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监视 - 春野小神医

第七百零六章:监视

苏梅艰难说完这段话,然后迅速低下头,似乎不愿让林大宝看到此刻脸上的表情。但是她的肩膀微微颤抖,显然此刻心里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那个坚强的苏梅,此时仿佛消失不见了。 林大宝有些失魂落魄看着她,追问道:“为什么突然让我回美人沟村?当初不是说好了,顺便帮你把相亲的事情解决掉吗?” 苏梅再次抬起头,脸上已经重新恢复成平静如水的神情。她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燕京城不是你的舞台,你赶紧回美人沟村吧。” 林大宝脱口而出:“那你呢?” 苏梅眼中闪过一丝坚毅:“我当然是留在燕京城里。你喜欢喝茶,适合美人沟村。而美人沟村里没有我喜欢喝的咖啡。” 林大宝沉默,渐渐脸上也露出焦躁的神情。他没想到,苏梅这次打电话来竟然是为了跟自己说这句话。直觉告诉林大宝,这绝对不是苏梅自己的意愿。 她不止一次说过,非常厌倦燕京城里尔虞我诈的生活。只有像美人沟村这种恬淡、宁静的生活,才是她真正想要的。 为什么苏梅突然说出这种话?难道她被人胁迫了? 林大宝再次问道:“是不是有人逼你?” 苏梅痛苦地摇头,脸上竟然露出哀求的神色:“大宝我求求你别问了。你赶紧回美人沟村吧。我以后不会再去美人沟村了,你就当做没有我这个朋友。” “砰!” 林大宝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杯子花瓶全部都蹦了一下。咖啡店中的顾客纷纷扭头望着这边,满脸不爽。 林大宝环视了一周,抬高声音吼道:“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抽你!” “哼!乡巴佬。” “什么时候阡陌咖啡店也能让这种人进来消费了?” “简直是拉低了我们的档次。” “你们看,这个乡巴佬根本不懂咖啡。他竟然在这里喝茶。” “……” 众人窃窃私语,讥讽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有人打响指叫来服务员,让她请林大宝出去。 女服务员为难地看着苏梅,进退两难。 苏梅握住林大宝的手掌,满脸痛苦的神情:“大宝你别闹了。没有人逼我这么做,是我自愿的。你先回美人沟村,以后有机会我再去找你。你明天就走,好不好?” 林大宝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他猛地起身,来到不远处一对顾客身旁。这是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都很高大。现在虽然是冬天,温度零下十度左右。但是两人却只穿着单衣,隐约可见身上精壮的肌肉。 他们坐在靠窗位置喝咖啡,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林大宝敲敲他们的桌子,呵呵笑道:“朋友,麻烦你们一件事情。” 两人警惕抬起头:“什么事?” “想让你们先晕一会儿。” 林大宝骤然出手,猛地按住一个人的脖子往桌子上砸去。只听得一声闷哼,对方脑袋重重磕在桌沿上,瞬间昏死过去。另外一人瞳孔极具收缩,猛地起身向林大宝攻去。 他一拳击出,速度极快,竟然在空气中激起一阵冷风。与此同时,他另外一只手扶在腰间,竟然是在拔枪。 “砰!” 林大宝手臂鬼魅般探出,砸在他的手腕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臂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往下弯曲,显然是断了。下一刻,林大宝也按住了他的头,狠狠撞向桌子。又是一声闷哼,对方从椅子上滑落,瘫软摔到地上。 他的耳朵里掉出一个纽扣大小的黑色物件。捡起来一看,竟然是窃听器。 咖啡店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一幕。从林大宝出手到结束,才不过十多秒钟而已。两个精壮男子,竟然已经昏迷在地不省人事了。 那些之前疯狂吐槽林大宝的顾客,纷纷觉得头皮发麻。要是这个农民工是对自己出手,那岂不是更惨? 有人已经飞快起身结账。没一会儿工夫,咖啡店的客人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林大宝拍拍手,回到苏梅身旁重新坐下。他咧嘴笑道:“现在没人监视你了,可以说实话了吧?” 苏梅眼神哀伤,没有说话。 林大宝呵呵笑道:“我一开始就注意到他们俩了。他俩虽然点了咖啡,但是却一口也没喝过。而且他们似乎非常关注我们这边,经常侧耳朝向这边。可我刚刚故意用力拍桌子,他们俩却没有任何反应。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林大宝将那枚纽扣大小的窃听器扔到桌子上,淡淡道:“这是军队里才有的东西。而且他们俩出手的拳法是军体拳,看来曾经也参过军。不过两人身上的军人气质已经不见了,应该是退伍很久了。” 林大宝手指叩击着桌面,淡淡说道:“曾经当过兵,身手不比特种部队队员差。而且现在拳脚功夫也没有落下,甚至略有精进。这显然是长年累月持续练习的结果。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能搞来军队的新式装备,显然跟军队关系匪浅。你们苏家在军队中没有这种影响力,所以不是你们苏家的人。也就是说,他们俩是你的相亲对象派来的人?” “你还没有去相亲,对方竟然就派人来监视你,丝毫不顾你们苏家的脸面。看来对方的来头比你们苏家还大。在燕京城中,有这种实力的家族可不多。叶家?秦家?江家?” 林大宝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或者说是,段家?” 林大宝口中所说的家族,都是燕京城中的顶级老牌家族。苏家已经逐渐没落,但是这几个家族却如日中天,正当壮年。 特别是段家,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林大宝犹记得当初在麻风村宰了一个姓段的小子,就自称是燕京城段家的大人物。 苏梅闻言,惊讶地看着林大宝。她没有想到,林大宝竟然从两个保镖身上的线索就推理出了这么内情。这份独到的眼界,还是当初那个穷山沟的穷小子吗? 不知不觉,他已经成长到这种高度了。 苏梅心中哀叹,可惜不能一直陪你继续成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