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落幕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二十六章:落幕

“大宝,这小子怎么办?” 将山本正一和龟田角荣制服后,宁致武气势汹汹地指着角落里的雷卫胜骂道。他咬牙切齿道:“这小子是倭国人的走狗。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这么惨。” 雷卫胜见状,连忙快步走过来解释道:“误会啊,都是误会!其实我是自己人!” 江红绛也冷笑也一声:“现在知道说误会了?是你把我们潜入赌场的消息透露给倭国人的吧!” “是我透露的没错。但是……” “妈的,果然是你。下半辈子就吃牢饭去吧!” 雷卫胜脸色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对林大宝道:“林先生……这……你,你帮我解释一下……” 林大伯见状,对宁致武等人笑道:“你们确实误会他了。这次雷卫胜是配合我演戏的。” 众人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是我让雷卫胜把你们潜入赌场的消息告诉山本正一的。而且我其实早就潜入到房间里了。但是我想看看你们在面对危险时的真正反应,所以就没有出手。当然,你们表现的很不错。虽然实力不如山本正一和龟田角荣,可是你们的默契配合就可以弥补一部分差距……” “等等!” 宁致武打断林大宝的话:“师父,你刚刚说山本正一揍我们的时候你也在看?” 林大宝挠挠头:“前半段在看。就是你把砸到墙上的之前……” “那你怎么不出手帮我们!我都快弄死了!” “后来我去帮你们买外卖了嘛。反正你们皮厚,而且山本正一肯定不会对你们下杀手。” “林大宝我杀了你!” 众人打闹完毕。林大宝又替三人将伤势诊断了一番,包扎好伤口。雷卫胜在一旁看着,小心翼翼问道:“林先生……那我身体里……” 那次林大宝在雷卫胜体内留下了一道巫皇真气。只要雷卫胜稍有异心,林大宝马上就能感觉到,并且操控这缕巫皇真气将雷卫胜击杀。 雷卫胜知道自己体内的隐疾,所以肯定不敢违反林大宝的意愿。 雷卫胜苦着脸对林大宝道:“林先生,我当初只是想跟山本正一做生意。要是我一早知道他是忍者间谍,我肯定不会帮他的。我虽然是个流氓,但我也是华夏人啊。出卖民族的事情我雷某人真的做不出来。” “行。” 林大宝右手一招,巫皇真气便已经消散在雷卫胜体内。雷卫胜感觉到体内的变化,顿时满脸感激,向林大宝连连致谢。 “对了林先生,你朋友怎么办?他还昏迷在四楼包厢里呢。” 林大宝顿时一拍脑袋,这才想起了来文龙还昏迷在四楼包厢里呢。他想了想,对雷卫胜道:“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送他离开就行了。” “那些筹码呢?” 两人之前在赌场中赢了五百多万,现在全部都攥在来文龙手里。 林大宝想了想:“给他十万,其他的你们想办法弄回来。另外,告诉他以后好好生活,再进赌场打断他的腿!” “明白了!” 雷卫胜重重点头,快步去办事了。 …… …… 倭国,富士山巅。 富士山是倭国最著名的景区,每天的游客络绎不绝。山上的樱花和白雪,俨然已经成了倭国的标志。 在富士山山巅之上,有一处挂着牌子的围墙。牌子上的字翻译成中文,就是“行人止步”。 曾经有好事者想溜进里面看看,但是却根本无法逾越这道。其实这道围墙非常低矮,而且是用木头制成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没有人可以从围墙上爬过去。 围墙中,是一座破败的神庙。在神庙的正殿上,供着一位面色慈祥的八部大神。大神脚下是一排整齐的灵龛,每个灵龛前都燃着一盏油灯。青灯古佛,看起来非常安详平静。 一位小沙弥跪在蒲团上,昏昏欲睡。 突然,其中一个灵龛前的油灯忽闪了一下,迅速熄灭。 小沙弥马上惊醒过来。他呆呆地看着熄灭的油灯,突然扯着嗓子尖叫起来,拔腿朝外跑去。没一会儿工夫,两个和尚打扮的人便快步走到大殿之中。其中一人是个面色慈祥的老僧。他拄着一根木杖,全身上下衣着也非常简朴,甚至连脚上都踩着草鞋。看模样,像极了修野狐禅的苦行僧。 另外一个年轻人僧人则非常高大,黑壮黑壮的。将近两米的身高,在身高普遍矮小的倭国,已经非常鹤立鸡群了。他满脸都是煞气,眼睛死死盯着那盏熄灭的油灯。 “是龟田角荣。” 小沙弥脸上还挂着泪珠,双手合十向两人报告:“龟田角荣一个月前才成为上忍,刚刚进入神殿。” “龟田桑的外号是鬼刀,身法刀法都非常诡异。再配合上他上忍的实力,还有谁能杀他?” 黑壮僧人凶神恶煞,如同一尊发怒的罗汉。他声音发出,门外树叶上的积雪纷纷往下落。 草鞋老僧双手合十,淡淡说道:“他是去华夏国执行任务了吗?同去的有谁?” “山本正一大师。” 老僧闻言,惊讶抬起头:“他成为宗师已有十几年,已经是大师了。竟然还有人可以在他的手下,将龟田角荣杀死?莫非是两人分开执行任务?” 正在这时,写着“山本正一”名字的灵龛前,油灯忽闪了一番,也很快熄灭。 小沙弥目瞪口呆,再次失声喊了起来:“山本大师他也……” 这边,草鞋老僧和黑壮僧人也是愣在原地。 “罢了,或许是遇到高明的敌人了。我早就说过,华夏国是万法之祖,你们一定要小心为上。” 草鞋老僧叹了口气,迈步离开大殿。门外是皑皑白雪,院中积雪更是有三尺厚。老僧从院中雪上走过,竟然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整个人近乎悬浮在雪地上! 黑壮僧人在后面大喊:“上尊!那我们该怎么办?” “去查!每一个上忍都是八部大神的儿女,不能在外被羞辱!如果军部来问,你就将我的意思传达下去。” “是!” 黑壮僧人闻言,重重点头。他再次抬起头,满脸希翼问道:“上尊,我可以去华夏国吗?” 草鞋老僧猛地停下脚步,而后挥挥手,低沉道:“时机未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