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又起波折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五十一章:又起波折

看到山本正一带着人灰溜溜离开,严氏医药的员工都大呼痛快。其实雷卫胜等人将公司出售给倭国人,公司员工没有一个人同意。毕竟不管是从情感还是待遇来说,大家都不想在倭国人手下打工。 更何况还有传闻说,山本正一一旦接手公司,就会对公司上下进行一次大裁员。届时公司将近百分之七十的员工,恐怕都难逃被裁员的命运。 望着山本正一离去的背影,雷卫胜心里怒火中烧。他面容狰狞盯着严秋雨等人,低沉喝道:“你们这是在玩火自焚!现在的严氏医药姓雷,跟你们严家没有任何关系!” “我看未必!” 葛杨存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扔在雷卫胜面前的桌子上:“我调查过了,当初你们做局让严三输光家产,这是违法行为!后来你们又逼迫严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但是这份协议根本没有法律效应。也就是说,你名下的这些股份是可撤销的。只要秋雨以严家继承人的身份提出申述,这部分股份就会被判给她。” 雷卫胜一愣,旋即大笑起来:“简直是笑话。你说不是就不是?这些股份早就交割完成了,现在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严秋雨拿出一份授权书,正色道:“这件事情法院说了才算。我们已经向法院申请仲裁,并且冻结了这部分股份。接下来我会向法院提交证据,重新拿回属于我们严家的股份。” “你做梦!” 雷卫胜脸色剧变。当初他跟董非凡做局,坑光了严三的股份。这从法律上来说,确实属于违法行为。如果真的报警追究起来,这部分股份是必然要归还的。 只不过严三是个孬种,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层。而严秋雨也无心经商,所以对这方面也并不关注。可是往往没想到,严秋雨今天竟然还是以这个理由上门来追讨股份了。 雷卫胜当初为了做局坑严三,暗地里做了不少工作。他原本以为等今天把股份转让给山本正一之后,自己就可以拿着钱享受人生去了。可没料到在最后关头,竟然还出了这种幺蛾子。 难道长达半年的布局,要功亏一篑?钱倒还是小事,可如果上面那个人责问下来,自己这条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雷卫胜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不多时,几个气势汹汹的人闯进公司。这几个人都是板寸头,大金链子大纹身,身上全是疙瘩肉。他们一出现在公司,马上就将公司员工驱散,然后凶神恶煞将严秋雨等人围在会议室中。 小蒋保安等人见状,连忙护在众人身前。 葛杨存见到这种场面,立马呵斥道:“雷卫胜你想做什么!这是公司!信不信我报警!” 雷卫胜哈哈大笑,满脸横肉不停抖动。他走到葛杨存面前讥讽道:“雷总,你一把年纪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报警?你觉得有用吗?” 说着,雷卫胜手一挥:“把他带出来。” 两个彪形大汉点头,从人群中拖出一个狼狈身影扔在地上。众人定睛望去,地上这个人竟然是严三! 此刻的严三被人反绑着手,就跟死猪一样扔在地上。他身上衣衫褴褛,脸上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看起来那叫一个凄惨。 严秋雨一愣,马上关切上前扶起他:“哥,你怎么在这里。” 葛杨存也是沉声问道:“三儿?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其他公司元老也是连连摇头,议论纷纷。 严三睁开眼睛看到严秋雨等人,更是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冲了上来。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严秋雨的腿嚎啕大哭:“救命啊!妹妹你一定要救救我啊。他们说要砍断我的手!” 严秋雨解开严三身上的绳子,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卫胜猖狂大笑,不无得意道:“其实也没什么。严先生这几天又在我们赌场输了不少钱。我与严先生是朋友,本来是没打算要债的。不过严小姐既然要来找我麻烦,我就只能跟他亲兄弟明算账了。” 说着,他将一沓欠条拍在桌子上,得意洋洋笑道:“这半个月,严三又问我借了两亿九千万现金。借条中写明,如果严三不肯还钱,就要把手留在给我做纪念。严小姐,你说我是要左手好还是右手好呢。” “不要啊!秋雨你救救我!你看在我是你哥哥的份上,救救我吧!” 严三此刻竟然瘫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令人作呕。 严秋雨愤怒看着他,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她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 雷卫胜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笑道:“方法很简单。第一,下午三点前把两亿九千万现金打到我的账户上。” 严秋雨摇头:“我没有那么多钱。” 她前几天还在为筹措医药费的事情发愁,甚至还想要卖掉四合院。现在严母的病虽然好了,但是这么多钱她根本拿不出来。 “没钱啊,那就只有第二个方法了。” 雷卫胜打了个响指,马上就有人上前,将一份草拟好的文件放在桌子上。 “这是一份股权赠与声明,内容就是你严秋雨自愿将股份全部赠送给我。你放心,这份声明我找律师看过了,绝对是合法的。只要你签署了这份声明,我马上放了严三,并且将他的债务清零。” 雷卫胜说完以后哈哈大笑,无比畅快道:“多亏了葛总这段时间费心收集证据,才让我知道上一份文件存在法律争端。所以,咱们还是重新签署一份吧。” “秋雨!别答应他!” 葛杨存等人闻言,连忙失声惊呼。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雷卫胜以严三作为砝码,再次威胁严秋雨。没想到这种担忧,竟然再一次变成了现实。 “秋雨,救我。” 严三跪在严秋雨面前,可怜兮兮看着她。 严秋雨恨铁不成钢盯着他,心中天人交战。终于,她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你。” “非常好!” 雷卫胜大喜,拿出笔放在桌子上:“把文件签了,你就可以带严三走了。” 严秋雨坐在椅子上,艰难拿起笔。 正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秋雨,不能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