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又一位宗师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八十四章:又一位宗师

左莫的身高也才一米七不到,佝偻着身体,根本就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但是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凌厉气息,却让人对他的真实年龄产生怀疑。他体内气血翻涌,心脏跳动如同雷鸣,分明比年轻人还有活力。 他挡在林大宝面前,不让林大宝接近苏图。见到林大宝脸上不甘的神情,左莫悠然说道:“年轻人,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天才不少。老朽不才,也见过很多。但是这些天才后来都泯然众人矣,甚至有些英年早逝。” 左莫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大宝沉默片刻,答道:“因为爱管闲事,废话太多?” 左莫:“……” “就是因为‘过刚易折’四个字!” 左莫忍住怒气,对林大宝冷声说道:“苏家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不要自诩天赋,就可以横加干涉。如果你再纠缠下去,休怪我不客气。我虽然爱才,但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做出伤害苏家的事情。” 苏图听到左莫的话,马上得意洋洋大笑起来。 林大宝皱眉,问道:“就算是苏家为非作歹,你也要不顾一切守护苏家?” 左莫略一沉思,冷声道:“没错!但是我相信苏家不是这样的家族。苏图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为人我最清楚。” 左莫的声音弱了不少,应该是有些心虚。 林大宝听他耐心说话,突然询问道:“你想知道为什么迟迟不能踏入宗师境界吗?” 左莫一愣,条件反射般问道:“为什么?” 左莫自从三十年前达到半步宗师以后,武道就一直没有提升过。这三十多年来,左莫甚至试过参军、地下格斗等各种方法,想要刺激武道精进。但是除了格斗技巧提升之外,武道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事实上,左莫很清楚自己距离宗师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可真是这临门一脚,让他无论如何也走不过去。 但是他认识的几个老家伙却先后突破,成为了宗师。相比较之下,左莫更是心急如焚。 所以听到林大宝的话,他才会迫不及待问出来。但是话一出口,左莫马上又自嘲笑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内劲武者,怎么可能会知道宗师奥秘。” 林大宝闻言摇头,淡淡道:“宗师如龙,宗师之下皆是蝼蚁。所以不管是半步宗师还是内劲武者,对宗师理解并没有多大差别。” 左莫闻言沉默片刻,而后才对林大宝微微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想不到你竟然对宗师的理解这么深。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没有成为宗师?” 林大宝发出一声冷笑:“你不是没有成为宗师,而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宗师。宗师如龙,必须要有自己独立的人格。但是你,脑子里只有当奴才的心。你可曾见过,真龙成为别人的奴仆?” “你大胆!” 左莫没想到林大宝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来,顿时怒不可遏地发出一声怒吼。他身上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而周围的空气也在这一瞬间几乎停止流动,如通过冰块一般凝固了。 左莫动了真怒。 苏图见状,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而苏梅则慌忙上前解释道:“左老,大宝是无心的。” 林大宝挥挥手,打断苏梅的话:“不,我说的是实话。你没有宗师的傲骨,却想成为一名宗师,这简直是痴人说梦。不管你承认与否,这就是事实。” “砰!” 左莫大怒,对准林大宝就是一掌拍出。他直指林大宝天灵盖,出手就是杀招。风雷呼啸之声从左莫的手心发出,简直骇人听闻。 正在这时,一道白影迅捷冲出,与左莫对了一掌。左莫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从手心往体内蔓延,几乎摧枯拉朽般将自己的气血击散。淤血上涌,直冲喉咙。左莫连退五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而这边,那道白影已经窜到了林大宝的肩膀上。这是一只小貂,雪白的皮毛,漆黑的眼珠子,十分可爱。而且它个头也就比成年人巴掌大一些,看起来还是蛮活泼的。 此时的药王貂,肩膀上扛着一只鸡腿,正得意洋洋看着左莫。 “这是灵兽?而且还是宗师级别的灵兽?” 左莫表情大惊。他刚刚只是跟对方对了一掌,就感觉到对方体内的力量浑厚,简直不像人类。等他抬眼看去,对方竟然还真不是人类。任谁也想不到,这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貂,竟然是一名宗师级别的灵兽。 这让左莫心中大大受伤。同时却又不自觉羡慕起林大宝。宗师如龙,何其之少。而宗师级别的灵兽,更是难得一见。想不到林大宝只不过是一名区区武者,竟然可以拥有这样一种几乎完美的灵兽。 左莫对苏梅冷冷道:“这只畜生,是你的宠物吧?” 苏梅回到苏宅的这几天,药王貂时时刻刻都跟苏梅待在一起,偶尔小家伙还溜到厨房去偷吃的。所以大家对药王貂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苏梅摇头,一本正经说道:“药王貂是大宝的,我只是带来玩几天。” 左莫心中叹息。如果这只灵兽是苏梅的,那就等于苏家又有了一份依仗,至少可以保五十年安稳。可惜,药王貂是林大宝的。这就意味着,苏家多了一个宗师境界高手。 左莫深吸一口气:“怪不得敢在苏家捣乱,原来是有了倚仗。难道你真的觉得,堂堂苏家会怕区区一只灵兽?” 林大宝耸耸肩膀:“苏家会不会怕我不知道。但是起码你不敢对我怎么样。你没有傲骨,是不敢对宗师出手的。” 说着,林大宝对苏梅笑笑:“那我先走了。你只要记住,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不管是段家还是苏家都不行。” 苏梅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等林大宝等人离开,左莫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刚刚药王貂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让他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他望着林大宝离开的方向冷哼一声:“仗着一只灵兽,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自己的实力,那才是真正的倚仗!” 突然,他目光扫过周围,看到不远处一株大树上的掌印。他身体一怔,连忙奔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他失声惊呼:“一掌击穿树干,但是却没有将大树折断,这已经是宗师境界了!难道咱们小区里,又来了一位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