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暴露身份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六十一章:暴露身份

门的这边是温馨的浅草居酒屋。居酒屋中播放着舒缓的音乐,灯光柔和。现在虽然是冬天,但是居酒屋里温暖的空调几乎让人沉沉欲睡。 可是门后的院子,却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这里寒冷肃杀,黑暗中仿佛隐藏着层层杀机。徐洁的尸体被胡乱扔在上,空洞无助的眼神望着黑暗,脸上更是写满了不可思议。 她似乎至今还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个和蔼可亲的胖大叔会突然变成一个冷酷的杀手。 中村太郎笔直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答道:“处理干净了!这个女人叫徐洁,是证券公司的员工。她曾经研究过山本株式会社的股票,所以侥幸认出了大人!” 山本正一这才点点头,缓缓道:“事情失败了,需要准备第二套方案。” “失败了?” 中村太郎微微一愣,略带惊讶道:“难道那个愚蠢的华夏国人不愿意跟我们合作?在我们的调查中,那个叫雷卫胜的华夏国人见钱眼开,是不会拒绝我们开出的要求的。” 黑暗中的山本正一冷哼了一声,道:“本来已经快要成功了。但是雷卫胜手中的股权竟然被严家的人夺回去了。这样一来,我们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严家,是不会把公司卖给我们的!” 中村太郎沉默片刻,毕恭毕敬道:“大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山本正一整个人站在黑暗之中,宛如一道诡异的鬼影。他沉声道:“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严氏医药。既然雷卫胜不行,就换一个人把股份夺过来。我听说严家还有一个继承人,外号叫严三。他是一个废物,最适合当我们的傀儡。” “我明白了!” 中村太郎点头,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我会找到严秋雨,让她回归浅草大神的怀抱的。” “很好!” 山本正一满意点点头,对中村太郎赞许道:“中村君,你是从浅草寺里走出来的忍者!浅草大神的荣光与你同在。你的这间浅草居酒屋成就很大,已经被上面关注到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中村君就可以凭借浅草居酒屋,成为真正的高忍!” 听到“高忍”两个字,中村太郎脸上露出狂热的神情。他猛然点头,身体近乎九十度弯腰鞠躬。 “叮铛铛!” 正在这时,外面居酒屋的铃铛响了起来。接着,一个醉醺醺的神情声音传来:“老板,老板在哪里!” 山本正一马上警惕地望着居酒屋。两名手下更是在瞬间将手伸进了怀中,做出了攻击姿势。 中村太郎朝两人摆摆手,轻声道:“大人,我先去看看。” 山本正一点头。 中村太郎转身走向居酒屋。他脸上阴冷的气息瞬间消失不见,憨厚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一边推开门帘,一边笑呵呵道:“来了来了。” 一个满身酒气的年轻人趴在吧台上。他见到中村太郎进门,抬起头醉醺醺招招手:“老板,拿酒来。” 中村太郎心中厌恶,不过脸上还是带着谦和的笑容:“这位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 “打烊?” 年轻人挥手,满不在乎道:“别他妈的跟我来这套!老子要喝酒,马上拿酒来!” 说着,他将一叠钱扔在桌子上,满嘴酒气道:“老子有的是钱!要是再磨叽,老子砸了你的店!” “这里是华夏国地盘!你们这些倭国狗……” 年轻人话说一半,突然头扭到一旁剧烈呕吐起来。温馨的居酒屋中,马上就弥漫起一股酸腐的恶臭。饶是中村太郎,都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年轻人好不容易吐完,心满意足打了个饱嗝。他一转头,瞪着中村太郎破口大骂道:“酒呢!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店给砸了?” “马上马上。” 中村太郎脸上依旧带着憨厚的笑容。他从柜台里拿出一瓶清酒,介绍道:“这瓶清酒是我们浅草的特产。喝下去以后,会让人……” “别废话,倒酒!” 年轻人上半身都趴在桌子上,醉醺醺说道。 中村太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倒上满满一杯清酒推到年轻人面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已经大醉不省人事。他闭着眼睛,甚至打起了呼噜。 中村太郎嘴角勾起一丝寒意,将清酒推到他嘴边,“亲切”道:“醒醒,你的酒来了。” 年轻人迷迷糊糊眯起眼睛:“是什么酒?” “浅草清酒。只要喝上一杯,就可以让你欲生欲死……” “然后七孔流血而死是吗?” 宁致武猛地睁开眼睛,原本醉醺醺的模样早已一扫而空。他右手一翻,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骤然出现,狠狠刺向中村太郎的胸口。 “啊,哼!” 中村太郎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变故。他几乎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去。匕首如奔雷般迅疾而至,刺入他的右肩上。中村太郎发出一丝怒吼,双拳砸下。身前厚重的吧台就仿佛是积木搭成的,轰然倒塌。 宁致武身体急退,在门口才堪堪稳住身体。他擦去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右手,沉声道:“中村太郎,酒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中村太郎捂着右肩伤口,狞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113部队,宁致武!” 宁致武话音刚落,身体已经骤然跃上。他手中的匕首寒光闪过,仿佛一道细线向中村太郎的脖子切割而去。 “去死!” 中村太郎肥胖的身体竟然异常灵活,左手一撑就往旁边闪去。与此同时,他一脚踹向宁致武的腰部。力量极大,几乎带在空气中带起了破空声。 “砰!” 宁致武操起一把椅子就扔了过去。厚重的实木椅子瞬间四分五裂。中村太郎余威不减,从漫天碎屑中一拳轰向宁致武面门。 “呼!” 宁致武飞快往旁边闪去,但是右手还是被余威击中,微微有些发抖。宁致武脸上露出些许凝重,眉头也微微皱起。之前的资料中显示,中村太郎是一名刚刚晋升的中忍,实力大致相当于华夏国的半步宗师。宁致武实力稍有不足,所以才装醉偷袭得手。但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就算是受了伤,实力还是相当恐怖。 就算是在中忍中,这恐怕也是佼佼者了。 “玩刀?” 中村太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他从腰间拔出一柄细长剔骨刀,狞声道;“我让你看看我们浅草的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