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让我试试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七十二章:让我试试

关注着林大宝战斗的几人,此时均是露出惊讶的神情。自从上擂台以来,林大宝一直都被拉夫拉尔压着打。但是谁能想到,在最后一个回合中,林大宝竟然后来居上,将拉夫拉尔轰出了擂台。 有明眼人很快发现。林大宝在比赛前后,完全是判若两人。在比赛前,林大宝的格斗技巧和动作十分生硬。他就像是一个新人,完全跟不上擂台格斗的节奏。但是比赛后,林大宝的格斗技巧已经提升了很多,甚至可以在防守的同时做出反击。 最后一个回合中,他更是可以主动出击,将拉夫拉尔一拳击败。 茶室中,雷卫胜手中的杯子“哐当”一声摔在地上。价值不菲的古董茶杯,此时摔在地面上四分五裂。雷卫胜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道:“竟然真的赢了!” 工作人员也是满脸狐疑:“雷爷,你不是说他打拳不行吗?但是我觉得他格斗技巧的提升非常快……就像是……来学习的!” 雷卫胜没好气道:“管他是来干什么的。只要这位大老爷没出事就行!你好好评估他的实战能力,给他安排对手的时候尽量谨慎一点。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老子弄死你。” “是是是!” 工作人员连忙点头答应,退出了茶室。 “哼!” 另外一个擂台上,霍利德也看到林大宝竟然已经获胜了。他不满地哼了一声,朝地上的拉夫拉尔重重吐了口口水:“废物!” 霍利德的对面,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华夏人。他身高一米九左右,肌肉呈现出青铜色。尤其是双肩的肌肉非常强横,如同一块块铁青的板砖。 他叫应元武,三十多岁。他是几个华夏国人中,体测数据最好的一位。而且他自小练习通背拳,一身外家拳横练功夫相当不弱。因此在内部对抗中,他才被分到了霍利德一组。但是从两人在擂台上的表现来看,他的实力距离霍利德还有些差距。 “既然你们都是华夏国人,就由你来承担我的怒火吧!” 霍利德望向应元武狞笑起来,眼神中满是嗜血的战意。他脚步跳动,在应元武身前跳跃移动。他的移动看似没有规律,但是每一次落脚都在应元武的攻击范围之外。 应元武抱守归一,全身做出防御姿势。 “呼!” 霍利德终于再次出拳。他的右臂极长,速度更是快到极致。他一拳挥出,毫无花哨砸向应元武的面门。 应元武身体微微下沉,双手格挡在面门上。下一刻,他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洞穿了自己所有的防御。自己的双臂上传来“咔嚓咔嚓”的骨裂声音,随后双臂无力垂下,显然是已经断了。 霍利德的拳风不减,继续轰击在应元武胸膛上。应元武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马上有裁判宣布:“霍利德获胜!” 霍利德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应元武,突然咧开嘴狞笑了一下。接着他骤然提速,抬脚就朝着应元武的头部狠狠踩去。 “霍利德你住手!” 裁判马上发现了霍利德的动作,冲着他严厉呵斥道。此时的应元武早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如果再被霍利德重击到头部,肯定会一命呜呼的。 “去死!” 霍利德听到裁判的呵斥,完全没有在意。他右脚余威不减,狠狠踹向应元武的头部。 应元武意识尚存,眼中露出绝望神情。 “呼!” 这时一道人影冲来,拉住应元武的双腿就往擂台下拽去。应元武的身体滑下擂台,但是霍利德的右脚还是狠狠踹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只听得一声恐怖的“咔嚓”声,应元武的右肩马上肿成了皮球大小,看起来十分恐怖。 “啊!” 应元武的惨叫声响起。 “又是你!” 霍利德看清楚出手帮助应元武的人竟然又是林大宝,脸色更是狰狞可怖。他居高临下站在擂台上,对林大宝轻蔑勾勾手指:“带着面具的懦夫,敢不敢上来跟我玩一玩。” 林大宝瞥了他一眼,口中吐出两个字:“傻逼!” 霍利德能听懂这两个字的意思,脸色马上变得铁青。他抓住擂台栏杆,想要跳下去找林大宝的麻烦。此时几名工作人员持枪冲出来,对霍利德呵斥道:“住手!内部对抗不能杀人,你懂不懂规矩!” 霍利德举起手,呵呵笑道:“我没想杀他啊。但是他太弱了,竟然连我一拳都接不下。你们华夏人号称是功夫传人,原来都这么垃圾。” 说着,霍利德仰头大笑起来。其他外国人闻言,也一起附和着大声嘲笑起来。 工作人员脸上铁青,将他们驱散。一名医生打扮的工作人员冲到应元武面前,他检查了一下伤口,皱眉道:“右肩的经脉和骨骼全部都断了。还有很多碎片进入了血管之中。这只胳膊恐怕要截肢,就算是保留下来,以后也不能再上擂台了。” 应元武闻言,顿时变得脸色惨白。他拼命摇头,拉着医生的手哀求道:“不行!一定要把我的右臂治好!我还可以继续上擂台的!” 应元武练习的是外家通背拳,一身功夫全在双臂上。如果他的右臂断了,就等于这辈子的功夫就白练了。这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绝对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医生再次检查了伤口,而后苦笑着摇头道:“不是我不愿意治,而是真的没有办法治。我会尽量替你把右臂保留下来,并且恢复它一部分的活动能力。但是你右臂所有的肌肉组织都已经破坏了,以后肯定是不能再上擂台的。” 应元武面如死灰,连连摇头。他左手撑地,想要起身离开。但是全身的骨骼就像是全部碎裂,根本用不起力道。 见到这一幕,医生也忍不住心酸摇摇头。他在地下拳场行医,这种场面已经见过许多。对于这些拳手来说,失去运动能力确实比死还难。 说着,医生朝身后的助手沉声道:“抬走,准备手术。” “等等!”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拦住了医生。接着,一个声音温润的声音响起来:“要不让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