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将熊熊一窝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七十九章:将熊熊一窝

“砰!” 两道身影重重撞击在一起,而后又迅速分开。林大宝连退几步,这才稳稳站住身体。他甩了甩胳膊,身体微微躬起,随时准备发力。 林大宝双瞳中,一股凌厉的战意勃然涌出。这个名叫王莽中年人虽然也是内劲高手,但是距离半步宗师只差了一步。他的横练功夫很强,甚至超过了阿权。如果在动用巫皇真气的情况下,林大宝或许动动手指就可以将他击溃。但是现在林大宝可以锻炼身体格斗,对方无疑是最好的陪练。 在他对面,王莽只是后撤两步,马上就站稳了身体。他望向林大宝,眼神露出一丝疑惑。从刚刚两人交手的情况来说,这个林大宝的身手并没有传闻中那么惊人,似乎也是一名内劲高手。那么当时他是怎么把阿权的双手折断的? 王莽冷哼一声:“区区一名内劲高手,也敢在苏家放肆?今天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吧!” 他脚尖蹬地,身体借力反弹,如同一颗炮弹一般砸向林大宝。林大宝眼睛眯起一条细缝,身体不退反进。他脚步踉跄,左摇右晃似乎是喝醉了酒。这是崔铭家中祖传的老猿步法,在近身格斗中效果巨大。 “崔家老猿步?” 王莽也马上认出了林大宝的身法。他冷哼一声,身若游龙绕到林大宝身后,双拳炮锤对准林大宝后心砸下。 “这身法……” 林大宝心中疑惑。王莽的身法也十分精妙,竟然有几分类似《百兽拳经》中的“鱼龙身法。” 林大宝身体去而复折,右手成鞭朝身后甩去。空气中发出“呜呜呜”的破空声,竟然是被林大宝鞭手带出来的。 林大宝完全没有防御王莽的攻击。他竟然想一拳换一拳,这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王莽见状大惊。饶是以他巅峰内劲高手的实力,也不敢硬抗这次攻击。他双拳撤回,电光石火间向林大宝右手绞去。两人三手,剧烈交缠在一起。 “不好!” 王莽突然看到林大宝嘴角浮出一丝讥笑,顿时大惊。他双脚使劲,想要往后退去。不料林大宝的身体竟然像是一个致命漩涡,让他根本就无法动弹。 王莽心中此时才出现一丝绝望。自己竟然已经在不经意间落入了对方的攻击节奏之中。但是让王莽不明白的是,刚开始林大宝的实力明明不如自己,为什么他的战斗意识会这么强,竟然可以让自己在不知不觉里中招。 “断!” 随着林大宝一声怒喝,他右手成掌,对准王莽的手腕重重劈下。只听得咔嚓一声,王莽手腕处传来清脆的“咔嚓”声。接着他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抱着手腕惨叫起来。 “咳咳咳!” 林大宝后退两步,剧烈咳嗽起来。他双手撑着膝盖,面前站稳身体。而后,林大宝双目通红嘶吼道:“下一个,还有谁!” …… …… “左弟,王莽的身手越来越好了,现在已经能看出三分你以前的影子了。” 苏家会客厅中,苏定远望着屏幕中的战斗场景,颔首微笑道。监控画面中,王莽愈战愈勇,几乎压着林大宝在打。而林大宝则且战且退,看起来颇为狼狈。 苏定远笑道:“苏家有你们在,大幸啊。” 左莫闻言摇头,脸色凝重。片刻后,他皱眉道:“王莽学艺不精,要输了。” 苏定远一愣,连忙望向监控画面。屏幕中,两人已经面贴面缠斗在一起,犹如切磋太极推手一般。不过两人处境还是不分上下,甚至可以说王莽占有少许优势。 “左弟,王莽气势很强,怎么会输?你是不是说错……” 他话音未落,林大宝手刀已经电光石火般劈在王莽的手腕上。下一刻,王莽抱着手腕蜷缩在地上,痛苦尖叫起来。 “这……” 苏定远一脸费解,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幕是真的。片刻后,苏定远才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 左莫叹息一声,幽幽道:“老爷,二小姐这位朋友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练武人才。他实力不如王莽,但是战斗意识却极强。这种战斗意识,是在生死搏杀中积累出来的,是制胜的关键。相反王莽阿权他们从来没有经过这种搏杀,会输也不奇怪。而且他愈战愈勇,天赋之强实属罕见。” “他正是料准了王莽不敢以命搏命,所以才屡次占得先机。相比起林大宝,王莽不过是温室里的鲜花啊。” “如果他败在我的门下,我有把握让他三年内突破到半步宗师!王莽和阿权败在他的手下,不冤呐!” “派其他人上!” “算了吧。既然王莽不是他的对手,其他人肯定也不是。” 左莫长叹一声,对苏定远沉声说道:“老爷,对方有这种天赋,日后成就肯定不低,还是去见一见吧。” 苏定远沉默考虑片刻,而后又瞥了眼不远处的苏梅。终于,他起身从太师椅上站起来:“好!那我就见他一见,好让他死了这份心。” 说着,苏定远龙头拐杖重重杵地,率先向门外花园走去。苏梅向左莫投去感激的眼神,也快步跟上。 门外花园,众人似乎还沉浸在王莽重伤的震惊之中。他们都是左莫的徒弟,现在几乎都是内劲高手。以往,向来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没想到此时竟然被林大宝找上门来,甚至还重伤了一名。 “还有谁!” 林大宝的咆哮声在众人耳边翻滚不息,几乎让他们心生胆怯。有人甚至悄悄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被林大宝点名。 偌大的花园,此时竟然寂静无声。 “咳咳咳!” 林大宝费力咳嗽起来,然后艰难地咧嘴笑了起来。他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冷哼一声:“将熊熊一窝!” “好一个将熊熊一窝!” 正在这时,别墅中传来“咚咚咚”的拐杖声。接着,苏定远手持龙头拐杖,缓缓走到台阶上。他居高临下看着花园中的林大宝,冷哼一声:“我苏定远在燕京城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 他不怒反笑:“好,非常好!” “没被人骂过?” 林大宝抬头望着他,突然咧嘴一笑:“苏家老爷子是吧?看来你以后要多适应适应。从今往后,被骂的机会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