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雷卫胜逼宫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八十三章:雷卫胜逼宫

雷卫胜将单据展开,确实是几张借条。而借条的最下面,赫然盖着严氏医药的公章。再看借条的签署时间,竟然是在前天。 几张借条加起来,金额足足有二十多亿! “严三!” 严秋雨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气得浑身发抖喊道。借条是严三的笔迹,上面还有一个手印。显然是严三将严氏医药的公章偷了出去,在雷卫胜手里借了钱。 严秋雨连忙给严三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嘟嘟嘟”提示音。 “你们不是人!” 严秋雨脸上布满冰霜,咬牙切齿道。现在严氏医药好不容易步上正轨,想不到严三又出了这种幺蛾子。严秋雨顿时觉得从心底里涌起一阵无力感觉,似乎看到这段时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泡影付之东流。 她双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现在葛杨存、郑风他们都去美人沟制药厂考察了,公司里只有她在主持大局。对方选择这个时候来发难,显然是事先调查好的。 围观的众人看到雷卫胜手里的借条,马上也窃窃私语起来。就连站在严秋雨身后的员工,此时也面面相觑,露出无奈的神情。 “借条白纸黑字,还盖着公章。看来借钱的事情是没跑了。” “堂堂的严氏医药,竟然也沦落到被黑社会上门讨债的地步了。” “你们看借条的金额,一共有二十多亿呢。严氏医药前段时间股权动荡,大伤元气。这次再来这么一出,肯定经营不下去了。” “所以说,女人做事业还是不行啊。” “可惜了。这么大的公司,竟然就这样垮了。” “……” 围观众人的议论声传到严秋雨的耳朵里,就仿佛锋利的刀子一样,字字剜心。他们说的没错。现在严氏医药风雨飘摇,二十多亿的债务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严秋雨刚刚整顿好公司,准备大展宏图。可谁能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还不了钱,就把公司抵押给我。” 雷卫胜得意洋洋大笑道,“多亏严小姐前段时间让我回去多学习多看书。我这次特意研究过了,这张盖了章的借条是有效的。” 严秋雨死死盯着他,极力压抑着自己愤怒的情绪:“严三在哪里!借条是不是你逼他签的。” 雷卫胜呵呵笑道:“不知道。欠条是用你们严氏医药的名义签的,其他人不关我的事。” 说着,雷卫胜爬上汽车车顶,对围观的众人大声喊道:“我宣布一下。严氏医药欠了我的钱没还,我今天是来讨债的。诸位,大家可以帮我做个见证。” 众人神色复杂看着雷卫胜没有说话。 “我报警!” 严秋雨一咬牙,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雷卫胜满不在乎道:“尽管去报警。你也可以把你那位土包子姘头叫来。老子看他很不爽了,今天正好收拾他。” 很快,远处警车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三辆警车在路边停好,几个警察往这边走来。 严秋雨脸上露出一丝希望神情,对雷卫胜沉声道:“警察来了!” 雷卫胜满不在乎耸耸肩膀,得意洋洋道:“来了正好,可以帮我主持公道。” 望着雷卫胜的神情,严秋雨心中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怎么回事?” 为首的一个中年警察穿过人群朝这边走来,皱着眉头道:“聚众闹事?统统带回局子里!” 雷卫胜连忙迎了上去:“黄队,是我。” “雷总?” 黄队微微一愣,旋即露出笑容:“你这是唱的哪出?” 雷卫胜将黄队拉到一旁,替他点上一根烟。两人在旁边“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儿。几分钟后,两人勾肩搭背返回到人群中间。 严秋雨的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这位警察先生,他在聚众闹事。麻烦你把他们都带走。” 黄队一边抽烟,一边慢条斯理摇头道:“你们这件事情属于经济纠纷,我们派出所管不着。另外,借条上面白字黑字写得很清楚。就算是我们要管,那也是把你们带走。” 说着,黄队拍拍雷卫胜的肩膀笑道:“雷总,这种事情其实也好办的。你回头拿着借条去法院起诉,法院会派人来查封公司。等开庭审理以后,就会根据借条来宣判的。法院和派出所都是讲法律,保护弱势群体利益的,这点你就放心好了。” 雷卫胜大笑:“哈哈,多谢黄队提醒!” “你们是勾结好的!” 严秋雨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们俩义正言辞呵斥道。这两人勾结搭背的模样,根本就是一伙人。严秋雨此时心如死灰,想不到竟然连警察也是这样的人。 黄队闻言,眼睛一瞪呵斥道:“你这是诽谤!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走!” 旁边围观的众人也纷纷同情地看着严秋雨。虽然借条白字黑字写得很清楚。但是雷卫胜和这位黄队的所作所为,显示这件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啊。 “警匪勾结。这下严氏医药真的有麻烦了。” “唉,借条上还盖着公章呢。就算是去法院,法院也会倾向于高利贷的。” “可惜了。我估计严氏医药是被人下套了。” “……” 众人窃窃私语,纷纷摇头叹息起来。事已至此,恐怕已经没有转还的余地了。 雷卫胜步步紧逼,盯着严秋雨狞笑道:“看来我只有去法院起诉了。不过到时候法院查封了严氏医药,对公司影响也不太好。要不然咱们还是协商一下,把股份转让给我算了。” 严秋雨脸色惨白,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做梦!” “呵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雷卫胜向身后的手下招呼了一声:“为了防止严氏医药转移资产,你们今天就守在大门口,不要放一个人出去!” “是!” 那群地皮流氓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对了。你那个土包子姘头呢?他不是很能耐吗?今天怎么当起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 看到严秋雨脆弱的神情,雷卫胜心中更是无比畅快,仰头大笑。 “呵呵,你找我?” 正在这时,人群外响起了略带调侃的声音。接着,穿着一身休闲装的林大宝双手插兜,缓缓走进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