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地下拳场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五十五章:地下拳场

一辆捷豹轿跑轻盈离开酒店,往燕京城城郊的五里庄方向开去。郑波远坐在驾驶座,一边开车一边略带自傲介绍道:“空手道是一种等级划分非常明确的武术。从白带、黄带、红带一直到黑带,都必须要有对应的实战能力。我从五岁开始练习空手道,几乎每年都能通过一次等级考试。今年年前,我刚刚拿到黑带四段的资格认证。” 郑波远说完,眼神若有若无飘向后排的程芷菲和杨翠花。可惜两女正在兴奋地叽叽喳喳聊天,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他说的话。郑波远追求程芷菲已经有两个月时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上手。不过郑波远不急,像程芷菲这种女人虽然难追,可一旦得手,她肯定就会死心塌地的。 因此这次程芷菲提议要去看点刺激的东西,郑波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地下拳场。 他练习空手道的时候,曾经就被教练带到地下拳场来观摩过。事实上,他的空手道教练在这个地下拳场颇有名气,曾经有过五连胜的优秀战绩。而郑波远自己,也在这个地下拳场中试过几场。结果有输有赢,但是这足以成为郑波远对外的谈资了。 见到两女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郑波远将目光转向林大宝:“林先生,你有兴趣练习空手道吗?不过你是新手,还是要从白带开始训练。” 林大宝惊讶,疑惑道:“白带?白带不是妇科病吗?其实我是一名中医,治疗妇科病也蛮厉害的。” 郑波远:“……” 妇科病你大爷啊!你全家都有妇科病。老子说的是空手道等级啊,跟妇科病有半毛钱关系? 郑波远深吸一口气,对林大宝解释道:“我说的白带不是这个意思。这是空手道……” 林大宝打断他的话,恍然大悟:“我就说嘛。你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妇科病呢。看你也不像是会出去花天酒地的人吗?” 后排的程芷菲和杨翠花抬起头,狐疑问道:“什么白带?谁花天酒地?” 林大宝抢先解释道:“没事没事。刚刚小郑在跟我解释什么叫白带。我已经跟他说了,男人是没有这个的。如果咱们不出去花天酒地,也不需要担心这种问题。” 郑波远:“……” MMP你是故意的吧!谁TMD问你白带的意思了?老子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好吗! 你TMD这么解释,不是给老子越抹越黑吗! 说话间,车子已经在五里庄停下。林大宝从车子里站起来,随意扫了眼周围。他这时才发现,原来雷卫胜的地下拳场就在赌场后面,也是一栋由厂房改建的建筑。林大宝上次在赌场执行任务,时间有些匆忙,竟然没有发现地下拳场所在。 郑波远停好车子,对程芷菲微微一笑,说道:“雷爷的地下拳场管理非常严格,只有熟客才能进入。如果是新客人,必须要有三名老顾客引荐才能进入。很多有钱人就是因为这一点,被挡在门口进不去。不过你们放心,我跟雷爷很熟。只要有我带路,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郑波远带着三人,施施然往门口走去。门口的保安小弟见到郑波远前来,笑着打招呼道:“郑少,又来虐菜?” 郑波远微微笑冷笑,含蓄摇头:“我带两个朋友进来开开眼界。黑子哥,行个方便呗。” 说着,郑波远掏出一包软中华香烟,塞到对方手里。他压低声音道:“黑子哥,我准备泡这两个妞。至于那个男的,你别让他进去。” 黑子哥收起香烟,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他起身打开门,笑道:“郑少我面子我还是得给的。不过郑少,今天里面有大比赛,你们可别闹出什么幺蛾子。” 郑波远胸口拍得“砰砰”直响:“黑子哥,我你还不放心吗?我什么时候出过幺蛾子?” “行!去吧。” 黑子掏出两张票塞给程芷菲和杨翠花,让她们进门。杨翠花见状,连忙停下脚步:“那大宝呢?他怎么不跟我们一起?” 郑波远一脸抱歉:“我的权限只能带两个人进来。林先生如果想进来,只能靠他自己想办法了。” “你!” 杨翠花马上听出对方语气中的得意,顿时怒不可遏。她将扔回给郑波远,冷冷道:“大宝不去,我也不去。” 程芷菲一看,也把门票还给郑波远:“翠花姐不去,我也不去。” “这……你们……” 郑波远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结果,顿时目瞪口呆。他连忙将门票还给两女,赔笑道:“你俩别急,我再去问问。” 他给黑子哥递上一根烟,挤眉弄眼道:“黑子哥,大家都是自己人,给个面子吧。” 黑子哥朝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大声嚷嚷起来:“不行!拳场有拳场的规矩。要是我放他进去,雷爷责怪下来谁扛?” 郑波远朝两女无奈苦笑:“不是我不肯帮忙,我是真的没办法。要不咱们先进去,我再打电话让别人带林先生进去?” 两女见状,脸色铁青。杨翠花依旧倔强摇头:“不行,我要跟大宝一起进去。” 林大宝耸耸肩膀,淡淡道:“这样吧,我去问问。” 郑波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随便。” 黑子哥双手抱在胸前,凶神恶煞看着林大宝。林大宝上前,凑近他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话。黑子哥马上脸色剧变,对林大宝点头哈腰道:“您请,您请!” “走吧。” 林大宝这才回头朝两女招招手,率先走进地下拳场。两女惊讶地相互看了一眼,连忙跟着林大宝走了进去。程芷菲伸手捅捅林大宝,好奇道:“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他怎么突然就放你进来了?” 郑波远闻言,也一脸费解望向林大宝。 林大宝神秘兮兮笑了下:“我刚刚威胁他说,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举报这里聚众赌博。” “瞎说!” 程芷菲白了林大宝一眼,没好气道:“不说就不说呗。” 四人沿着一条黑色通道往前走去。前方是一段铁质台阶,走下去以后是一个巨大的铁门。两个光膀子壮汉守在门口,见到四人以后拉开大门。 一阵喧闹的声音顿时从铁门中冲出来,振聋发聩震得四人耳膜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