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阡陌咖啡店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零八章:阡陌咖啡店

林大宝皱眉看着前方的路障,慢慢降低车速。他摇下车窗,沉着脸问道:“有事?” 一个皮肤黝黑,满脸胡渣的协警上前呵斥道:“下车!我们接到通知,你涉嫌一起袭警事件!现在我们正式拘捕你。” 说到这里,协警忍不住握住了身后的警棍。据说车里这小子的身手很不错,刚刚一人干趴了好几个警察。如果真打起来,自己赤手空拳恐怕还真不是对手。 不过他原本以为对方至少是个有恃无恐的富二代,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穷酸农民工。 远处的警笛声越来越近。很快,方队带着那群鼻青脸肿的警察赶到这里。少说也有五六辆警车驶来,将林大宝围在中间。方队脸色铁青从车上下来,指着林大宝狞笑道:“你不是能打吗?我倒要看看你能打几个警察!” “下车!” “妈的,老子第一次见到这么横的农民工!” “这辆车是偷来的吧!” “……” 十多个警察围在奥迪R8前面,指着林大宝骂骂咧咧。他们手里都各自拿着家伙,气势汹汹的模样就跟黑社会打群架似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原来是叫了帮手,怪不得这么牛逼。” “呵呵!整个燕京城的警察都是我的帮手!今天你要是能从我这里过去,老子跟你姓!” 方队猖狂大笑。正在这时,他口袋里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表情马上凝重起来。他往后退了两步,压低声音恭敬道:“董局长,有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压的声音,似乎是在呵斥着什么。这边,方队满脸带笑,不停点头哈腰。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豆大的汗珠也从他脸上不住滑落。 没一会儿,方队终于挂断电话,重重松了一口气。他收起手机,神色复杂朝这边走来。两个下属马上迎上前去,满脸讨好道:“方队,这小子不肯下车。要不咱们来硬的,把丫车给砸了。” “没错!他刚刚还骂我来着。” “方队你在旁边看着好了,我们肯定把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 两个下属左一句右一句,一脸谄媚在方队面前邀功。但是很快,两人发现方队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他脸色纠结,跟之前那个不可一世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其中一人见状,连忙小心翼翼问道:“方队,怎么了?” 方队猛地抽了两口眼,最后才猛地挥手:“收队!” “收队?” 众人闻言均是一愣。搞出这么大的阵势,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收队了?其中一个警察不解问道:“方队,咱们还没收拾这小子呢。” “我收拾你大爷!” 方队此时正一肚子火没地方撒,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对方一不留神,脚底踉跄一滑,摔在地上。 方队喘着粗气,忿忿道:“别废话,收队!这小子咱们惹不起。” “为啥惹不起?” 众人不解。这小子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那种乡下来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种人工地里多的是,遇到警察都是唯唯诺诺的,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怎么轮到这小子,就变成惹不起了? 一个下属狐疑问道:“方队,这小子不像是有来头的啊。” “你知道个屁!” 方队眼睛一瞪,骂道:“你知道刚刚是谁给打的电话?是董局长!董局长亲口说,让我们别惹事,放这小子走。” “董局长!” 周围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董局长燕京城市局局长,搁古代的话就是九门提督。对他们这些小片警来说,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 想不到他竟然会为了这个土包子主动打来电话?难道说这小子是个深藏不露,扮猪吃虎的二代子弟? 众人后背冒出阵阵冷汗。 “收队收队!” 这些下属连忙收拾路障,准备上车走人。这时林大宝从驾驶座下来,靠在车门上点了根烟:“这就走了?不是说要收拾了吗?” 方队见状,连忙上前赔笑道:“误会,都是误会!您有事先忙,我们不耽误你了。” “别啊。” 林大宝呵呵笑了起来,主动把手伸到方队面前:“你刚刚不是说要拷我吗。来,别手下留情。我保证百分之百配合你们。” 方队额头上冷汗淌下,这小子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他把林大宝拉到一旁,小心翼翼赔笑道:“兄弟,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您就高抬贵手,别跟我一般见识吧。” 其他人也都毕恭毕敬站在他的身后,满脸恭敬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大宝不急不慢抽完一根烟,这才慢条斯理道:“让我高抬贵手也可以。我问你,阡陌咖啡店有什么来头?” 听到林大宝的话,对方重重松了一口气。而后,他又惊讶说道:“您不知道阡陌咖啡店的底细?” 林大宝摇头,没好气道:“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做什么?” “明面上看,阡陌咖啡店只是一家高端咖啡会所。但是据说阡陌咖啡店的后台金主是段家。咖啡店的会员都是定向发放的,没有关系的人根本进不去。所以很少有人敢在阡陌咖啡店里闹事。” “段家?” 林大宝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道:“段子昊是段家的吧?” “您认识段子昊?” 方队惊讶地看了林大宝一眼,而后压低声音说道:“段子昊一年前就死了。听说是在外面打猎,被仇家害死的。段子昊死了以后,段家竟然连屁都不敢放。大家都在猜测,那个杀死段子昊的人恐怕关系也非常牛逼。” “目前段家唯一的继承人是段子昊的弟弟段子阳。段子昊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但是段子阳可不是一般人物。据说他……” 方队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多了。他顿时讪讪一下,对林大宝道:“其实这些都是小道消息。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行。” 林大宝朝方队点点头,挥手让他离开。方队连忙一溜小跑回到车子,飞快发动车子离开。 一摸后背,衣服竟然湿了大半。 “记住这辆车的车牌。通知下去,以后看到这辆车都给老子绕着走!” 方队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