:“你算老几啊,凭什么跟我们这么说话。龙哥,你不是说你在这一带很吃得开吗?” 来文龙咳嗽一声,马上板着脸说道:“哥们,你新来的吧?你知不知道我老大是谁?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来文龙在这一带……” 混混吐了口口水,撩起衣服下摆,露出插在腰间的匕首。 来文龙马上一愣,面不改色:“我来文龙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好手艺!我的龙哥牛肉面远近驰名,量大美味。这位老大,这是我店里的打折卡。你要是来我店里消费,保证给你打骨折……哦不对,打五折!” 说着,来文龙把一张打折卡塞到他手里,然后拉着女伴横穿马路,飞似的跑了。 这名混混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将打折卡随意扔掉,骂道:“神经病!” 这名美女被来文龙拉得着乱跑,规模宏大的胸脯上下抖动,几乎要从衣服里蹦跶出来。她挣脱来文龙的手,气喘吁吁不解道:“龙哥你跑什么啊!你不是说你在五里庄可以横着走吗?” 来文龙面不改色,一本正经道:“我们刚刚不就是横着从马路走过来的吗?你要是不信,咱们可以再横着走一次。” 美女顿时一愣,他喵的可以横着走是这个意思吗? 老娘虽然书念的少,但是你这也太低估老娘智商了吧! 她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踩着高跟鞋就走。原本还以为在五里庄找了个大哥呢,想不到竟然是个屌丝。这下倒好,一点儿便宜没占到,还被他白睡了两天。甚至这两天住酒店买套套都是自己出的钱。 来文龙在她身后大声叫道:“你干啥去啊?我老大真的很厉害的,不骗你。” 美女转过身,指着他破口大骂:“装,你他妈的继续装!你老大要是很厉害,我跪下来管你叫爹!真是晦气,被一个屌丝白操了两天!” “切,鼠目寸光。” 来文龙望着美女离开的背影,满脸无所谓。他从路边小店买了一包烟,拆开后扔给老板一根,然后好奇问道:“老板,今天赌场里发生啥事了?为什么不关门啊?” 小店老板乐呵呵点上烟,神秘兮兮说道:“哥们,不是本地人吧?这赌场里面出大事了。” 来文龙连忙追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店老板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何坤何爷,你听说过吧?” 来文龙连忙点头:“听说过啊。何爷是燕京城城西的老大,听说雷卫胜雷爷曾经也是他手下呢。” 小店老板冷笑一声:“那是以前!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何爷带人封了雷爷的场子,听说是来给他儿子报仇的。你想想,何爷是什么势力。雷卫胜又是什么地位。我估计雷卫胜今天这道坎困难过不去了。” “明白了。” 来文龙朝他笑笑,然后转身离开。他走出小店,蹲在路边嘀咕道:“老大似乎跟雷爷有点关系啊。我是不是该通知他一下?” “不行!他们是神仙打架,屁民遭殃。我这种小虾米,还是别去凑热闹了。” “来文龙!你丫也太没义气了!那天在赌场里,老大带你赢了这么多钱。后来雷爷也对你客客气气的。今天雷爷出了事情,你竟然想置身事外?” “他妈的,拼了!” 来文龙起身,扬手就给自己扇了一耳光。他掏出手机,飞快给林大宝拨通电话…… …… …… 地下赌场中。 原本应该无比喧闹的地下赌场,此时竟然十分安静,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见。巨大的赌场中灯光昏暗,气氛异常压抑。在赌场中间的空地上,两拨人正在对峙。众人一言不发,紧张的情绪如同绷直的琴弦,稍不注意就会断成两截,擦枪走火。 片刻后,雷卫胜爽朗的声音响起来:“何爷,你想来赌场坐坐,我随时都欢迎。但是这架势,好像有点大啊。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呢。” 在雷卫胜对面,坐着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他脸色铁青,狰狞道:“没错,老子今天就是来砸场子的!我不但要砸场子,还要你雷卫胜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