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我想试试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八十章:我想试试

“你!” 饶是以苏定远的城府,在听到林大宝近乎大逆不道的话之后,马上也怒上心头。他气得胡子乱颤,指着林大宝骂道:“你说什么!谁给你的胆子胡说八道!” 林大宝耸耸肩膀:“实话而已。其实我还有更多的实话没有说出来。看你也一把年纪了,给你留点面子。” 林大宝眼神从众人身上扫过,皱眉问道:“我来找苏梅的。她人呢?” “这是我们苏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你要找苏梅,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 正在这时,苏图的声音从花园外面传来。林大宝回头望去,看到苏图正满脸怒气走进花园中。 苏图原本正在参加朋友的游艇派对,来了不少二三线女明星。正当苏图搂着两位女明星“激战正酣”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林大宝上门来捣乱。他恋恋不舍将女明星从身上掀下,匆匆赶回苏宅。 叶伟朝也跟着苏图走进苏宅中。他看到林大宝后微微颔首:“林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林大宝朝他笑笑:“原来叶少也来了。这次柳乔伊的演唱会你帮了少忙,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叶伟朝不动声色点点头,客套说道:“既然是答应了林先生的事情,我肯定要完成。” 林大宝竖起大拇指:“有信誉!比什么狗屁苏家要好很多。” 苏图在花园中绕了一个圈,避开林大宝后才走到台阶上。他对苏定远微微躬身,狰狞道:“爷爷,林大宝竟然敢上门挑衅,这是打我们苏家的脸!要是咱们放他离开,苏家以后在燕京城该怎么立足!” 他扭过头,对左莫沉声道:“左叔,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绝对不能让林大宝离开。” 左莫偏头望向苏定远,没有说话。 反而是林大宝哈哈大笑起来。他满脸讥讽,对苏图轻蔑道:“你上次跪在我面前求饶的时候,不是说下次见面就要给我好看嘛。现在我自己送上门来了,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苏定远一听,马上盯着苏图喝问道:“你对他下跪求饶过?” “爷爷,你别相信他的话。这种农民工打工仔的鬼话连篇,是不可信的!” 苏图眼神闪躲,对林大宝质问道:“谁说我在你面前下跪了!我们苏家人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祖宗。我怎么可能会给你这种卑贱的人下跪。” “有骨气。” 林大宝朝苏图竖起大拇指,赞叹道。然后他掏出手机,在众人面前摆了摆:“不过很巧啊。我刚好那天拍了照片。照片中的人跟苏少有点像,看来也是巧合吧。” 众人连忙定睛望去,手机屏幕上赫然正是苏图向林大宝磕头认错的视频。视频中,苏图双膝跪地不停磕头,口中更是向林大宝连连求饶。 苏图没想到林大宝竟然真的有那天晚上的视频,顿时脸色大窘。他连忙转过身,向苏定远急急解释道:“爷爷你听我说,视频里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我从小受你的教导,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有损苏家名望的事情。” 苏定远用宠溺且无奈的眼神看着苏图,正色答道:“视频里的人真的不是你吗?如果他是诬陷你的,视频就算是流传出去也没关系。而且爷爷向你保证,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 苏图目光闪躲,支支吾吾。 苏定远见状,心中已经有数。他叹息一声,对左莫说道:“去,把手机拿过来。咱们苏家是名门大族,而且苏图以后是要成为家主的人,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染上任何污点。” 左莫点点头,从台阶上缓缓走下。他来到林大宝面前,向他伸出手:“小友,把手机拿过来吧。” 林大宝马上把手机踹回裤兜,理直气壮道:“这是我花了两千块钱买的,怎么能给你!” 左莫眉头微皱,不急不缓道:“我看你天赋不错,是一个可造之才。如果你今天愿意将手机交出来,并且保证从此以后不再跟二小姐见面,我可以做主保你安全离开。甚至我还可以受你为徒,让你从此以后飞黄腾达!” 听到左莫的话,叶伟朝等人均是惊讶地看着他。他们同处一个圈子,心中明白左莫话中的分量。抛去左莫苏家总管的身份不谈,他还是一名武道大师。十几年前,左莫就已经是燕京城为数不多的半步宗师之一。左手刀、左家拳,当初可是威震燕京城的存在。也是因为左莫的威慑力,苏家才能在燕京城屹立不倒。 虽然他这十几年来从未出手,但是却没有人不忌惮左莫的实力! 一入宗师便化龙,谁又能知道他有没有跨出这最后一步。 一名宗师,足以庇护家族百年! 苏图更是连忙发声阻止:“左叔,你怎么帮着外人!他这种人,怎么可以成为你的亲传弟子!” 左莫望着苏图,一本正经道:“大少爷,林大宝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如果你能达到他的一半,老爷现在可能都已经可以享清福了。苏家也不会沦落到需要联姻的地步。” “你!” 苏图闻言脸色顿变,忿忿瞪了左莫一眼。但是他对此却无可奈何。毕竟左莫与苏定远亦仆亦友,家族中的重大事务,苏定远都会征询左莫的意见。 就算是现在左莫当众给自己难看,苏图也只能忿忿忍受。 左莫对林大宝正色道:“你放心。只有你答应以上条件,我保证可以让你安然离开。老朽虽然不姓苏,但是在苏家说话还有些分量。” 林大宝似笑非笑看着他:“那如果我不愿意呢?” “不愿意?” 听到林大宝的话,众人脸上同时浮出惊讶神情。叶伟朝也是神情复杂看着林大宝,显然没有预料林大宝会拒绝。毕竟成为一个宗师高手的弟子,这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有的荣耀。 左莫身上的气息骤然发出,如同千斤压力一般悬浮在众人身旁。他眼神锐利,浑浊的眼睛紧紧锁定着林大宝:“如果你不愿意。不仅要把手机留下,也要把人留下。” “是吗?” 林大宝深吸一口气,摆出蓄势待发的姿势:“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