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打牌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六十七章:打牌

严秋雨半真半假调侃道:“大宝,你愿不愿意为了何小姐的前途放人?” 葛杨存等人闻言,均是好奇地望着林大宝。像何青青这种经营人才,无论在哪里都是抢手货。严氏医药现在正经历过股权变更,经营业绩下滑十分厉害。如果何青青真的可以加入严氏医药的话,对公司肯定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林大宝呵呵笑道:“我当然愿意见到青青有更好的前程。只要你有本事让青青跟你们走,我保证不阻拦。” “那就好!” 葛杨存生怕何青青拒绝,迫不及待说道:“何小姐如果愿意加入严氏医药的话,我可以把的常务副总的位置让出来。而且我可以做主,将会给何小姐可观的股份作为奖励。” 郑风也笑着开口道:“除了董事长的位置以外,其他任何位置由你任选。而且董事会保证百分之百支持你的工作。” 严秋雨也趁热打铁:“我董事长的位置也可以让出来。如果有何小姐打理公司,我情愿做一个甩手掌柜。” “……” 几个严氏医药的负责人喋喋不休,极力劝说何青青加入严氏医药。 何青青耐心听完,对在林大宝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得意洋洋道:“这么多人来挖我走,你有没有危机感?” 林大宝老老实实摇头:“内心非常平静。” “你!” 何青青气急,一跺脚道:“你就一点表示都没有?” 林大宝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迟疑答道:“要不给你年终奖多加一点?” 何青青一听,顿时眼睛都发光了:“加多少?” 林大宝合计了一下,答道:“本来我想给你发五万年终奖的。不过你最近的工作确实比较好,那就给你加两万吧。一共七万,怎么样?” 林大宝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是税前的。” “七万?” “大宝你是在开玩笑吧?” “七万块钱。大宝你还真是有够抠门的。何小姐你要是肯来严氏医药,年终奖七十万起!” “……” 听到林大宝给出的价格,葛杨存等人马上义愤填膺嚷嚷起来。对于一般白领来说,七万的年终奖确实已经不少了,甚至超过了很多人一整年的工资。可关键是何青青是难得的精英人才,而且身居公司高管。以这样的能力和职位,竟然只给七万年终奖? 旧社会地主家也没这么抠门的啊。 葛杨存义愤填膺道:“何小姐,我们严氏医药真的非常有诚意的。” 没想到何青青摇摇头,笑道:“大宝都给我加工资了,我怎么能辞职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咱们两家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以后我同样可以为你们服务的。” 何青青一边说,一边满眼柔情似水望着林大宝。这份柔情,恐怕花多少钱都买不来。 “加两万年终奖也叫涨工资?” 葛杨存和郑风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无奈摇头。真不知道林大宝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只有严秋雨此时心中泛起一丝苦涩。此时她心中反而对何青青十分羡慕,羡慕她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留在林大宝身旁,也羡慕她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与林大宝开玩笑。 “好了,我们继续讨论合作协议吧。” 何青青转移话题,将众人的思绪中全部拉到合作协议上。葛杨存等人也是专业的经理人,很快也投入状态,对合同细节提出意见。他们本以为凭着严氏医药人多,而且又是主场优势,肯定能在谈判中占据上风。可没想到何青青的谈判技巧也非常娴熟,在谈判中丝毫不落下风。 隐隐中,何青青的气场甚至遮盖了葛杨存等人。 谈判的三个小时候时间一晃而逝。 很快,众人在合作协议上签下各自的名字。葛杨存一边签名,一边摇头叹气道:“何小姐,你这可真是太精明了!你们只用雪晶膏入股,就占据了严氏医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如果按照半年前严氏医药的估值,这百分之二十股份起码价值二十个亿呢!”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别说半年前。就算是三个月前,要是有人敢把这种合同放到我面前,我肯定让他丫的滚蛋。” “……” 严氏医药众人纷纷摇头叹气,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签下合同。在这份合作协议中,美人沟制药厂以雪晶膏入股严氏医药,占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同时可以使用严氏医药虽有的营销渠道。而严氏则得到了雪晶膏百分之四十的利润,以及美人沟制药厂新产品的优先代理权。 除此之外,严氏医药需要给美人沟制药厂提供燕京城的办公场所,以方便何青青等人往来办公使用。 “合作愉快。” 林大宝和何青青也飞快在合作协议上签下名字,然后笑着握手。忙完以后,林大宝和两女很快告辞,先回酒店休息。 看着林大宝三人离开,葛杨存又叹气道:“秋雨,我知道你对大宝很有好感,但是你也不能在谈判的时候帮着大宝啊。你刚刚竟然帮着大宝讨价还价!要知道你是严氏医药的董事长,不是美人沟制药厂的老板娘……” 听到老板娘三个字,严秋雨的脸马上就红了。她有些慌乱,嗔怪道:“什么老板娘啊,葛叔你就爱瞎说。” “唉……女大不中留啊。虽然说严氏医药是你的嫁妆,可是你这还没嫁呢,怎么就把嫁妆往人家里送呢……” …… …… 回到酒店后,林大宝给江红绛打了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不回军营了。而后,林大宝也在两女旁边的开了一间大床房,在里面休息。 晚上柳乔伊也回来了,见到杨翠花等人后也非常开心。三女合计了一下,非兴致勃勃地拉着林大宝打牌。 林大宝躺在沙发上,惬意道:“打牌多没意思啊,不想玩。” 何青青气呼呼道:“不行!我今天给公司赚了这么多钱,你必须要好好陪我们玩。” 杨翠花捂着嘴巴轻笑:“其实大宝不会打牌。他从小到大都没打过牌。” 何青青和柳乔伊相视一眼,马上哈哈哈得意大笑起来:“既然这样,那咱们更要玩了。” “真要打牌?” 林大宝脸上浮起一丝坏笑:“既然要打牌,总得要赌注吧。” “什么赌注?” 林大宝色迷迷笑道:“输一局,脱一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