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切磋切磋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六十章:切磋切磋

林大宝曾经听很多人提到武技是用来杀人的。但是向李鹤同这样光天化日说出来的,倒是第一个。更何况李鹤同还是少林底子,讲究的就是不杀生不好战。 李鹤同似乎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道:“想要强身健体,大可以去健身房训练。那里有专业的营养师,可以训练出强装美观的身体。但是,为什么古人还要创造出武技?因为武技就是为了杀人用的。‘武’字,拆分开就是‘止戈’,意思就是停止征伐。用什么停止征伐?当然是杀人。” 李鹤同滔滔不绝道:“我在练习少林拳法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少林拳法中,有制敌的招式,可是我总觉得这些招式被人为修改了,并不连贯。后来我想明白了,他们制敌以后却不伤人不杀人,这就是最大的漏洞。” 林大宝没有想到李鹤同看起来文质彬彬,还戴着一副眼镜,但是身上的杀戮气息会这么重。不过他说的确实没有错,武道不是用来强身健体的,就是用来杀人的。 武技,就是杀人技。 “后来我糅合出了这三拳,这就是我的杀招。我把这三招练熟以后,却依旧觉得差了些感觉。后来我明白了,这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杀人技,只有在搏杀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所以我才来到这里,用生死战来磨练自己。” 李鹤同或许是在地下拳场的环境中压抑太久了,此时将自己的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说完以后,他重重松了一口气,微笑道:“少林祖训是不杀生,我这算是破戒了。世人诽我、谤我、笑我、骂我、弃我,我都不生气。我只想证明给世人看,武技的究级意义究竟是什么。” 林大宝听完,对李鹤同肃然起敬。他本来以为李鹤同的杀性太重,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他比谁都明白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甚至是做了大家却又不敢做的事情。 而且他的理念确实也没有错。经过这些生死战的洗礼,李鹤同的实战能力已经远在其他内劲高手之上。就算是半步宗师前来,恐怕也很难制服他。就比如刚刚他在跟巴拉克对战的时候,整个人不慌不躁,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巴拉克情绪变化,露出漏洞的时候,他才主动出击,将他击败。 这种方法虽然看起来略显狼狈,但是却稳妥好用。现在很多练武之人,根本就没有这种实战概念。他们如果在遇到李鹤同这种实战高手,只有送命的份。 林大宝也心生触动。他掏出一瓶药膏,递给李鹤同笑道:“内服外用,只要三天伤势就可以痊愈了。” “多谢!” 李鹤同有些意外接过药膏。他向林大宝拱拱手,转身离开。 这边,郑波远又提议道:“地下拳场还有一个搏击赛场地,咱们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程芷菲马上跃跃欲试:“好啊!” 郑波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带着三人穿过人群,来到另外一处巨大房间中。这个房间的布局跟外面一致,也是搭着很多擂台。不过这里的擂台没有铁丝网拦着,比试的人也比较业余。他们大多带着拳套,在教练的指挥下练习拳法。 郑波远向三人介绍道:“但凡看过地下拳场拳赛的人,身上可能都会憋着一股火气。如果带着这股火气离开地下拳场,很容易在外面引起恶性事件。所以拳场主人就建造了这么一个地方,专门让大家宣泄情绪。在这里比试的人,大多数都是业余选手。而且大家都带着护具,一般不太会受伤。” “这个好!翠花姐咱们俩也上去玩玩!” 程芷菲听到解释,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她挑了一个没人的擂台,拉着杨翠花就要上台。杨翠花笑笑,望着林大宝。见到林大宝点头,她才跨上擂台。两女在擂台上施展小粉拳你来我往,看起来不像是对战,而像是打情骂俏。 擂台下面,郑波远突然对林大宝不怀好意道:“林先生,要不咱俩也上去玩玩?” 林大宝惊讶:“我们俩?你确定?” 郑波远点点头:“确定啊。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手下留情的。” 台上的程芷菲听到两人对话,顿时骂道:“郑波远你要不要脸啊。你是空手道黑带高手,也好意思跟大宝比试?” 郑波远被骂得脸色惨白。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芷菲,我跟林先生只是切磋练习一下。我不会使出全力的。而且这样对林先生也是好事。毕竟身为一个男人,如果连防身功夫都不会的,以后还怎么保护心爱的女人。” 说着,郑波远对林大宝冷笑一声:“你说是吧,林先生。” 程芷菲骂道:“你这是给自己找借口!” “没事的没事的,我去试试也好。” 反倒是林大宝呵呵笑了笑,示意程芷菲别激动。他指指不远处一个擂台,笑道:“去那试试?” “好!” 郑波远巴不得这样,马上带着林大宝快步往那个擂台走去。见到两人离开,程芷菲忍不住停手,对杨翠花问道:“翠花姐,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 杨翠花疑惑:“担心什么?” “郑波远把林大宝拉去比试了啊。我觉得郑波远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杨翠花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朝着林大宝的方向喊道:“大宝,你不要打伤人。要不然要赔钱的!” 程芷菲:“……” 我刚刚说的是这个意思吗?你们俩能不能都正常一点?难道不是应该担心林大宝会不会受伤吗?打伤人要赔钱,这是什么鬼…… …… …… 郑波远拉住绳索,轻轻一跃就翻身跳上擂台。动作轻盈,十分帅气。这边,林大宝也慢吞吞爬了上去。 郑波远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咧开嘴对林大宝笑道:“林先生,咱们男人之间玩擂台,就不要带护具了吧?那是娘们才用的东西。” 林大宝闻言,嘴角勾出一道戏谑的弧度:“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