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解毒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七十二章:解毒

包括洪泽在内,手术室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林大宝。原本繁忙的手术室,此刻顿时安静下来,几乎落针可闻。 陈教授,本名陈辛村,燕京城军医大学最年轻的医学教授。由于在毒病理学方面的杰出成就,他还被授予过一次二等功。他编制的《人体抗毒性研究》被各地的医学院采用,作为大学教学教材。可以说,陈辛村是目前华夏国最权威的抗毒性研究专家。 如果连他都治不了的毒药,在华夏国恐怕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可没想到眼前这个穿着皱巴巴休闲装的农民工,竟然张口就说陈辛村医术低微。在众人看来,这可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陈辛村脸上啊。 洪泽连忙对林大宝低声道:“林教官,你是怎么说话的呢!陈教授是这方面的权威!” “呵呵,过奖了。我陈辛村从医二十年,第一次被人骂做医术低微。就算是苍龙特战组的赵燕关,见到我也是客客气气的。没想到啊,你们113部队架子竟然比苍老特战组还大。” 陈辛村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铁青。他向身后众人打了个招呼,冷冷说道:“既然他们不欢迎我们,咱们走。” “是,教授。” 手术室中,陈辛村的助手们答应了一声,纷纷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洪泽一看,顿时就急了。他来到陈辛村面前,急急道歉道:“陈教授你别生气。林教官不是我们113部队的人,他刚从闽江省过来,对燕京城的事情还不太了解。” 陈辛村抬高声音,劈头盖脸骂道:“他不清楚,难道你也不清楚?性命攸关的事情,可以这么莽撞吗?” “是是是!” 洪泽连连道歉,近乎用央求的声音对林大宝小声道:“大宝,你看在老宁的面子上,向陈教授道个歉吧。” 林大宝往前一步,郎朗道:“既然要走,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难不成是想偷学我的医术?” “林大宝,你别太过份了!” 洪泽脑袋“嗡”得一声,拔高声音呵斥道。他指着林大宝,面孔扭曲呵斥道:“老宁还在手术台上躺着呢。他视你为师父,一直都非常尊敬你。但是你却置他的生死于不顾?” 林大宝面无表情道:“我说过了,只有我才能救他。其他人的治疗手段,对他百害而无一利!” “你!” 陈辛村重重一拍桌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咬牙切齿道:“好,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说着,陈辛村等人气呼呼地在手术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准备全程观看林大宝诊治。 林大宝这才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绕着宁致武走了一圈,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之前说,现场还发现了一名中毒死亡的女性是吗?” 洪泽以为林大宝在捣乱,所以此时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洪泽冷哼了一声,算是给出回答。 林大宝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这名女性尸体的症状是不是五官扭曲,七孔流血?她的耳膜、眼膜全部被穿破。死前容貌非常扭曲,食指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林大宝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道:“类似于这样一个反S的角度。” “你怎么知道?偷看尸体了?” 听到林大宝的话,洪泽顿时已经,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刚刚林大宝说的没错,那具尸体确实都有这些症状。可是洪泽明明记得,林大宝从进入基地以后就一直跟着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检查尸体。 洪泽沉默了一下,继续解释道:“七孔流血和手指扭曲都是真的。但是耳膜和眼膜的损伤要等法医进一步的验尸报告才知道。” 旁边一个助理打扮的医生小心翼翼举手,轻声道:“我检查过了,确实是这样的。” 众人惊讶望着林大宝。 陈辛村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刚刚的检查报告中为什么没有写到!” 医学助理红着脸,小声解释道:“老师你说过,中毒引发的症状大多是在五脏之中。身体的外伤可以先放一放。” 陈辛村一滞,顿时哑口无言。这些话,确确实实是他亲口所说的,也难怪学生会忽略这一点。此时,他望向林大宝的眼神已经有一些凝重。他只是略微检查了一下宁致武的病情,就能推断出之前那个死者的症状。这说明这个看起来像农民工一样的年轻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 “只要毒药进入体内,身体发肤都有可能成为被破坏的对象。谁说对中毒者来说,外伤就不重要了?如果中毒以后神经失常,举止怪异,就会导致身体出现很多伤口。这些伤口,难道不正是中毒的标志之一?” 林大宝淡淡说道。旋即,他从包里取出针盒,淡淡道:“麻烦取一些热水和酒精过来。另外,我还需要热毛巾和一包香烟。” 听到林大宝的要求,众人有些惊讶。热水和酒精还稍微正常些,毕竟在治疗的时候经常需要用到。可是香烟是怎么回事?总不能一边做手术,一边抽烟吧? 一个助手小声说道:“手术室是无菌环境,不能抽烟的。” 林大宝淡淡扫了他一眼。 “给他!” 陈辛村没好气说道。他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香烟,扔给林大宝:“如果病人出了什么状况,我看你怎么向部队交代。” “不用多虑。” 林大宝接过香烟扔到一旁。他取出银针,缓缓刺入宁致武的天门、命宫、中枢、涌泉四大穴位之中。三分钟后,林大宝取出银针。众人发现四枚银针竟然变得黑漆漆的,就跟被染了色一样。 一股恶臭从银针上传来。 “好臭啊。” 几个助手捂住鼻子,退到一旁。陈辛村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他们才重新站回来。 林大宝取来热水,将香烟的烟丝拆开倒入其中。温水中飘满烟丝,同样散发出刺鼻的气味。众人费解望着林大宝,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林大宝将银针放在酒精火上炙烤。上面的黑色非但没有减缓,颜色反而更加加深。针尖甚至有一滴黑色的浓稠液体低下来,很快将桌子腐蚀出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