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以毒攻毒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七十三章:以毒攻毒

“好厉害的毒液!” 众人望着这滴毒液,个个都是心有余悸。区区一滴毒液,就能将大理石台面的桌子腐蚀出一个大洞。如果这滴毒液在人体中呢?众人简直不敢想象。 可见现在宁致武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中村太郎!” 洪泽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一拳在身后的椅子上。厚重的实木椅子,顿时四分五裂。 此时,陈辛村已经林大宝当成了在医术上可以平起平坐的人。他用中医针灸的手法提取出了毒液。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实则却非常困难。这需要将毒液事先压制到几大穴位之中,并且用银针引导毒液溢出。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就算是在华夏国医学界也寥寥无几,而且无一不是名震华夏国的名医大家。 自己虽然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需要借助各种高科技仪器。而且花费的时间也比林大宝要长很多。 让陈辛村好奇的是,之前竟然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位精通针灸的小农民存在。 陈辛村心中自言自语:“或许他只会引针,不会药理。药理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能有所提升。这个人太年轻了。” 陈辛村想了想,上前询问道:“毒液是提取出来了,该如何祛除?年轻人,你很有天赋,之前是老朽看走眼了。但是祛除毒液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吧。这需要长年累月的病理学经验做支撑。凭借你提取出的毒液,我有信心在12个小时内把毒液祛除。” 或许是怕林大宝误会,所以陈辛村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和蔼。他想了想,继续补充道:“年轻人你放心,我不会抢你的功劳的。而且我很看好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的病理学实验室工作。我有信心让你在五年之内,就成为华夏国首屈一指的名医!” 众人闻言大惊,就连洪泽也是一脸惊愕看着两人。要知道,陈辛村是出了名的坏脾气,稍有不顺就横眉冷对破口大骂的。刚刚林大宝把陈辛村激怒成那样,洪泽都以为他俩已经结下梁子了。没想到陈辛村竟然会放下身段,主动邀请林大宝加入自己的实验室。 求贤若渴! 洪泽忍不住再次打量了一番林大宝。看来宁致武的眼光确实不错,这名林教官还是颇有潜力的。 听完陈辛村的话,林大宝只是淡淡摇头。他一边将银针扔进温水中,一边淡淡道:“没空,也没兴趣。如果你们想学医术,可以去燕京第一医院。我每个礼拜会在那里开一次课,为大家讲解中医。” “眼镜第一医院?开课?” 众人面面相觑。这家伙该不会是失心疯吧?燕京第一医院是燕京城,乃至是华夏国最好的医院。整体实力甚至比军医大学还厉害。这个家伙竟然大言不惭,说去那里开课收徒? 林大宝淡淡道:“只是讲解中医,不是收徒。我对徒弟的天分要求很高,普通人不够资格。” “哼!” 陈辛村再次拂袖回到椅子上。他虽然爱才,但是连着碰壁好几次,此时心里也是不大痛快。 林大宝将银针扔进泡着烟丝的温水之中。 由于泡了烟丝,所以现在这盆温水已经变成了淡黄色,而且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众人见到林大宝的动作,更是面面相觑。银针本来就有毒,再扔进这种毒水中,岂不是毒上加毒,更加厉害? 林大宝主动开口,淡淡道:“中医有一种说法,叫做以毒攻毒。这种方法很管用,但是对医术的要求很高,同时风险也更大。可惜,现在中医式微,敢这么做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以毒攻毒?” “是有这种说法。但是以毒攻毒的风险也太大了吧。两种毒药进入体内,但凡只要有一种毒药的份量没有控制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大错。” “这是赌徒心理!咱们学医之人,最要紧的就是要稳妥!” “……” 众人闻言,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望向林大宝的目光也有诸多责备。 洪泽上前,再次开口道:“林教官,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以毒攻毒的风险会不会太大了?” “风险太大?” 林大宝发出一声冷笑,“对别人来说风险很大。但是对我而言,一切尽在掌握,没有任何风险。” 说话间,林大宝悄然将一缕巫皇真气注入到温水之中。这盆水的水温原本已经逐渐变凉,此时竟然再次沸腾起来。淡黄色的热水不断冲刷着银针。银针上黑色的毒液,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逐渐变淡。几分钟后,银针再次光洁如新,泛着丝丝银光。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取出银针,重新刺入宁致武的穴位之中。等银针再次变得漆黑以后,用将银针扔入这盆水中的洗涤。 “换一盆水。” 连着三次以后,银针从宁致武体内带出的毒液已经越来越少。但是宁致武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仅仅只是脸色稍微好转。 陈辛村冷哼一声:“银针只能取出部分毒液。残余的毒液已经进入宁队长的脏器和神经之中,用银针是取不出来的。” 林大宝飞快写下一张药方,扔给洪泽:“马上把这些药材拿来。” “是!” 洪泽点头答应道。113基地中就有药房,各种药材都有,就是为了应付这种不时之需。 但是洪泽看到这些药材以后,再次转身望向林大宝,犹豫道:“大宝,这些药材……” 林大宝写下的这些药材,竟然都是孔雀胆、蝎子粉、蚂蟥之类的剧毒之物。就算是正常人,服下这些东西恐怕也凶多吉少。 “马上去!” “是!” 洪泽无奈,一路小跑而出。很快,他已经拿着这些药材回来,摆在林大宝面前。 林大宝满意点点头,小心翼翼将这些药材混合在一起,迅速制成了几颗黑乎乎的药丸。一股一股恶臭从药丸上传来,令人作呕。 洪泽犹豫道:“真的要让老宁服下去吗?” 林大宝瞥了他一眼:“要不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