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开飞机的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七十章:开飞机的

林大宝昨晚睡得迷迷糊糊的,而且也没有开灯。半夜有个光溜溜的身体钻进被窝里,就下意识地认为是杨翠花了。任林大宝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乌龙啊。 昨天晚上,杨翠花是和何青青、柳乔伊三个人一起住的。所以说,昨晚进房间的人肯定是何青青和柳乔伊中之一。可到底是哪个人呢? 林大宝使劲回想,可就是回忆不起来。其实何青青和柳乔伊的身材差不多,又都是长发。而且当时黑灯瞎火的,对方刻意没有发出声音,所以林大宝压根儿就认不出来。 杨翠花关切对林大宝道:“大宝,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没事。” 饶是林大宝自己都没好意思把这件事情对杨翠花讲。他犹豫了一下,问道:“昨晚你们三个人几点睡的?” 杨翠花答道:“我们洗完澡就睡觉了,大概是十二点多吧。” “昨晚有人出去过吗?” “三更半夜的,谁会出去?” 杨翠花一脸疑惑看着林大宝:“大宝你没事吧?怎么今天问的问题都怪怪的。” “没事没事。” 林大宝只好尴尬笑笑,拉着杨翠花快步追上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大宝总觉得何青青和柳乔伊似乎一直在偷看自己。可每当林大宝抬起头,两女又把目光转移到旁边去了。 林大宝裆下非常忧伤啊。昨晚睡了其中一个,而且很有可能还拿了一血。可头疼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印象。 关键是对方究竟想干啥嘛。偷偷摸摸跟自己来了一发,难不成是送温暖来着? 吃完饭,柳乔伊继续去忙演唱会的事情。现在演唱会的场地虽然已经搞定了,可是还有排练、舞美等各种事情需要处理。而何青青和杨翠花两人则是约好,要去燕京城里转一转。 “这辆车给你们俩开。” 林大宝将那辆奥迪R8的钥匙扔给何青青,笑着说道。 何青青看到钥匙以后吓一跳,连忙问是从哪里来的。要知道,一辆最低配的奥迪R8也要两百多万。林大宝才来燕京城没多久,怎么就有车了? 林大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我打牌赢来的。” “打牌?你跟谁打牌?” “嘿嘿,总之这车子的来路很正,你俩放心好了。” 两女不再多问,高高兴兴地开着车子离开酒店。林大宝准备前往严家胡同,可刚走到路口,手机就响了起来。林大宝看了一眼,竟然是宁致武打来的。 林大宝接通电话,笑骂道:“你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为师没你这么不孝徒儿。”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旋即一个陌生声音传来:“是林教官吗?” 林大宝眉头微皱:“你是哪位?” “我是宁致武的朋友。宁致武受伤了,昏迷前让我们一定要找到你。他说只有你才能救他。” 林大宝的脸色愈冷,周身的温度也降了几度。一个行人从他身旁经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冷啊。” 林大宝深吸一口气,问道:“受的什么伤?谁做的?” “是中毒了。如果林教官有空的话,能不能麻烦您马上过来一趟?老宁的中毒很深,我担心撑不了多久。” 林大宝不假思索道:“可以。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到。” “不用了。林教官,我就在你身后。” 电话中那个声音沉声说道。旋即电话挂断,一个魁梧的络腮胡子从拐角走了出来。他见到林大宝平静的神情后,反而有些意外:“林教官,你不惊讶?” 林大宝淡淡摇头:“没什么好惊讶的。” 事实上,林大宝一早就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了,因此林大宝才特意将杨翠花和何青青她们支开。只是林大宝还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所以没有采取下一步动作。 络腮胡子伸出手,道:“我叫洪泽,是老宁的战友。林教官,久闻大名。” 说话间,洪泽也在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大宝。事实上,他曾经不止一次听宁致武提到他的师父林大宝。用宁致武自己的话来说,这名叫林大宝的人简直是一位天神下凡的奇才。原本洪泽还以为能让宁致武折服的人,该是怎样的三头六臂。可没想到现在一看,竟然是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农民。 “不用废话了,赶紧走。” 林大宝径直往酒店后面走去,然后在一辆黑色的路虎车旁停下脚步。洪泽再次惊讶,赞叹道:“不愧是林教官,竟然一眼就能猜中我的车停在哪里。” 林大宝朝他伸出手:“把钥匙给我,我来开。” 洪泽闻言,摇头正色道:“林教官,还是让我来开吧。实话告诉你,老宁中毒很深。如果咱们到晚了,老宁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燕京城的道路你不熟悉,还是让我……” 林大宝皱眉,微微抬高声音:“我说,把钥匙给我!” 洪泽心中不爽,但还是鬼使神差掏出钥匙,递给了林大宝。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这个农民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甚至他冷眼扫过来,洪泽会觉得心底发冷,后背也冒出冷汗。 “上车。” 林大宝跳上驾驶座,对洪泽说道。等洪泽上车做好,林大宝淡淡提醒道:“把安全带系上。” 洪泽哈哈笑了起来:“不瞒你说林教官,我曾经是连队一等一的坦克驾驶员。” “随意。” 林大宝踩下油门,发动机如同野兽一般嘶吼起来。四驱发动机牵引着轮胎急速转动,阵阵白烟从地面摩擦处传来。 林大宝松开手刹。 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此时是清晨,路上车子并不多。车子在经过街角拐弯的时候,林大宝反而踩下油门,随后猛打方向盘。庞大的车身甩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急速漂移过弯。 车子往下猛窜,直接沿着公园的台阶上直冲而下,从清晨锻炼的广场舞大妈们身旁疾驶而过。 “哗啦啦!” 车子一头扎进正在施工的河床中,嘶吼着从近路穿过马路。正在施工的工人们停下手里的活,难以置信地看着这辆路虎艰难从泥泞中爬出,然后冲上河床台阶。 半个小时后,满是泥泞的路虎车在一个废弃停车场里停了下来。车子还没停稳,洪泽就从副驾驶座冲了出来,在旁边剧烈呕吐起来。一阵翻江倒海后,洪泽才喘着粗气对林大宝道:“林教官,你以前是开飞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