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再赌一次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五十二章:再赌一次

见到严秋雨拿起笔准备签署股份赠送文件,雷卫胜顿时大喜。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严秋雨的素手,恨不得帮她把字签上。只要这份文件签署成功,从法律意义上讲,严氏医药就完全属于自己的了。 雷卫胜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激动。 而葛杨存等人,此时则是面如死灰。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还是栽了。但是他们也无法苛责严秋雨。毕竟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实在无法背负太多。严三是哥哥,就算是再人渣,始终是她的亲人。 她无法看着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 葛杨存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严三怒骂道:“烂泥扶不上墙!烂泥扶不上墙啊!你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你的父亲!” 严三眼睛滴溜溜地乱转,眼睛也盯着严秋雨。他同样在盼望严秋雨快点签署文件。 “不要签。” 严秋雨刚刚提起笔,就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却清晰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众人循声望去,看到林大宝穿着一身朴素休闲装,站在角落里。他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嗑瓜子一边望着这边。 “对!大宝说的对,千万不能签署文件啊。” 葛杨存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连忙拉着林大宝走过来,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宝,你快劝劝秋雨吧。” 林大宝朝他点头笑笑:“放心。” “又是你!” 严三也大叫起来,“这是我们严家的家事,不管你的事情。” 雷卫胜第一次见到林大宝,于是沉声问道:“你是谁?” “他是……他是秋雨的男朋友。” 严三想了一会儿,给出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他从地上爬起来,对林大宝好言相劝:“妹夫,你也不想看着我被人砍断手脚是吧?” 林大宝朝他脸上吐了粒瓜子壳:“关我屁事。” 严三一愣,脸涨成了猪肝色,喃喃道:“你怎么骂人。” “没揍你丫的就不错了。” 林大宝来到严秋雨面前,抽出她手中的笔扔在桌子上:“秋雨,不能签署这份文件。” 严秋雨面如苦笑,以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说道:“大宝,他是我哥哥啊。就算他再不是人,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被人砍断。” 林大宝问道:“那下次呢?” 严秋雨一怔:“什么下次?” “要是下次他再被人抓到四合院去,威胁说不把四合院交出来,他就要被人砍断双手。你怎么选?” “下下次呢?要是他下下次再找到你,说让你去会所陪酒抵债,要不然他还是要被人砍断双手,你又怎么选?” “下下下次他让你去当小姐。要不然他还是要被人砍,你去不去当?” “下下下下次的时候……” 林大宝站在严秋雨面前,正色劝说道。每说一句,严秋雨的脸色就惨白一分。因为她发现,林大宝所说的这些,确实都是有可能出现的状况。他说的没错,要是再出现这些事情,自己又该怎么选? 自己就像是一只温水中青蛙,慢慢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一旁的严三闻言大叫起来:“你不要胡说,我不是这种人。” 林大宝冷冷扫了他一眼:“你自己是什么货色,心里还没点逼数吗?” 严三顿时不说话了。 林大宝继续劝说道:“他已经把自己的生活毁了,难道你也要让他毁了你的生活?如果你这次答应了他,他会一次有一次突破你的底线,最后将你拉入深渊之中。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的话是绝对不能相信的。一种是赌徒,另外一种是吸毒者。很不幸,你哥两个都占了。” 严秋雨撇头,难以置信盯着严三质问道:“你还吸毒?” 严三目光闪躲:“我……我没有……” “呵呵,你的面色枯黄,眼眶深陷,面部神经会有间歇性的痉挛。而且你的手脚动作不协调,显然是神经系统已经被破坏了。这些都是典型的重度毒瘾症状。要是我猜得没错,你至少有五年的毒瘾了。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五年七个月。第一次吸毒,应该是大麻。” “你怎么知道!” 听到林大宝准确无误地说出了细节,严三心中大惊,望着林大宝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怪物。 林大宝讥讽道:“就你这样的瘾君子还痴迷赌博?神经反射比别人慢好几拍,别人就算是当着你的面出老千,你丫都看不出来。” “这位小兄弟,话说得过份了吧。” 事情即将成功的时候,半路却杀出了林大宝这个程咬金。雷卫胜心情奇差,不怀好意对林大宝道:“听你说话口音,是外地人吧?外地人,我劝你两句。在燕京城要少说话少管闲事,要不然容易出事情的。燕京城有几千万人,少一两个连警察都看不出来。” 林大宝摇头,讥讽道:“平时要多读书。你这套威胁人的说辞,电影里都播过好几次了,真的没什么效果。” 雷卫胜勃然大怒:“你!” 严秋雨听到林大宝话,心中已经开始动摇了。她犹豫道:“大宝,你说的也有道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要不然你哥就像是一直蚂蟥,会吸干你身体里的血。你爸就是被他害死的,难道你还不能醒悟?” 林大宝一句惊醒梦中人。 严秋雨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点头道:“大宝你说的对!我不能步我爸的后尘!严氏医药是我爸的心血,我不让让它落在坏人手中。” 说着,严秋雨将手里的文件撕得粉碎,扔到雷卫胜的脸上:“想打我们严氏医药的主意,你做梦去吧。” 严三面如死灰,“扑通”一声瘫软在地上。 “好,好好!” 雷卫胜死死盯着严秋雨,突然仰头大笑起来:“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 他从手下手里夺过刀,走到严三面前沉声道:“是你们严家人不救你,怪不得我。你的手,我今天要了。” 两个流氓上前,将严三的手按在桌子上。顿时,严三如同杀猪般惨叫起来。就连葛杨存,都面露不忍转过头。 严秋雨更是咬紧牙关,全身发抖。 “等等!” 林大宝淡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的手是输给你的?要不,咱们再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