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初败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九十五章:初败

“王兄!” 华夏国这边众人,见到那具尸体之后纷纷脸色大变。温伯仁第一个冲上前去,将那具尸体夺了回来。尸体全身都是淤血,可想而知在擂台上受了多大的折磨。他的脊柱彻底断成了两截,这就是最后夺去生命的致命伤。 “巴库!巴库!” 外面传来喧闹的欢呼声。接着,一个黑人选手轻盈从擂台上跳下,回到休息室中。他目光不屑地扫了眼地上的尸体,竟然还吐下一口口水,施施然走了。 “你!” 华夏国这边有人大怒,甚至想要冲上前去。温伯仁连忙拉住他,劝阻道:“擂台上的事,我们擂台上解决。台下不用闹事。” 华夏国这边众人压抑着怒火,纷纷点头。 “下一个,上台!” 工作人员又在门口催促道。华夏国这边,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缓缓起身。他抄起身旁的长剑,对华夏国众人微微点头:“贫道去取他性命。” “冲虚道长,就看你的了!” “道长千万小心啊!” “不要让那些外国佬近身。他们的肉身太强了!” “……” 华夏国这边,众人纷纷关切提醒道。这位冲虚道长朝他们点点头,云淡风轻朝擂台走去。另外一边,一名白人也随即起身。他脸上满是络腮胡子,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整个人宛若一只嗜血野兽。 两人走入擂台,休息室大门旋即再次关闭。外面再次响起了癫狂的喧闹声。声音传入休息室中,反而更让人坐立不安。 林大宝对温伯仁问道:“刚刚你们为什么叫他冲虚道长?道士也来打黑拳吗?” 温伯仁朝林大宝笑笑:“冲虚师兄以前曾经出家,是青城山的弟子。后来还俗以后,依旧还是以道门子弟自居。至于他为什么来打黑拳我就不知道了。这是别人的私事,我们也不好过问。” 林大宝点点头。冲虚道长刚刚背着长剑,应该是准备用道剑迎敌。但是林大宝心中却有些担忧。华夏国的传统武术虽然源远流长,但是已经太久没有实战了。就比如冲虚道长,全身没有丝毫戾气。反倒是那个白人,身上的血腥味很重,显然是久经铁笼格斗的老将。 两人对垒,冲虚道长恐怕不占优势。 林大宝问道:“温兄,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为什么也来打黑拳?” 眼前的温伯仁,身上带着一股儒雅气质。而他身上的衣服材质很好,显然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说温伯仁是一名企业家,林大宝还会相信。但如果说他是一名打黑拳的拳手,林大宝就无论如何都不信。 旁边有人插话笑道:“温兄怎么会缺钱。他在外面开了好几家公司呢。估计身价早就上十亿了吧。” 温伯仁不置可否,淡然笑道:“对我们练武之人来说,这些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林大宝露出惊讶神情。十亿身价,竟然还跑来打黑拳,用命换钱?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温伯仁看出林大宝的想法,微笑解释道:“我确实不缺钱。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大家,太极能实战!” 林大宝不解。 有知情人解释道:“温兄是陈家沟太极传人。现在世人都认为太极只是老头老太太锻炼身体的功夫,不能打实战。温兄就是想要改变大家对太极的认识,所以才不顾危险来参加黑拳。温兄此前已经打了三场铁笼格斗,全胜!” 林大宝这才点点头,恍然大悟。确实如他所说,现在传世太极中,沽名钓誉的人太多了。他们只会一些花架子,然后找几个有表演天赋的徒弟,便将自己包装成可以“隔山打牛”的太极宗师。而后更是大肆收徒敛财,甚至把脸丢到了国外。 正是这些人,将太极声誉彻底败坏。 而温伯仁是陈家沟太极传人。陈家沟太极以刚猛著称,其中不乏实战招式。温伯仁就是觉得现在太极被人误解太深,所以才决议要来打黑拳,让大家改变对太极的认识。 林大宝不禁对这名四十多岁的男子肃然起敬。要知道铁笼格斗生死不论,温伯仁这几乎在以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为太极正名! 正在这时,林大宝竟然还看到一个熟人坐在角落中。他身高不足一米七,鼻梁上架着一副眼睛,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有点像教书先生。这可不就是上次打擂台的李三拳吗。 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也有比赛。不过看他远远坐在一旁,似乎跟其他华夏人不太合群啊。一名拳手小声介绍道:“他叫李三拳,功夫也很强。上一场比赛,还把不败金刚打败了。不过这人比较孤傲,不愿意搭理我们。” 说话间,外面的喧闹声更重了,一浪盖过一浪。但是细听之下,依旧能够分辨出“威金斯”、“威金斯”的欢呼声。华夏国这边,温伯仁等人的脸色愈加难看。从欢呼声来看,铁笼中的局势恐怕不太乐观。 “杀死他!” “杀死他!” “快动手!” “……” 外面的喧闹声更强了。接着,铁笼中传来威金斯兴奋的咆哮声。几秒中之后,喧闹达到顶峰,处处都回荡着“威金斯”的名字。休息室的大门再次轰然打开,满身鲜血的威金斯就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大步返回休息室中。他冲着华夏国这边嘶吼了一声,这才狞笑着坐回位置。 工作人员再次返回,他将冲虚道长的尸体扔到一旁,面无表情道:“下一个,准备!” 冲虚道长已经不成人形,全身都是血肿。一柄长剑刺在他的左边胸口,现在还在“滋滋滋”冒着血泡。 “什么!” “冲虚道长,你没事吧!” “冲虚道长!你醒醒啊!” “……” 众人连忙围了上前,关切地说个不停。温伯仁更是扣住冲虚道长的手腕,可惜已经完全没有脉搏跳动了。 温伯仁满脸铁青,摇摇头。 工作人员也有些不忍,小声说道:“他已经死了。这次的洋人都很变态,你们自己小心。” “哼!学艺不精,怪谁!华夏武功,向来都不是花架子。既然你们选择来打黑拳,就没有什么心慈手软的说法!” “记住,武技就是杀人技!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角落里的李三拳也过来看了一眼,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