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认错人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六十九章:认错人

“一对三。不好意思,我又赢啦。”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女气呼呼地将牌扔在床上。此时,三女身上的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其中何青青输得最狠,现在身上就剩下一套三点式比基尼内衣。胸口丰满白皙的旖旎风光呼之欲出。而输得最少的杨翠花,此时也仅仅是比何青青多了一条打底裤而已。 而反观林大宝,此时身上也仅仅只脱了件外套而已。 幸好房间里暖气开得够足。要不然就三女还真要输得感冒。 “脱就脱!” 何青青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脱下袜子扔到床上,一脸坏笑。 林大宝愣了一下,不爽道:“脱袜子也算啊?我书念的少,你可别骗我。” 何青青挺起胸膛,理直气壮道:“怎么就不算了?难道袜子不是穿在身上的吗?” “咕咚。” 望着何青青惹火的身材,林大宝不由得吞了口口水。何青青去年才刚从学校毕业,之前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身材还很青涩。可是她现在如此“坦诚”出现在林大宝面前,林大宝才发现何青青的身材也相当不错的。 虽然胸不大,但是胜在青春啊。 “啊!” 何青青注意到林大宝色迷迷的眼神,连忙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但是很快,她又松开手挑衅道:“好看吧?” 林大宝老老实实点头:“好看。像飞机场。” “飞机场?” 何青青一愣,勃然大怒:“你才是飞机场呢,你全家都是飞机场。” 林大宝一本正经点头;“我是飞机场这才正常啊。倒是你啊,以后生的小孩儿肯定体质不太好。” 何青青听到林大宝的话之后大惊。她知道林大宝是中医国手,一双火眼金睛比CT还管用。她连忙紧张兮兮问道:“为啥?大宝你是不是看出我身上有什么病状了?” 林大宝摇头,语重心长道:“没有病状。” “那你为什么说以后我小孩儿会体质不太好?” “饿的啊。人家小孩的奶瓶可比你大多了。你孩子摊上你,以后哪里还吃得饱。” “哈哈哈。” 林大宝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杨翠花等人。杨翠花和柳乔伊晓得前俯后仰,几乎把晚饭都笑出来。而何青青瞪大眼睛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回过神,挥舞着小粉拳猛地向林大宝扑去:“你敢笑话我!” 林大宝猝不及防,被何青青扑在床上。何青青坐在林大宝的身上,居高临下看着他,威胁道:“再敢取笑我,我把你裤子罢了。” 林大宝感受着一具幽香的身体缠在自己身上,身体中的血液几乎瞬间沸腾起来。特别是何青青衣不蔽体,更是彻底让林大宝脑海中一片空白。林大宝往后仰在床上,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笑道:“来啊,尽情蹂躏我啊。” “你!” 何青青反而一滞。她脑子冷静下来,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从林大宝身上爬下来。 林大宝失望道:“胸小胆子大,你别怂啊。” “哼!” 何青青笔直修长的美腿在林大宝身上狠狠踹了一脚:“继续!” “不来了吧。” 杨翠花收起扑克牌,捂着嘴巴轻笑道:“再玩下去,咱们可能真的要让大宝占便宜了。” 柳乔伊也是一边穿衣服,一边撅着嘴巴抱怨道:“翠花姐你不是说大宝不会玩牌吗?我怎么觉得他比电影中那些赌神赌王玩得还溜呢。” 杨翠花也好奇,嘀咕道:“我也不知道。以前村里打牌的人很少。偶尔有人叫大宝玩牌,他也是拒绝的。” 林大宝一本正经道:“那是因为找我玩牌的都是柱子、憨子他们。几个糙老爷们,谁要看他们脱衣服啊。” “哼!色狼!” 何青青和柳乔伊穿好衣服,气呼呼地走了。杨翠花冲林大宝抱歉笑笑,也离开房间。在临出门的时候,林大宝叫住杨翠花,比划着口型说凌晨再见。 他弹出一张房卡,刚好落在杨翠花口袋里。 “讨厌。” 杨翠花的俏脸上马上露出两朵羞红。她飞快装好房卡,嗔怪地瞪了林大宝一眼,低头走了。 林大宝哼着小曲儿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电视。来到燕京城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经历的事情非常多。苏梅也回归家族有段时间了,但是很奇怪,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林大宝倒是不担心苏梅会出现什么危险。毕竟有药王貂跟着她,就算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前来,恐怕都不能伤到苏梅分毫。 半醒半睡之间,房门轻轻打开。接着,一具滚烫的身体钻进被窝,滚到林大宝怀中。两片温暖湿润的嘴唇,覆盖在林大宝唇上。 “翠花……你好像瘦了。” 林大宝双手在她身体上游走。最后他嘤咛一声,将“杨翠花”压在身下…… “大宝……痛……” …… …… 天还蒙蒙亮,“杨翠花”就从林大宝房间溜出去了。等林大宝睁开眼睛,被窝里只有一阵好事过后的幽香,令人浮想联翩。 林大宝飞快起床洗漱,整理好衣服出门。三女刚好也从房间里出来,拉着林大宝一起外出吃早餐。 在路上,杨翠花压低声音,满脸抱歉道:“大宝,昨晚对不起啊。” 林大宝一愣,一头雾水道:“对不起啥?” 杨翠花脸上浮起两朵羞红,在林大宝腰间狠狠掐了一把:“讨厌,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昨晚房卡找不到了,所以就没去你房间。” “什么?” 林大宝闻言,马上停下脚步大叫了一声。走在前面的何青青和柳乔伊回过头来,鄙视道:“一惊一乍的干啥呢!” “没事没事。” 林大宝连忙冲她俩笑笑,然后放慢脚步对杨翠花小声道:“你昨晚真的没来我房间?” “大宝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杨翠花见到林大宝的脸色不太对劲,连忙伸出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发现林大宝额头不烫,她才松了一口气:“我昨晚去没去你房间,你自己还不知道吗?昨晚我房卡丢了,又不好意思开灯找,所以就没去。” “好吧。” 林大宝额头上冒出阵阵冷汗,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也会闹乌龙。他望向走在前面的何青青和柳乔伊两人,苦恼地挠挠头。 昨晚来自己房间的,究竟是她们中的哪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