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吾道不孤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四十六章:吾道不孤

葛杨存的声音骤然拔高,一股上位者的气场马上爆发出来。他本来就性子急火气大,此时声音抬高,更是如同一只捕食的雄狮盯着猎物。 严秋雨马上就急了,对葛杨存急急道:“葛叔,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葛杨存摇头,对严秋雨正色道:“秋雨,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帮你处理好。你爸走的时候把你们母女俩托付给我们这帮老家伙照顾,我们不会让外人欺骗你们的。你们先带秋雨出去,我跟这小子好好聊两句。” 其他人闻言,拉着严秋雨离开了休息室。 说着,他从沙发上起身,来到林大宝面前。他的个子有一米八多,竟然比林大宝还高出一线。他盯着林大宝,寒声道:“你接近秋雨,到底是什么企图?是不是国外派来的商业间谍!” “想多了,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而已。” 林大宝随手拿起杯子抿了口水,含笑看着葛杨存淡淡道。 “农民?” 葛杨存心中一愣。自己刚刚故意发怒,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丝毫没有被自己所影响,甚至连一丝慌乱都没有。这份气度,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所具有的。 他摇头冷笑道:“你接近秋雨是为了钱吧?但是我要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打空了。秋雨现在已经不是严氏医药的股东了,根本没有多少身价。” 葛杨存说完,突然一拍脑袋想到了四合院中那些药材。当初严母生病的时候,他们送来不少名贵药材。那些可都是值钱的东西,但是刚刚他在四合院并没有看到。 “那些药材都被你弄走了?” 葛杨存已经把林大宝认定成了贪财的江湖骗子。他瞪了林大宝一眼,马上把严秋雨叫了进来。进门后,葛杨存直截了当问道:“秋雨,家里那些药材呢?” 严秋雨有些不好意思,答道:“卖掉了……” 葛杨存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林大宝质问:“是不是这小子卖的?” 严秋雨点点头:“是大宝帮我联系的买家。” “唉!” 葛杨存一拍大腿,叹气道:“秋雨啊,你的社会阅历太少了,肯定又被人骗了。这些药材可都是值钱的东西,市场价至少有四十万呢!你还说他接近你不是为了钱,你说他帮你卖了多少?四万?还是五万?” 严秋雨答道:“卖了五十万。” “是吧!我就说你被骗了。五十万钱虽然不多,但是秋雨你一定要长个记性……” 葛杨存话说一般,突然愣了一下:“你刚说卖了多少?” 严秋雨捂着嘴巴轻笑:“卖了五十万。” “怎么可能!” 葛杨存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那批药材的价格确实是四十到五十万之间。对方能给出五十万的价格,这已经是大大的良心价了。 “那钱呢?” 严秋雨拍拍挎包,“都在我卡里呢。” “额……” 葛杨存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眼林大宝。这小子竟然没坑钱?这确实有点不太合理啊。难道说这家伙不是骗财,是骗色的? 葛杨存忍不住上上下下看了眼严秋雨:“秋雨,你们俩没有……” 严秋雨听出葛杨存的言外之意,顿时嗔怪地一跺脚:“葛叔,你想哪里去了!大宝他真的是好人。这次他帮我妈治病,也是分毫不取的。” “哼!到底是治病还是害人,现在还不知道呢。等检查结果出来,一切都清楚了。” 很快,那个年轻医生推门走进休息室。他来到葛杨存面前,神色复杂道:“葛总,老师请你们过去一下。” “我妈呢?” 严秋雨连忙追问道。 年轻医生道:“病人在老师那里。老师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请你们立刻过去。” “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葛杨存连忙带着众人一路小跑前往办公室。他风风火火推开门,扯着嗓子喊道:“孙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她们找了个江湖郎中看病,是不是出事了?我跟你说,如果有问题马上手术……” 葛杨存话说一半,立马感觉办公室里的氛围不太对。办公室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正惊讶地抬头看着他。而严母,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杂志…… 孙国权停下笔,对葛杨存道:“葛总,你刚刚说什么手术?” 葛杨存尴尬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孙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嫂子的病情应该没事吧?”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事情!” 孙国权起身,脸色凝重来到葛杨存面前。他盯着葛杨存,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葛,你从哪找来的神医?竟然把严夫人的病治好了?你不厚道啊,竟然不介绍给我认识!” 葛杨存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嫂子的病真的好了?” 孙国权从桌上拿起检查报告递给他:“这是检查报告,你自己看吧。” 葛杨存连忙翻看了检查报告。上面显示各项指标全部都正常, 确实是是没事了。 “这……” 葛杨存大脑还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严夫人的指标很健康。不过由于久病在床,肌肉有些萎缩。所以要多加强康复锻炼,以后多爬爬山什么的。” 孙国权哈哈大笑道:“我当医生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康复这么快的。老葛,你到底从哪里找来的神医?” “神医……神医在这里!” 葛杨存的大脑都是空白的,不过还是把林大宝推了出来:“他叫林大宝,是一名中医。” “这么年轻的中医国手!” 孙国权肃然起敬,对林大宝正色道:“现在中医式微,很多人都对中医有误解!医学界太需要你们这些年轻晚辈,振奋我们的中医国粹了。” 林大宝淡然一笑:“放心,吾道不孤。” “说的好,吾道不孤!” 孙国权抚掌大笑。他略一沉思,对林大宝正色道:“林神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说吧。” “我们医院是全国最好的医院之一,但是也没有真正掌握中医精粹的人。我能不能恳请你偶尔抽出时间,来替我们的年轻医生们讲讲中医。毕竟中医是国粹,咱们每个人都有发扬光大的义务!”