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一刀两断 - 春野小神医

第八百一十六章:一刀两断

“嗡!” 苏图手中的高尔夫球杆突然发出蜂鸣,急剧颤抖起来。苏图紧紧抓着高尔夫球杆,竭力想要控制住它。但是没想到高尔夫球杆竟然诡异变向,重重砸在苏图的额头上。 苏图的额头被砸出一个豁口,顿时血流满面。他用手一抹,看到满手的鲜血之后更是呆若木鸡。他厉声尖叫起来:“血!都是血!” 林大宝一挥手,苏图便倒飞出去,头重重磕在花坛上昏死过去。 “你!” 左莫大怒,右手青筋暴起,逐渐加大力气。苏梅喉咙被他握住,此时脸色涨得通红,剧烈咳嗽起来。她双手抓着左莫的手腕,凄苦笑道:“苏图是苏家的人?难道我就不是?他受伤了,你要用我出气?” 左莫声色俱厉:“大少爷是苏家的希望!你凭什么跟他比。” 他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狞声道:“我再说一次,马上自废双手!要不然我要她的命!” 林大宝脸色平静,望着苏梅认真道:“现在对苏家死心了吗?” 苏梅点头,嘴角挤出凄惨笑容:“从今天起,一刀两断。” “好。那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林大宝长长呼出一口气,望着左莫和齐横江认真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现在放手,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 “呼……” 空气中突然刮起了寒风。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此时却飘来了数朵乌云。乌云遮住太阳,仿佛黑夜提前来临。周围的温度也迅速下降,几乎将空气都凝固住了。 “咳咳咳!” 有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嘀咕道:“好冷啊。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大晴天吗?” 左莫和齐横江的脸色也愈加难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却依稀可以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特别是空气中那股威压如泰山压下,让他们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装神弄鬼!” 齐横江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他右手成爪,抓向柳乔伊的脸颊:“既然她是大明星,我就让她毁容!” “咔嚓!” 齐横江右手五个手指传来清脆的骨裂声。接着,五个手指都诡异地往外翻,竟然与手背贴平。齐横江先是一愣,而后才感觉到五指连心传来的剧痛。他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吼道:“我的手!” “我要杀了你!” 齐横江厉声惨叫起来。他最拿手的功夫就是鹰爪,几乎倾注了半身心血。没想到现在手指竟然断了,就等于毁了他最大的倚仗。 此生宗师无望! 林大宝往前踏出一步。他脚步很轻,但落地声却极重。只听得“咚”得一声,就仿佛大地都抖了三抖。齐横江胸膛中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就仿佛受到了共振。齐横江原本怒发须张、张牙舞爪,可突然间他就安静下来,甚至是失魂落魄。他痴痴呆呆看着林大宝,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柳乔伊连忙跳出来,躲在林大宝身后。她看看正蜷缩在地上的齐横江,不解问道:“大宝,他怎么了?” 林大宝耸耸肩膀:“不知道,可能是失心疯吧。” 他重新迈步向左莫走去,仿佛是自言自语道:“我原本敬你是苏梅长辈,想以礼相待。没想到你这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竟然对苏梅下手。苏图是苏家的希望?呵呵,所谓的燕京城豪门,也不过如此。” “苏梅与你们苏家一刀两断,这才是你们苏家真正断绝了未来。” 林大宝隔空一巴掌拍出,透明的空气竟然出现了一连串气浪。只听得“啪”的一声,左莫的脸颊上骤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这一巴掌力道巨大,几乎将左莫身体掀翻在地。 “怎么回事!” 左莫使劲甩甩头,这才勉强清醒。他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心虚呵斥道:“你敢暗算我!” 林大宝冷笑一声:“区区一个半步宗师,也值得我暗算?我隔空打你,是怕脏了我的手!” 话音落下,林大宝再次隔空一巴掌甩出。左莫只觉得一股霸道的力量袭来,身体竟然无法保持平衡。他往旁边踉跄了两步,厉声吼道:“是你逼我的!” 他动了杀心,右手猛然用力,朝苏梅的喉骨捏去。但是没想到右手竟然失去了知觉。他连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腕竟然被人斩断,手掌早已落在了地上。 对方速度极快,那一瞬间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感觉。 “啊!” 左莫抱着手腕厉声惨叫起来。八卦掌八卦掌,现在只有八卦没有掌! 苏梅回到林大宝身旁,脸色哀伤看着林大宝,相顾无言。 林大宝轻轻扶住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对不起,让你见到了你最不想见的一幕。其实我早就可以救你。我甚至可以保证大摇大摆走进苏家将你带走,我保证苏家不敢有任何废话。但是我不想这么做,我知道你对这个肮脏的家族还有幻想。如果不让你从幻想中醒来,你这辈子恐怕都会被它连累。” 从来到燕京城的那一天起,林大宝就思考过该如何帮助苏梅。苏梅看似坚强,但心中却比谁都柔软。林大宝心中明白,如果自己凭武力带走苏梅,苏梅心中必定会有负担。甚至连苏家也会无休无止地纠缠她。林大宝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让苏梅自己处理这次相亲。等到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等到苏梅对家族彻底失望,林大宝再出面帮忙。 只有这样,苏梅才可以真正放下负担,实现新生! 苏梅将头埋在林大宝的肩膀上无声啜泣:“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大宝,谢谢你!我现在明白了!” “我曾经一直幻想我是家族一份子。但是我终于明白,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件交易的筹码而已。” 苏梅从林大宝的肩膀上抬起头,望向左莫坚定道:“我苏梅,从此以后与燕京城苏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你说无关就无关吗!” 众人身后传来一声暴怒的吼声。众人连忙回头看去,这才看到一名拄着龙头拐杖的老人朝这边走来。他在苏梅面前站定,气得浑身发抖:“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倒要看看,羞辱了我苏家以后你们如何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