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对力量一无所知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三十五章:对力量一无所知

中村太郎是中忍,也就是半步宗师。同时,中村太郎也是刀法高手,三尺之内杀人无数。 他一挥手,一排长刀首尾相衔,朝林大宝的右肩刺去。曾经在浅草居酒屋的时候,中村太郎用这一招杀死了不少来调查的特工。就连宁致武,也在中村太郎的手下吃了大亏。 只可惜,他面前的这个人叫林大宝,宗师之上第一人。 武道修炼如同爬山。宗师如龙,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在武道修炼的过程中,他们只不过是刚刚走上山脚的入门汉。至于那些半步宗师,他们连山都没有看到,还只是一群在黑暗中摸索的人。 中村太郎精通刀术和毒术,但他终究只是半步宗师。而林大宝早已高处不胜寒,居高临下俯视他们。 这些匕首出鞘之后,电光石火般刺向林大宝右肩。但是它们在距离右肩一寸的位置突然诡异静止了。就仿佛空气突然凝固,像冰块一样将这些匕首冻住了。 见到眼前诡异的一幕,中村太郎眼睛骤然睁大,难以置信喊道:“这怎么可能!” 他伸手朝最近的匕首抓去。可是匕首悬停在空气中,竟然纹丝不动。 林大宝手指轻轻捻起一柄匕首,调转刀尖对准中村太郎。林大宝淡淡说道:“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世人都说练刀不难。这是他们不懂刀法,真正的刀法是长虹挂日,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刀意。连这些都不懂,也配称自己为刀客?” 说着,林大宝手中匕首仿佛是充满了灵性,在林大宝手中旋转起来。刀芒在吞吐不定,泛起阵阵寒意。厨房中那些刀具仿佛是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怖,竟然也齐刷刷震动起来。甚至有菜刀自动飞出,猛地刺入中村太郎身前的桌子上。 “这刀……” 中村太郎脸色煞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他完全没有想到燕京城竟然会有这种刀法大师。在倭国的绝密资料中,更是没有任何记载。都说华夏国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物是武痴赵燕关。但现在一看,恐怕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农民工才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吧。 “嗤嗤嗤!” 几柄飞刀掉转方向,悬浮在林大宝身前。它们气势汹汹指着中村太郎等人,随时都可以将他一击击杀。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中村太郎突然心中大骇。他双手撑在操作台上,身体往后翻去。五炳匕首擦着他的鼻尖划过,深深刺入后方墙壁之中。 中村太郎再次狞声高喊起来:“你到底是谁!华夏国特种部队中没有你的资料!” 林大宝停下脚步,淡淡道:“以前没有,以后肯定会有的。我就是华夏昆仑,九章先生。” “华夏昆仑?” 中村太郎喃喃自语,而后脸上露出疯狂的神情。他厉声高喊道:“我管你是昆仑还是苍龙,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不仅仅是你,整个联盛广场的人都要为你陪葬!” 说着,中村太郎举起手中一个小巧的控制器,狞笑道:“或许你不知道,我虽然用刀,但是真正的杀招却是用毒。只要我按下这个遥控器,毒气就会将整座广场笼罩。到时候,整个联盛广场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我知道你们有狙击手,但是你们能一秒之内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死吗?” 其余服务员每人手中也各自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遥控器,真假难辨。 林大宝脸色十分平静,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他夹起一块寿司放入口中,淡淡道:“所有人为你们陪葬?你可以出去看看外面还有什么人。” 中村太郎皱眉,朝一个服务员使了个眼色。这名服务员冲出餐厅,几秒钟后返回,紧张喊道:“中村先生,外面没有人了!” “一个都没有?” 服务员苦涩道:“只有特种部队。他们已经把我们这里包围了。” 林大宝放下筷子,淡淡说道:“整个广场有上下五层,每层都有两万多平米。广场中空气流通不顺畅,毒气的传播速度撑死也就是每分钟两米。你尽管按下开关,我们部队有足够的时间将你的毒气驱散。” 中村太郎面如死灰。片刻后,他再次狰狞吼道:“我精心调配的毒气,只有我自己才有解药。就算你们有时间驱散又怎么样,你们根本找不到解药。” “是吗?真是幼稚。” 门口传来一声轻佻的声音。接着,一身军装的宁致武脚步轻快走进餐厅。他倚靠在门口,慢悠悠说道:“中村太郎,还记得我吗?” 中村太郎失声惊呼:“是你!你是那天潜入浅草居酒屋的人!不可能,你已经中毒了,怎么还会活着!” 林大宝冷哼了一声:“那也叫下毒吗?这种层次的毒药,我脑海中有千种万种。你尽管下毒,五分钟之内给不出解药就算我输。” 中村太郎面如死灰。他嘴唇蠕动,就连握着控制器的右手也在微微发抖,但就是没有决心按下开关。 “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毒药。” 林大宝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中村太郎和那些服务员警惕看着他,生怕林大宝突然出手。 林大宝哑然失笑:“真正的毒药是无色无味的,你们根本就感知不出来。下毒手法也是大道至简,没有任何特殊。就比如我现在说你们已经中毒了,你们信吗?” 中村太郎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一言不发。他悄悄自检身体是否有什么异状,但是却一无所获。 “看来你们真的是对毒药一无所知啊。” 林大宝叹了口气,缓缓道:“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竟然还有胆量潜伏到我们华夏国来搞事情?是梁静茹给你们的勇气吗?” “梁静茹的勇气?什么意思?” 中村太郎一头雾水,但依旧听出林大宝话中的轻蔑调侃。他对其他人做了个手势,狞声道:“少装神弄鬼!就算我们逃不出去,也要拉你们两个垫背。” 话音落下,所有服务员都向林大宝和宁致武猛地冲来。 宁致武脸上也闪过一丝紧张,靠近林大宝身旁担忧道:“师父,没装逼过头吧?这下咱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