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浅草居酒屋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六十章:浅草居酒屋

燕京城,浅草居酒屋。 浅草居酒屋是位于燕京城闹市中的一家毫不起眼的日式料理。居酒屋的老板是个叫中村的中年男子。中村长得胖乎乎的,脸上整天都带着憨厚的笑容,让人看一眼就心生亲切。 浅草居酒屋的位置不好,生意也只能说一般。不过从顾客们却从来没有看到中村因为生意的事情犯愁。相反,他还经常从倭国空运一些珍贵食材过来,并且现场制作刺身。中村虽然身材滚圆,可刀法却相当不错。一把剔骨尖刀在他手里如同被施展了魔法,眨眼间就能将一条活生生的马鲛鱼剔成生鱼片。 因此浅草居酒屋的生意虽然不好不坏,但是却拥有一批铁杆老顾客。他们大多是附近的高级白领,专门以吃日料为荣。 “徐小姐,您的金枪鱼刺身。” 中村太郎将一叠切成薄片的金枪鱼刺身推到一个女人面前,亲切笑道。这个女人留着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嘴唇也涂着精致的大红色口红,看起来热情奔放。 她叫徐洁,是附近证券公司的员工,年薪过二十万。每天下班,她总喜欢到这个居酒屋里来喝上一杯,与眼前这个日本男人聊两句再回去。 甚至她不介意与身材臃肿的日本老板有一点超友谊的实质性接触。虽然这个店老板的身材不怎么样,但是他却有日本国籍啊。在徐洁的圈子里,女人们总以跟外国人发生关系为荣。 她们最好的目标当然是美国人和欧洲人,除此之外就是日本人。再次一等,就是那些身材魁梧的黑人。至于华夏国本地人,她们是不屑于跟他们为伍的。 只可惜,这个居酒屋的老板似乎对她的暗示总是无动于衷。 “谢谢中村君。” 徐洁接过刺身,手指若有若无在中村太郎的手心划过。徐洁娇滴滴道:“中村君,今天晚上不请我喝一杯吗?” “可以。” 中村太郎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给徐洁斟上一杯清酒:“这是我们浅草最有名的清酒。徐小姐你一定会喜欢的。” “浅草,很美的名字。” 徐洁魅惑地抛了个媚眼,道:“真想去这个地方啊。中村君,你会带我去吗?” 听到这句话,中村太郎仿佛瞬间陷入了沉思中。那是他和九个刚认识的小伙伴,第一次走进那个叫浅草寺的地方。他们被学习如何格斗、隐匿、下毒以及杀死目标。几年以后,他们十个人已经成为了暗杀和格斗高手。但是很快,他们被要求杀死对方。只有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忍者。 中村太郎,亲手杀死了其余九个同伴,然后走出了浅草寺。 “中村君,中村君你怎么了?” 徐洁疑惑的声音将中村太郎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中村太郎猛地惊醒,笑道:“浅草这个地方,徐小姐你是不会想去的。” 徐洁嘤嘤笑道:“这要看跟谁一起去呢。如果是中村君邀请我,我肯定会乐意前往的。” “咯吱!” 正在这时,浅草居酒屋沉重的木门被人推开。三个人走进居酒屋,面无表情对中村太郎点点头。 中村太郎也默契点头。 三人会意,径直往后院走去。徐洁望着他们的背影,好奇问道:“中村君,刚刚那个人似乎有点像山本株式会社的人呢。难道中村君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吗?” 正在走进后院的山本正一闻言,微微侧身往这边看了一眼,随后消失在后院。 中村太郎又替杨洁倒上一杯清酒,似乎无意道:“徐小姐你认识山本株式会社的人?” 徐洁不无得意地点点头,笑道:“那当然了。我是做证券的,曾经研究过山本株式会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进去的那个人叫山本正一,是山本株式会社华夏分社的社长吧。” 中村太郎又倒上一杯酒,赞叹道:“徐小姐果然聪明,竟然猜的分毫不差。” 徐洁心中得意,拿起清酒再次一饮而尽。喝完以后,徐洁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看来这种浅草酒的后劲很大,才喝了三杯就有喝醉的感觉了。 她眼神朦胧,魅惑笑道:“中村君我好像喝酒了。你可不许偷偷占我便宜哦。” 中村太郎一只手撑在下巴上,悠然看着她:“徐小姐现在是不是觉得现在头很晕,身体也非常滚烫?” “讨厌,是不是想乘人之危?告诉你,要做好保护措施……我包里有套套。” 徐洁娇滴滴地嗔怪道,顺势靠在中村太郎身上。不料中村太郎竟然躲开了,害得她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徐洁娇嗔道:“讨厌……” 突然,徐洁感觉到自己鼻孔里有东西流出来。她连忙伸手擦了一把,发现竟然是鼻血! “这……” 徐洁连忙掏出随身携带的化妆镜看了一眼。这时她才惊愕地发现,不仅仅是鼻孔,就连眼睛中都流出了两行血泪。此时的自己容貌可怖,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女巫。 “啊……” 徐洁张大嘴巴想要尖叫,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张大嘴巴,喉咙中竟然都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无助地转向中村太郎,发现他保持着姿势没变,还是满脸笑意看着自己。 中村太郎自我陶醉道:“徐小姐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看猎物中毒死去的那一刻。你们脸上流淌下的鲜血,比我们富士山下的樱花还要美丽。” “你不是想要去浅草吗?在我们浅草寺的传说中,死在浅草忍者手中的人,灵魂是会被浅草大神吞噬的。到时候你就可以永远生活在浅草了。” 徐洁捂着喉咙,惊恐地看着中村太郎。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重重摔倒在地,身体逐渐冰冷。 中村太郎脸上的笑容敛去,将徐洁的尸体拖到后院中,随意扔在地上。 后院中,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正背对着门口站着。两名黑衣人警惕地守在他身侧,如同黑暗中的两条毒蛇。 山本正一转过身体,望着他冷冷说道:“都处理干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