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棋子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七十八章:棋子

林大宝当初来燕京城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寻找美人沟影视城的设计师,也就是严秋雨。这件事情很快就完成了,林大宝甚至还顺手帮严氏医药解决了经营危机。 第二件事情就是来苏家拜年,并且说服苏家放弃联姻的想法。由于苏梅没有担心家族对林大宝不利,所以迟迟没有让林大宝来苏家。林大宝自己都没有想到,最后自己竟然会以这样一个态势首登苏家大门。 “美人沟林大宝,前来拜访!” 林大宝的声若洪钟,在苏家大院中奔腾翻滚不息。马上有一名保安从苏宅中跑出来,指着林大宝呵斥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在这里大喊大叫的。” 这名保安脚步稳健,身材孔武有力,竟然也是一名内劲高手。林大宝心中愕然,苏家不愧是燕京城豪门啊。区区一个保安竟然都有特种部队成员的实力。 这名保安冲到林大宝面前,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走!” 林大宝含笑看着他:“我找苏梅。” “找二小姐的?” 保安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而后,他皱眉说道:“你说二小姐的什么人?” 林大宝摇头笑笑:“这你不用管。你只要跟她说,林大宝来找她了。她自然就知道了。” “等等!你说你叫什么?” 林大宝疑惑:“我叫林大宝,这有问题吗?” “原来你就是林大宝!” 这名保安闻言一怔,往后退了两步。而后,他竟然返身往别墅中跑去,大喊道:“林大宝来了!师父,林大宝来了!” 见到这种情况,林大宝顿时一头雾水。这保安是几个意思,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跑了?林大宝心中揣测了一番,难道自己的名气已经如雷贯耳到这种地步了? 连苏家一个小保安都这么怕自己? 林大宝拎着酒,朝别墅中走去。刚走进别墅花园,林大宝就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朝这边跑来。为首一个人双手扎着绷带,正满脸怨毒盯着林大宝。 他在林大宝面前站定,面目狰狞道:“林大宝,我们又见面了!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敢到这里来!” 林大宝一脸懵逼,挠挠头道:“我们俩认识?” “你不认识我?” 阿权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将双手举到林大宝面前,厉声嘶吼道:“看到没有!我的手就是被你废掉的!” “原来是你啊。”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呵呵笑道:“不好意思。我平时见义勇为太多了,所以很多人渣的名字都不记得了。你好像是叫阿……阿大是吗?” 阿权狰狞嘶吼:“我叫阿权!” 林大宝一拍脑袋:“哦对,你叫阿权。你的手是我折断的。顺便提醒你一下,你的手治不好了。以后能握的住筷子,就算是你走的狗屎运。” “你!” 阿权气急,嘶吼想向林大宝冲去。但是却被人拉住,让他不要冲动。一名中年人略微沉稳,上前对林大宝沉声道:“就算阿权得罪你,你也不该下这种狠手。既然今天你来了,我们就要替阿权讨回一个公道。” 林大宝眉头挑了挑:“有点意思。你想怎么讨回公道?” 中年人狞声道:“当然是血债血偿!我知道你今天过来,是为了二小姐的事情。除非你今天从我们手里杀过去,要不然今天休想见到二小姐!” 他话音未落,眼前的林大宝已经消失。下一秒,阿权惨叫着倒飞出去,重重摔在花园的假山上…… …… …… 苏宅,客厅。 苏宅独栋别墅一共五层,大小房间二十几个。但是苏家子弟早已在各地开枝落叶,住在燕京城苏宅中的人并不多。偌大的一楼会客厅中,只有寥寥几个人坐着。 当中的太师椅中,坐在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他手中擎着一根龙头拐杖,不苟言笑的表情看似严肃,很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就是苏家家主,苏定远。也正是这位老人,一手缔造了燕京城豪门,苏家。 另外一名穿着太极练功服的老人站在他的身侧。这名老人年纪约莫七十,满脸都是皱纹。他如果换上普通衣服,走在相间的道路上,恐怕跟寻常老农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苏家的人,却对这名老人十分尊敬。甚至连苏定远,也对他以兄弟相称。因为这个名叫左莫的老人,在战争年代不止一次救过苏定远的命。可以说没有左莫,也就没有苏家的今天。 甚至于在现在,左莫还在替苏家训练家族子弟。甚至是苏宅中的保安,也大多数都是左莫的弟子。 在距离两人更远一些的墙边,是坐立不安的苏梅。她紧紧咬着嘴唇,满脸担忧看着墙壁上的大屏幕。大屏幕中赫然就是林大宝与阿权等保安起冲突的画面。 似乎注意到了苏梅担忧的表情,苏定远冷哼一声:“这就是让你念念不忘的男子?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看上他哪点?” 苏梅面沉如水,不说话。 “哼!你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了。一入侯门深似海。你既然生在我苏家,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你胡来。我们苏家有自己的尊严,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底层贱民走进苏家大门!” 苏梅猛地抬起头,冷笑道:“底层贱民?似乎有人忘记了自己也是从底层贱民的位置爬上来的。现在竟然就开始嘲笑底层民众了?你这叫数典忘祖!” “你说什么!” 苏定远被苏梅戳到痛处,猛地站了起来。他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杵在地上,呵斥道:“你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 苏梅仰着下巴,用倔强的眼神看着苏定远,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 左莫见状,站出来劝说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为一个外人伤了和气。二小姐,老爷他身体不好,你不该气他的。” 苏梅冷哼一声:“一家人?在他眼里,苏图才是一家人。我苏梅,只不过是他手里的棋子!” “棋子?说得好!” 苏定远突然大笑起来,沉声道:“好一个棋子!你是棋子,他林大宝当然也是棋子。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把他这枚棋子砸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