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钓到大鱼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二十一章:钓到大鱼

自从半年前狼牙大队如同一匹黑马,在军区比武大会中闪亮崛起之后,各种势力便开始暗中调查狼牙大队崛起的秘密。《百兽拳经》和百兽丸作为狼牙大队的秘密武器,很快也被人挖掘出来。 毕竟林大宝从来没有想过将《百兽拳经》和百兽丸保密。因为除了他以外,世界上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真正发挥它们的实力。 特别是《百兽拳经》,已经在军队中大规模普及。但是没有百兽丸的辅助,根本就发挥不出任何作用。 这次山本正一潜入燕京城,为的就是找出《百兽拳经》威力惊人的原因,并且窃取百兽丸的秘方。 “砰!” 赵燕关双手成拳,重拳中裹挟着风雷虎啸,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砸向龟田角荣的头顶。龟田角荣眉头微皱,不敢硬碰锋芒。他矮小的身体如同鬼魅一般往后掠去。与此同时,手中鬼刀横架在头顶,试图切割开赵燕关的拳风。 鬼刀通体漆黑如墨。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刀身猩红的错觉,仿佛浸满了鲜血。 “呼!” 赵燕关面对着鬼刀锋刃,竟然不躲不避,重拳轰然砸下。鬼刀在拳风之下竟然诡异地向下弯曲,似乎是一段弓弦被拉到了极限。龟田角荣只感觉到一股霸道的压迫从天而将,将自己身体猛然往下压去。 “咔嚓!” 龟田角荣脚下的地砖逐渐出现裂痕,接着四分五裂。龟田角荣的双脚往下凹陷,竟然连足背都陷入了钢筋水泥之中。 “哼!” 龟田角荣发出一声冷哼,身子往后掠出。他双脚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沟壑,露出地砖下裸露的钢筋水泥。而赵燕关的拳风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在水泥地面上留下一个大坑。 窸窸窣窣的水泥灰尘落向四楼。一块石头落下,刚好落在四楼的牌桌上。 “楼上搞什么啊!” “还让不让人好好玩牌了!” “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抓一把好牌!你们赌场要赔我的损失!” “快上去看看!” “……” 四楼马上响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赵燕关皱眉,连忙撤去拳风。可就在这时,龟田角荣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鬼刀寂静无声,斩向赵燕关的后背。 “小心!” 窗户旁传来江红绛的提醒声。接着,一个大红色身影飘然跃下,推开龟田角荣手中鬼刀。可是鬼刀仿佛像一个致命漩涡,竟然拉扯着江红绛,重重摔向地面。 江红绛红衣似火,又仿佛是一只绚丽的蝴蝶。一声鹤鸣传来,江红绛挣开鬼刀的束缚,身体落在赵燕关身旁。她连着往后倒退了四五步,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脚步。 “好强!” 江红绛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她喉咙中泛出一股血腥味,被她生生压制下去。没想到两人才交手一招,自己便几乎要重伤! 要知道自从修炼了《百兽拳经》之后,江红绛武道境界已经稳稳处于半步宗师境界。虽然相比起赵燕关而已,境界还稍有差距。但是两人曾经交过手,就算是赵燕关也不能一招将江红绛逼退,更不要说几乎让江红绛重伤了。 龟田角荣也惊讶地看了江红绛一眼,似乎很意外她可以毫发无损地躲开自己的进攻。 江红绛压低声音,对赵燕关沉声道:“他很强,甚至境界过于你。” 赵燕关面无表情点点头。他之前的两招看似试探,可却是全力而出。龟田角荣虽然看似狼狈,但却将这两招都躲过去了。而且看龟田角荣的表现,似乎并没有使出全力。 “宗师!”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出惊讶。在苍龙小队的情报中,有关于龟田角荣的资料。资料一个月更新一次,最新资料中显示龟田角荣只是半步宗师境界而已。也就是说,龟田角荣很有可能在一个月内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倭国又多了一位宗师境界高手? 两人眼中露出凝重神情。本以为这次抓捕山本正一的任务相对简单,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宗师境界高手!一入宗师便化龙,这俨然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战斗了。 “啪啪啪!” 旁边响起了山本正一的鼓掌声:“原来是朱雀江红绛小姐大驾光临。刚刚您用的似乎是《百兽拳经》中的鹤拳?我也拿到过《百兽拳经》拳谱,但是上面的记载的鹤拳威力似乎又有所不同。” 江红绛瞥了他一眼,妩媚笑了起来:“咯咯咯,《百兽拳经》是专门给我们华夏人用的。如果你们倭国人想修炼,就应该稍微做一些变动。” 山本正一马上竖起耳朵:“哦?该如何变动?” “很简单。将《百兽拳经》改成《禽兽拳经》就可以了。《百兽拳经》是专门为人设计的。只有《禽兽拳经》才适合你们这些倭国人。” 江红绛美艳动人,眼神中满是妩媚。可却偏偏又如此优雅地说出了这句话。饶是山本正一老奸巨猾,表情都不自觉抽动了一下。 山本正一狰狞笑了起来:“呵呵,朱雀小队果然是牙尖嘴利。就是不知道等下你们还能不能……” “咻咻咻!” 正在这时,三枚银针悄无声息出现,迅捷刺向龟田角荣和山本正一等人的脖子。 “呲!” 鬼刀鬼魅般划出,仿佛将空气一分为二,切割成了上下两段。三枚银针均是从中间被斩断,掉在地上。凌厉的刀风余威不减,在墙壁上划出一道狠狠的沟壑。 “唉,你们说的没错。这玩意儿还真是个废物。” 宁致武把玩着手里那把精致的麻醉枪,慢悠悠走进了房间中。他将麻醉枪装好,叹气道:“这玩意儿打人还行。打狗容易被咬断。” “113部队,宁致武。” 宁致武与赵燕关江红绛并肩而立,嘿嘿笑道:“竟然是一位宗师境界高手。老赵,咱们这次是不是钓到一条大鱼。” 赵燕关面无表情,点点头。他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拳套,缓缓戴在手上。而江红绛则是取出一根长鞭,脸色凝重看着龟田角荣。 “楼下的赌客已经被余娜疏散了。接下来咱们就算把这栋大楼拆了,也不会伤到人的。” 宁致武双手握着匕首,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道:“放开手脚干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