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去杀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九十六章:去杀人

“你!” 众人听到李三拳的话顿时大怒,就连林大宝也有些诧异。这家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说话倒是一点不留情面。不过细想之下,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上次李三拳在擂台上三拳搭打死不败金刚巴克拉之后,林大宝跟李三拳曾经有过短暂交流。李三拳本名李鹤,曾经是南派少林的弟子。他曾经说过,武技就是杀人技。因此他才来参加地下黑拳,想要让世人明白这个道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跟温伯仁的目的非常像。 只可惜李三拳的性格孤僻,容易引起别人误解。 听到李三拳的话之后,华夏国这边的拳手纷纷大怒。其中一人更是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什么意思!幸灾乐祸是吗!你别以为打败了不败金刚,就可以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温伯仁眼中也露出不快,皱眉说道:“李兄,大家都是华夏国的武者。冲虚道长已经死了,正所谓死者为大,你现在说这种话不合适吧。” 李三拳摇头,干巴巴说道:“我的话是说给活人听的。等你们死了,就没有机会听我的话了。” “你!” 有人怒不可遏,甚至捋起袖子想要冲上去。 李三拳摇头道:“你们连人都没有杀过,不是我的对手。就算是上去比试,也是送命而已。” 他转头望向温伯仁:“只有你还不错,知道武技的意义是什么。我的话对不对,你自己琢磨。” 说着,李三拳重新回到角落盘膝坐下,不再理会别人。 温伯仁脸色黯然,指挥众人将尸体抬走。正在这时,林大宝突然将尸体拦下,开口说道:“人还没死。” “什么?人没死?” “不可能!我刚刚摸过,已经没有脉搏了。” “心跳也没有了。” “剑都已经插入左胸心脏位置了。” “……” 众人一脸费解地看着林大宝。温伯仁更是上前,对林大宝苦笑道:“九章兄,你第一次来,或许不知道地下拳场的规矩。那些外国人下手非常狠,从来不会留活口的。” “咱们在地下拳场都是签过生死状的,死了也是白死。” “九章兄,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时候也很难接受。但是你慢就习惯了。” “……” 众人以为林大宝是初来乍到,没有见过擂台死人的场面,于是纷纷向林大宝黯然解释道。 林大宝摇头,正色说道:“再让我看看。” 众人望向温伯仁,见到温伯仁点头,才将冲虚道长的尸体放在地上。 林大宝伸手掐住冲虚道长的手腕,将一股巫皇真气缓缓注入他体内。冲虚道长的脉象全无,确实了无生气。但是林大宝却感知到冲虚道长右边胸口似乎有些异常。他操控巫皇真气缓缓前行,朝冲虚道长的右胸汇聚。 片刻后,林大宝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他右手成掌,在冲虚道长的右边胸口重重一拍。下一秒,冲虚道长猛地睁开眼睛,剧烈咳嗽起来。 “这……” 温伯仁等人见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就连不远处的霍利德等人,也是疑惑地朝这边看来。他们见到冲虚道长竟然“死而复生”,纷纷皱着眉头交头接耳起来。 温伯仁忍不住开口问道:“九章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竟然可以让冲虚道长死而复生?” 林大宝笑了笑:“其实没有这么夸张,说到底还是冲虚道长自己命大。他的体质与别人不同,心脏竟然长在右边。这柄长剑虽然将左胸穿透,幸好不是致命伤。” “他刚刚受到的击打创伤太重,陷入了短暂性休克状态。所以大家都认为他死了。” 说话间,冲虚道长的呼吸也逐渐平复。他虚弱抬起手,向林大宝致谢:“九章兄,救命之恩,我牢记在心。” “外敷内服,三天就能痊愈。” 突然一个瓷瓶从远处飞来,落在冲虚道长手中。接着,李三拳的冷漠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这灵药是一个高人赐给我的,非常有效。你小心使用,不要浪费。” 冲虚道长向李三拳抱拳致谢:“多谢李兄!” 李三拳脸上不喜不悲,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他干巴巴道:“不用谢我。如果不是他看出你没死,我也不会把药给你。这是灵药,可以救人性命。” 说着,李三拳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你的医术很好。但是你被那些人盯上了,会死得很快。在擂台上,最出风头的人更容易死。” 有人在一旁小声嘀咕道:“关心人就关心人呗,说话还冷冰冰的。生怕别人会爱上你似的。” 李三拳重新回到角落坐下,一言不发。 林大宝也只能朝他抱拳笑笑:“多谢提醒。” 而后,林大宝对工作人员道:“将病人送到医务室叶志勇那里,他有办法治疗的。” 工作人员皱眉道:“叶医生今天的行程已经满了,恐怕没有时间帮忙治疗。” 温伯仁皱眉:“不能额外加一个名额吗?” 工作人员摇头:“叶医生的性格很奇怪。有时候就连雷爷开口,他也未必会愿意帮忙。” “这可怎么办?” 众人闻言,连忙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林大宝笑笑:“没事。你只要跟他说,是有一位姓林的新朋友找他帮忙的。他听到以后,肯定会率先治疗的。” “好!” 工作人员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指挥人将冲虚道长送往医务室。这边霍利德等人果然大摇大摆上前,对林大宝狰狞道:“想不到你竟然还是一名医生。可惜,医生连自己的性命都救不了。” 林大宝耸耸肩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喽。” 很快,工作人员再次返回休息室。他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说道:“叶医生推掉了今天所有的行程,专门为冲虚道长治疗。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见过叶医生有这么重视一个病人。” 林大宝呵呵笑道:“见过一面而已。” “下一个准备。” 擂台上又有人催促道。温伯仁缓缓起身,淡然道:“各位,我去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