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抢亲啊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八十二章:抢亲啊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势,由于林大宝的咧嘴一笑,竟然完全缓和了。众人有些表情呆滞看着林大宝,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笑容憨厚的邻家大男孩就是之前锋芒毕露的杀神。 林大宝跑到花园角落里,小心翼翼将两只酒葫芦拎了出来。他得意洋洋在苏梅面前晃了晃:“原本是准备给你家送礼的。不过小爷我现在不高兴送了,咱俩自己喝掉算了吧。” “好。” 苏梅望着笑得没心没肺的林大宝,露出无奈笑容。 “这是什么酒,好香啊!” 从葫芦中弥漫出来的酒香,马上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叶伟朝也是好酒之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林大宝扔给他一壶:“这是我们美人沟酿酒厂自制的美人醉和桃花醉。你小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看起来总算比其他人要顺眼一些。这壶酒就便宜你了。” 叶伟朝双手接过酒壶,身体微微一震。叶伟朝是叶家子弟,见过的古董艺术品数不胜数,眼界自然不低。但是眼前这只酒葫芦的做工十分精美,让他也不禁咋舌。葫芦壶身是太白醉酒图,一笔一刀竟然都是由手工雕刻而成。不管是线条还是构图,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俨然有大师风范。 恐怕连燕京城中那些所谓大师都达不到这种水平。 叶伟朝深吸一口气,询问道:“林先生,这酒葫芦也是你们酿酒厂制作的?” 林大宝点点头,漫不经心说道:“是我们酿酒厂的师父手工雕刻的。你要是喜欢,就留下好了。” “多谢林先生!不过叶某无功不受禄,不能白要你的东西。” 叶伟朝略一沉思,淡淡道:“这样好了。叶某今天向你保证,无论你们今天谈判的结果如何,叶某都可以保你安然离开这里。” 苏图听到叶伟朝的话,顿时沉下脸呵斥道:“老叶,你什么意思!姓林的小子都欺负到我家来了,你竟然还帮着他?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他情绪十分激动,声音也是越说越大。 叶伟朝无奈摇头,淡淡道:“我们俩的事情,以后再说。” 苏图歇斯底里吼道:“不行!现在就给我说清楚!如果不给我合理解释,咱们今天就不是兄弟!” “住口!” 苏定远见到此景,在旁边发出一声叹息。都说叶家叶伟朝城府深沉,是燕京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他之所以会说这句话,就是看到了双方僵局,所以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毕竟苏梅不顾一切冲出去,肯定不会让左莫伤到林大宝。而林大宝,目的也只是为了跟苏梅见面而已,更不愿大家闹翻。 可以说,叶伟朝这句话是一举三得。他即给了双方台阶下,又同时让林大宝和苏家欠他人情。动动嘴皮子就有这种好处,这才是叶伟朝真正的厉害之处。 偏偏这么明了的局势,苏图非但看不出来,竟然还去质问叶伟朝。如果苏图有叶伟朝的一半城府,苏家也不至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苏定远心中叹息。有那么一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让苏图当苏家接班人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保护我安全脱身?” 林大宝脸上的笑意更甚:“如果我想走,这里恐怕真的没有人能拦得下我。你叶伟朝不行,左莫更不行。当然,苏图你也可以将房间里的狙击手扯撤下。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他是逃不出我的眼睛的。” “呵呵,林兄说笑了。” 叶伟朝走到林大宝前面,刚好挡住狙击手的视线。他小心翼翼将葫芦酒瓶打开,醇厚的酒香就像顿时在整个别墅花园中弥漫起来。包括苏定远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想要将这酒香印刻在脑海之中。 “好香啊……我都好久没有闻到到这么纯正的酒香了。” “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看过这种酒?” “我感觉比那些名贵白酒还香。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琼浆玉液吧!” “……” 众人闻到酒香之后,纷纷窃窃私语。叶伟朝更是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好酒!林兄,就凭这壶酒,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叶伟朝虽然不是“八痴”之一,但也有“小酒仙”的美誉。他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重新将葫芦酒壶的盖子封好,笑道:“这种好酒,回家独品。” 通过叶伟朝的打趣,现场的气氛缓和不少。苏梅望向苏定远,面无表情道:“我要跟大宝单独聊聊。” “哼!” 苏定远冷哼一声,拂袖走进别墅。苏图见状,也只好狠狠瞪了林大宝一眼,转身离开。 苏梅将林大宝带到花园一处僻静凉亭中,苦笑道:“大宝你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你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林大宝咧嘴一笑:“动静很大吗?你说会不会传到段家的耳朵里?” 苏梅一愣,旋即摇头叹气:“大宝你太高估这些世家的脸面了。就算是传到他们耳朵里又怎么样,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我跟段子阳相亲,本来就是利益结合。就算是我把你带到他面前,当着他的面调情,他也会照样笑眯眯的。” “调情?” 林大宝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伸手更是朝苏梅胸口抓去:“怎么调情,你教教我呗。” “砰!” 林大宝手还没有碰到苏梅,就被她一记过肩摔扔到地上。苏梅在林大宝面前蹲下,居高临下看着他笑道:“就是这么调情的,要不要再来一次?” 林大宝连忙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他爬起来,拉着苏梅靠墙角坐在地上。苏梅的脑袋自然而然靠在林大宝肩膀上,甜蜜又温馨。 苏梅闭着眼睛,呢喃道:“大宝,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什么家族、利益、联姻,我真的统统都不想去管。” 林大宝呵呵笑道:“那就不去管啊。” 苏梅脸上蒙上一层阴霾,叹息道:“一入侯门深似海,有些事情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大宝,你听我的话回去吧。你放心,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回去?” 林大宝耸耸肩膀:“我的正事还没做呢,回去干啥。” 苏梅好奇问道:“什么正事?” 林大宝转头,将苏梅的脸庞捧在手心,一本正经道:“当然是抢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